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69章 贾先生

时间:2018-01-20作者:庄子鱼

    “公子,我们到了。”

    杨伦的声音在苏子恒的耳边响起,将他从无边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回过神后,苏子恒四下张望了下,发现自己身处树林的一处僻静之地。这里大树环绕,绿荫遮蔽,只有点点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透射进来。虽然此刻是酷暑时节,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炎热。

    此刻的树林,除了头顶树枝上的知了在没完没了的鸣叫着,并没有其他人等的杂吵声。地上却是散落着许多垃圾,显然因为放粮施粥的缘故,原本栖息在此地的流民都出去了。

    苏子恒眨了眨眼,看着空无一人的树林,好奇的问道:“杨伦,你的先生在哪?”

    杨伦也是一脸迷惑的样子,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不解道:“早上我去排队领粥时,先生人还在这里的,怎么突然一下子人就不见了呢?”

    苏子恒仔细打量了下身处的环境,看着不远处的一丛茂密的灌木丛,忽然心下一动,轻声笑道:“或许你家先生对我等到来有所误解,定然藏了起来。不如你将你家先生请出来,好好解释一番。”

    杨伦闻言一愣,随即好似想起了什么,放声喊道:“先生,学生身边的这位公子乃是此次放粮的一位大善人。且学生回来的路上被人所劫,也是这位公子解救了学生。”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在树林里响起,一阵悉悉索索声响后,一个消瘦中年男子拄着根木棍,跛着腿从侧后方的一棵大树后面绕了出来。

    “莫要再喊了,我已经见到你回来了。”声音沙哑且虚弱,中气不足,似乎身患重疾。

    苏子恒微微愕然,竟然是从侧后的大树走出来,而不是似自己所想,是右前方的灌木丛。“有意思,看来这位先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趟倒也没白来。”

    杨伦见到那人,急忙迎接上去,“先生,您怎么又乱跑动了,李老不是您腿伤最近复发,不能随意乱走动吗。而且这树林里面杂草丛生,万一摔到了怎么办?”

    那消瘦中年男子见他喋喋不休之状,眼中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面上却假装不悦道:“你先生我只是腿受伤,又不是断了无法走路,这点距离没什么大碍。对了,刚才你路上被人所劫,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伦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那消瘦中年男子。那消瘦中年男子听罢后,拄着木棍作揖道:“多谢这位公子援手之恩。”

    苏子恒回了一礼,“在下西宁苏哲苏子恒,不知这位先生高姓大名?”

    那消瘦中年男子眼神一闪,轻叹道:“本人姓贾,名字早已忘记多年,不提也罢。”

    苏子恒也不以为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既然他不想着,那也没必要一直紧着追问。拱手见礼道:“贾先生好!”

    贾先生道:“苏公子好,不知今日苏公子为何尾随徒而来?”着,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手中的木棍也抓的更有力,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苏子恒见状连忙解释道:“贾先生切莫误会,在下并没有跟踪令徒的意思。在下是见有人对令徒图谋不轨,怕给令徒造成伤害,特追了上来想护送令徒一程。起来这完全是家中侍女之错,若非她太过大意,也不会给令徒带来麻烦。”

    杨伦羞愧道:“先生,都是学生太不够谨慎了,害得粥碗也丢了,还望先生责罚。”

    贾先生听了苏子恒的解释,这才有所释怀,歉意道:“刚才误会了苏公子,还望苏公子莫怪罪。”

    “岂敢,岂敢。”苏子恒也不是那种肚鸡肠之人,不会什么事都抓着不放。正在他话之际,眼前忽然“嗡嗡”飞过一群蚊虫,在头顶形成一片云朵般,异常骇人。

    苏子恒忙挥手将那群蚊虫驱散,另一边的贾先生同样在挥动手中的木棍驱赶蚊虫,不一会蚊虫便从几人身旁飞过,朝远处“嗡嗡”聚集飞去。

    就这一会工夫,苏子恒的手背上就被叮咬出好几个大疙瘩,麻麻痒痒的。苏子恒吐了口口水在手背上揉开,皱眉道:“好凶猛的一群毒蚊,你们每天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吗?”

    杨伦苦笑道:“是啊,不过到了夜间,等太阳下山后,我们大伙会去外间空地上点燃篝火,再烧上几把艾草,这样蚊虫就不敢太过靠近。但是白天就不行了,在树林里点火容易将树林烧掉。”

    苏子恒摇头道:“这样的环境可不行,要知道蚊虫滋生之地,很容易传染疾病。若是卫生不处理好,搞不好还会爆发瘟疫。现在贾先生又有腿疾,再加上吃不好睡不好,很容易病倒。”

    贾先生洒然一笑,“我四海为家十几年,早已看淡生死。早死晚死对我来区别不大,何况临死前能收上一个称心如意的徒弟,让我一身所学不至于失传,我便也心满意足了。”

    “老师!”杨伦双目泛红,紧紧盯着贾先生,生怕他有什么意外。

    苏子恒赞叹道:“贾先生果然洒脱,这世界上能像先生这般看淡生死的,可谓是寥寥无几。至少像苏某这般,就做不到先生这样洒脱。”

    贾先生笑道:“苏公子年龄还,还未经历过生活中种种磨难,自然难舍这花花世界。”

    苏子恒笑笑,没有出言反驳。今生看上去年龄还不到弱冠,但是前世他也是三十好几的人,和这贾先生年龄相仿,人生阅历自然不会少到哪去。

    甚至作为死过一次的人,并没有像别的书中的那样看淡了生死,反而想更好的珍惜生命。

    “噗通!”

    杨伦忽然跪倒在苏子恒面前,哀求道:“苏公子,求你帮帮我家老师。若能带我先生进城治病,学生愿给公子做牛做马报答先生大恩。”

    苏子恒见状急忙伸手将他搀扶起来,“杨伦,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

    那边的贾先生也是冷哼一声,喝道:“杨伦,速速给我起来。堂堂大好男儿,岂能轻易下跪?”

    杨伦站起身来,委委屈屈回到贾先生身旁,低声道:“老师,你莫生气,学生再也不敢了。”

    苏子恒眼睛一转,忽然开口道:“贾先生,不知道你除了杨伦之外,可还愿意再教其他学生?”

    贾先生一愣,不解道:“苏公子这是何意?”

    苏子恒笑道:“在下开办了一间书院,目前还却几名教书的先生。贾先生若是不嫌弃,可愿到苏某的书院就职,担任一名先生?”

    贾先生拱手道:“不知苏公子的书院都教授些什么内容,贾某看看能否胜任。”

    苏子恒道:“苏某的白鹿书院,只要愿学,什么都教,并不会只限某一家学派。”

    看着杨伦希冀的目光,贾先生迟疑片刻,缓缓道:“如此,那就多谢苏公子了。”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