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64章 偷梁换柱

时间:2018-01-18作者:庄子鱼

    曹大彪左手探出,抓住戚文山胳膊,右手这才稍稍放开了些他的衣襟,睚眦欲裂道:“把你刚才的话再一遍。”

    戚文山剧烈咳嗽数声,想奋力挣开,却觉得手上使不了丝毫力道。挣扎道:“你放,放开我。”

    曹大彪道:“你把话清楚了,我自然会放开你。否则真当你爷爷不敢捏死你吗?”

    曹大彪手上略微一使劲,戚文山就感觉自己的手被铁钳夹住一样,骨头嘎吱作响。

    戚文山强忍着疼痛,道:“别捏了,我,我全部都告诉你。你们黑风寨的大当家皮宏大和二当家蒋天成为了来搭救你,答应我们知州一个条件,帮他除掉一个书生。”

    “然后呢?”

    “后来不幸落入那书生的圈套,他们早有埋伏。蒋天成刚露头,就被对方的一个高手偷袭致命。你大哥皮宏大侥幸逃脱,听一只手也残废了。”

    戚文山艰难的述着,在此他偷偷了个谎,故意将蒋天成的死成是中埋伏。

    砰!

    曹大彪右手松开他的衣襟,狠狠砸在栅栏上,大声喝道:“我不信!我大哥和二哥功夫那么好,怎么会落入一个书生的圈套?”

    戚文山冷冷注视着他,“那书生的家中有一位江湖一流高手,皮宏大和蒋天成在西宁城实力是不弱,可是他们两人离江湖一流高手还有段距离。再加上有心算无心,一死一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至于你不信,那也很容易,我本来就是来放你出去的。只要你回到了黑风寨,是真是假,你一看便知。”

    曹大彪松开了抓住他的手,一把将他推开,冷笑道:“你们官府会那么好心,将爷爷给放了?”

    戚文山揉了揉发青的手腕,哼了一声,“若是以往,你想出去,自然是痴心妄想。可是现在既然有共同的敌人,那么放了你又有何妨?”

    曹大彪嘲笑道:“嘴上别的那么好听,什么叫放了我。还不是想让我去帮你们对付那书生。”

    戚文山阴沉着脸,冷冷问道:“就算如此,那你是愿意出去还是愿意继续待在这牢里。”

    曹大彪冷哼道:“我又不傻,能出去干嘛在牢里。不过既然你们那狗官让我们兄弟几人去对付那书生,想来他也不敢明着来。那他又怎么敢光明正大放我出去?”

    戚文山摆手道:“这个你不用操心,我自然会想办法。晚上我会安排一个和你差不多身高的死囚犯,让他顶替你。然后你假扮他的尸首,我会吩咐收尸人将你送到乱葬岗,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曹大彪思索片刻,开口问道:“好,我姑且相信你一回。若是我出去后,你想我如何做?”

    戚文山道:“我家老爷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那个书生死。”

    “好!”曹大彪一口答应下来,“但是时间和地点,由我自己来安排。我可不想再落入一次他们的陷阱中。”

    戚文山点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最好不要拖太长时间,我家老爷希望一个月内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当然,也不会让你们独自完成任务,我们也会想办法帮你们,比如让他出现在城外。”

    曹大彪阴恻恻道:“若能如此,那他就难逃一死。我黑风寨数百名兄弟一起出马,就算江湖一流高手也要他饮恨当场。”

    江湖中一流高手的武功的确强,但是蚁多咬死象,在正面战场上,还是人多占优势。尤其是懂得阵仗的军队,更是所向披靡。这也是为什么江湖门派武林高手众多,却始终不敢和朝廷正面斗的原因所在。

    别的不,仅仅是仲轻寒手下的黑鸦军,就能轻易踏平凉州境内的任何一家江湖门派。

    “那便如此定了,下午我会安排人处理此事,你切莫泄露了马脚,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待得到曹大彪肯定的答复后,戚文山走出了监牢,找到了王狱头。想要将曹大彪偷偷摸摸送出去,光靠戚文山一个人自然是没办法办到,非不可要地头蛇出马才行。

    戚文山将王狱头拉到一边,偷偷塞了他一张五十两的银票,让他行个便利,同时还告诉他这是知州许修平的意思。

    王狱头拿了银子,一听又是知州大人吩咐下来的事情,哪敢不照办?再这样的事情,往日他可做了不少。

    戚文山下午给曹大彪服了一份假死药,又从别的牢房里调了一名和曹大彪差不多身高的死囚犯过来,直接用聋哑药弄的那死囚犯又聋又哑,等到秋后再问斩,这件偷梁换柱的事情就算这样掩盖过去。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候,一辆运送尸体的马车出现在监牢的侧门。

    王狱头指挥下面的喽啰将曹大彪和其他几具尸体混在一起丢在马车上,嘱咐了赶车的牛老头一声,让他路上多加心,到时候直接将尸体扔在乱葬岗上就行。

    若是不多加交代的话,王狱头怕牛老头好心挖坑,将那三具尸体给埋了。如此一来曹大彪真的就会从假死变真死。

    收尸人牛老头接过来王狱头塞的几两银子,自然知道如何处理,反正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出了城门,守城的兵卒随意掀开车帘看了看,一脸晦气的让老牛头出去了。

    随着城里流民不断的增多,城内每天莫名其妙死亡的人数量也多了起来,有些找不到家人安葬的,就全部由收尸人负责丢乱葬岗。

    出了城,复行六七里,牛老头赶着马车来到位于城西位置一处偏僻的乱葬岗。按照王狱头的吩咐,将马车上的三具尸体丢在乱葬岗上,然后驾车回转了城里。

    至于这几具尸体会不会被野狗吃了,他就不管了。

    天上一轮残月高挂,洒落点点月光,夜色愈发宁静。乱葬岗附近不时还能听到鬣狗和野狗的嚎叫声,让人不觉毛骨悚然。

    正在这时,原本被丢在乱葬岗上面的一具尸体缓缓爬了起来。要是有人从这里经过,定然会被眼前的情况吓的半死。

    曹大彪摇了摇还在发昏的头,没想到这假死药的药性那么猛,饶是他一身高深的功力,也不能完全抵消这假死药带来的后遗症。

    摇摇晃晃站稳了身体,他这才有时间打量身处之地,发现自己果然离开了不见天日的监牢,不由纵声大笑:“哈哈,我曹大彪终于自由了。”

    抬头看了眼西宁城的方向,冷笑一声,“许修平?苏哲?哼哼,你们给我等着,迟早我都会找你们还回来。”

    收回目光,曹大彪朝着九伏山黑风寨的位置狂奔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