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59章 花园聚会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吃过了早餐,苏子恒送走了刘思君,开始向谢青璇讨教拳脚功夫。至于兵器,他则没打算去学。在基地的仓库里有很多前世的先进武器,随便拿一把枪出来都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武器杀伤力都要强。

    谢青璇首先让苏子恒学的是站桩。和苏子恒理解的扎马步有点区别,这个世界的武学对站桩非常看的重要,因为它是搭配内功心法一同修炼。

    所谓站桩就是要领悟“虚领顶劲、沉肩坠肘、含胸拔背、松腰敛臀……立身中正、心静体松……”的感觉,最主要是体会气沉丹田。再搭配观想法,才能快速的让内功入门。

    苏子恒所练习的就是《逆乱阴阳诀》中记载的阴阳桩,先阴后阳,等入门成后再阴阳互转。等完成阴阳互转之后,《逆乱阴阳诀》就算正真入门了。

    谢青璇能教授苏子恒的也仅有这些,一旦他的《逆乱阴阳诀》入门之后,一切就要靠苏子恒自己摸索,谢青璇是无从教导。

    至于拳脚功夫,谢青璇则让苏子恒不要好高骛远。内功心法没有修炼入门,拳脚功夫不过是花架子而已,真正打起来,一点威力都没有,甚至比不上有内力的人随手拍的一掌威力大。

    既然谢青璇这样,苏子恒相信她不会害自己,便老老实实的开始连站桩。便练便观想,得亏他精神力强大,很快便进入入定境界。

    谢青璇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第一次站桩就能进入入定境界。看来的确如他所的那样,在习武一道颇有天赋,可是他毕竟过了习武最佳期,日后成就也终究有限。

    除非他真的能修炼成《逆乱阴阳诀》,重塑周身筋脉根骨。这样才有望踏入一流高手境界,甚至武圣可期。毕竟《逆乱阴阳诀》是天品绝学,它究竟有什么功效,谁也不清楚。

    ……

    ……

    第二天巳时,赵府派了辆马车上门来接苏子恒前往赵府参加募捐拍卖会。这次前来的依旧是刘思君,苏子恒虽然颇为惊讶赵婉儿那么器重这个新收的侍女,但也没多想。

    他哪里知道,赵婉儿纯粹是想让刘思君和他多多接触,日后好将刘思君送给自己。

    听这次募捐活动,整个西宁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被请上门。为了活跃气氛,赵府一共拿出了两个花园来举办这次活动,其中一个花园,专门由赵婉儿亲自主持,接待那些富家千金姐。

    正因为如此,苏子恒打算将张婉清和丫、谢青璇一起带过去见见世面。同时让她们和别人多多接触,免得天天闷在家中,容易生病。

    到了赵府,苏子恒自有仆人引至前院。而张婉清等人则由刘思君带到了后花园。

    前世苏子恒参加过几次酒会,今生却是第一次,何况对于西宁城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也不认识几个。

    幸好对此,赵承文早有安排。为了今天赈灾义卖活动,也为了将苏子恒介绍给众人,赵承文甚至抱病出席活动。

    一方面是以示对在场众人的尊重;二是怕赵婉儿和苏子恒两人同时在场会把握不好情绪,反而让那些老狐狸看出端倪,反而不美;三来,私底下的那些交易,毕竟还是要他亲自出面,赵婉儿不足以让其他商户信任。

    苏子恒在仆人的带领下,去书房见过了赵承文。一进门,苏子恒拱手道:“晚辈见过赵伯父,伯父今日看上去气色不错,真是可喜可贺。”

    虽然是假订婚,苏子恒和赵承文毕竟有那么一层关系,在生分的称呼赵老爷就不太好。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称呼赵承文伯父较好,把自己放在晚辈的身份上也不容易出错。

    赵承文捋着胡须,笑呵呵道:“贤侄你来了,一会老夫带你去见见其他大家族主事人。今天来的人颇多,要是哪里没招待好,还望贤侄多多包涵。”

    苏子恒道:“伯父哪里的话,晚辈自然省得。”

    赵婉儿乃是西宁城有数的大家闺秀,不仅人长的漂亮,经商能力也非常强,像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自然不乏追求者。

    碍于许博瀚的淫威,没哪个家族的子弟敢明着追求赵婉儿,可这私底下爱慕之心却是不会熄灭。倘若赵婉儿真的被逼嫁给了许博瀚,他们顶多叹息一声,背地里咒骂一顿许博瀚,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可一旦他们知道赵婉儿不是嫁给许博瀚,而是自己这样一个穷书生的话,就算自己是秀才又如何?他们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下不了台。

    因此,赵承文才会如此叮嘱苏子恒,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不要因失大。

    另一边的后花园,赵婉儿得到侍女的通知,知道张婉清等人前来后,和在场的众女告罪一声,急忙迎接了出去。自己未来夫君的嫂嫂前来,要是视而不见,那就是失礼之事。

    此时花园中一位身穿杏黄色衣裙,打扮容貌可人的女子,好奇问道:“看婉儿姐姐如此匆忙出去迎接,也不知来的是哪一家的姐妹?”

    “是啊,妹也好奇的很。要我们西宁府的各位姐妹们,妹虽然不敢全部认识,可大部分还是知晓的。在场没有来的,也就只有李家和王家两位姐姐了吧?”一个十四、五岁,略带婴儿肥的女子道。

    “娴儿妹妹的没错,可是李家的那位二姐起来是婉儿姐姐的表姐,可是她也没资格让婉儿姐姐亲自出去迎接吧?再王家的那一位,可是听闻和婉儿姐姐势不两立,已经放言不会来的。”

    “那就奇怪了,莫非不是我们的姐妹,是哪家的长辈不成?奴家听许知州今日可是要来主持募捐仪式,莫不成来的是许夫人?”

    当即有人嗤笑道:“刘妹妹,你这话出来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谁不知道许知州的夫人在老家没有跟随许知州到西宁赴任,莫非在这等场合,许知州还会让他的妾来不成?”

    “啊,也对啊。”刘姓女子闹了个大红脸,当下也不好意思再开口。

    娴儿笑嘻嘻道:“黄家姐姐在我们几个姐妹里面可是消息最灵通的,莫非又知道什么内幕消息,出来让姐妹们开开眼界?”

    “是啊,是啊,黄家姐姐就莫要隐瞒了。”众女纷纷起哄。

    黄兰瑶脸上露出得意笑容:“想必各位姐妹知道婉儿妹妹已经订了一位夫君,那你们可知道他的来历吗?”

    娴儿皱眉道:“婉儿姐姐订婚的消息,妹倒是也曾听家中的长辈起过,可具体是谁,就真不知道了。刚才问婉儿姐姐,她也不肯。真真是气死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