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58章 训斥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赵婉儿的信中除了提及让他出席募捐活动,还委婉的提了一句“纳征”之事,是赵府已经准备妥当,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去接收那些聘礼。

    因为赵婉儿和苏子恒是假订婚,按照协议,这些纳征时的聘礼,都将由赵府出。否则凭苏子恒身上的那几百两银子,看似很多,实则不值一哂。

    这点银两置办出来的聘礼,估计会笑掉整个西宁府人的大牙。赵府自己也丢不起那脸。为了不让外人看笑话,和引起有心人的怀疑。赵府决定会全包聘礼,举办一个风风光光的纳征仪式。

    苏子恒对此毫无意见,反正又不需要自己出钱,赵府爱怎么风光就由得他风光去。只是想到昨天看到的赵家庄园和白鹿书院,他觉得赵府还是挺够意思,要是自己一点礼物都不送也不太好。

    想到过几日,自己手上的探索者号基地能量应该恢复了一些,可以进入基地,到时候可以从自己收藏的物品里面挑选一些作为礼物。

    比如他以前买过的一个水晶球音乐盒,放在前世是不值什么钱,可是拿到这个年代,妥妥的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苏子恒相信,只要是第一次见到水晶球音乐盒,绝对没有那个女孩子可以抵挡住它的诱惑。

    更何况苏子恒买的还是那种高档的,不仅能发声,还会发光的音乐盒。水晶球里面是一只非常可爱的海豚,摇晃时,还能看到海豚在水晶球中来回游动。

    这种类似的水晶球音乐盒苏子恒前世买了不少,原本是打算当礼物奖给班上表现好的学生,谁知道没用的上。

    苏子恒甚至在想,等日后自己身上的银子花完之后,还可以卖些水晶球音乐盒,估计也能无忧无虑吃一辈子了。

    直到丫进来喊自己吃早餐,回过神来的苏子恒想到刘思君还在外面等自己回信,匆匆提起毛笔,给她回了一封,自己明天会准时出席募捐活动。

    ……

    ……

    “叩叩叩”

    西宁知州府的书房内,许修平正轻敲着书桌,看着桌子上的那封请帖出神。城外流民越聚越多,他也并不是不知道。

    只是皇上有旨,明年要北伐,各个州县都要准备粮饷。西宁地处西凉,不似江南那般富庶,粮仓中也没有多余的存粮。

    若是这次开仓济民,估计等不到明年,年底的考核自己就得吃一记大挂落,搞不好就得从知州的位置上下去。

    他也曾经考虑过让西宁的大户人家凑点粮食,缓解下灾情,否则一旦真的出现民变,也是他的失职。结果还没等他有所行动,这赵氏商行的管事就给自己送了张请帖上门,是邀请自己出席募捐拍卖活动。

    这赵家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

    许修平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想起前几日收到的一条消息,朝廷工部侍郎赵承明触怒皇上,从正三品侍郎贬为七品的知县,而且还是鸟不拉屎的东海县。可以若无意外,赵承明的仕途算是完蛋了。

    莫非赵家知道自己的图谋,知道失去赵承明的依靠后,决定破罐子破摔,宁肯变卖府中财产救灾,也不肯将和自己许家结亲?

    “若真是如此,那你赵承文未免将我许修平看的太好欺了。”许修平脸上露出阴鸷笑容,失去靠山的赵府,想和我一个知州相斗,你拿什么来斗呢?你真以为随便找个书生,是你的乘龙佳婿,就能平安无事了?

    “父亲,您找我?”

    许博瀚刚准备出去,忽然听到下人传话老爷要召见自己,便匆忙赶往了书房。许博瀚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在外面花天酒地、为非作歹,全是仰仗自己做知州的父亲。

    因此他在家中都不做忤逆父亲的事情,装成老实乖巧样子。倒也博得许修平不少欢心,否则也不会放着大儿子不带在身边,带上他这个次子。

    许修平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脸色苍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次子,心神恍惚。想起过去曾经在自己面前蹒跚学步的稚子,一转眼就变成了大子,他心里就是一阵感慨不已,叹时光流转,韶华易逝。

    “昨日府衙巡捕房上报,西市一座民宅发生盗匪入宅行窃之事,还闹出了一条人命,你可知晓?”

    许博瀚心里一惊,他还以为自己指使黑风寨的人去行刺苏哲的事情暴露了。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父亲似乎的是行窃,而不是行刺。

    一字之差,里面的意义却是天壤之别。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行刺被抓到了是死刑,行窃被抓到顶多是打一顿,罚点球关几天而已。

    但不管是行刺还是行窃,许博瀚都不想让自己牵扯进去,“父亲,孩儿并不知晓。”

    “砰!”

    许修平一巴掌重重拍在书桌上,将许博瀚骇了一大跳。

    许修平脸色阴沉下来,“不要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要不是有我在你后面擦屁股,现在六扇门的人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许博瀚缩了缩脖子,嗫喏道:“父亲,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牵扯到六扇门头上?”

    六扇门是直属朝廷缉拿要犯和刑侦要案的部门,并不属于地方官府管辖。通常地方官府的巡捕房的总捕头都会在六扇门中任职,若是地方发生的刑事案件还没有上报到六扇门中的时候,地方的官府还能插手,可一旦上报到六扇门中,地方官府就无法插手。

    许修平冷哼道:“现在知道怕了,都了赵府之事为父自会出手,不用你掺和。你只管等着和赵婉儿成亲即可,可你偏偏不听,你看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

    “派人上门逼迫赵家就范,你真的以为赵承文那老狐狸那么好对付?真要如此的话,为父也不用等到今天,早就将赵府拿下了。还是你自认能力比为父高明?”

    许博瀚听父亲那阴森的语气,冷汗止不住冒了出来,急忙扑通跪下,惶恐道:“父亲,孩儿不敢。”

    许修平仿佛没看见儿子下跪一般,继续冷冷道:“对付不了赵府,我不怪你。可是你连一个的书生也收拾不了,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你几次三番下手,有那次成功了吗?这次要不是我帮你兜着,你还不知道后果如何。”

    许博瀚匍匐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不敢做丝毫辩解,心里却是将苏哲恨的要死。

    “赵府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掺和进去了,我自有打算。以后和李家的人也少往来,趁这几天侯爷司空伦在西宁,你和他多走动一下。只要能搭上侯爷这条船,远比一个赵家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父亲,孩儿知道了,谨遵父亲大人之命。”许博瀚重重磕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