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57章 回信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苏子恒感觉自己似乎很有练功的天赋,第一次修炼《逆乱阴阳诀》,他就很快的入定,甚至连谢青璇和张婉清两人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这一打坐,就是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卯时才睁开眼睛。这一夜下来,给他的感觉很奇妙。一点都没有因为整夜的打坐,带来腰酸背痛等情况,反而精神的很。

    苏子恒还隐隐约约感应到,自己许久不曾突破的冥想术也有了一丝松动。他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简单的测试了一下自己的肺活量。

    结果显而易见,竟比往常时间长了一倍,这顿时给了他莫大的惊喜和自信。

    来到庭院,见到丫面朝东方,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架势,似乎也在练习吐纳之术。谢青璇正站在丫身旁,以同样的姿势站立着,双眼阖上,秀挺的琼鼻底下两道白虹在吞吐。

    苏子恒微微一愣,很快收回了自己目光,盯着看别人练功可是江湖大忌。转身见张婉清从厨房出来,他便迎了上去。

    “嫂嫂,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

    前世一个人住的时候,有时不想叫外卖,便会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弄点好吃的。所以对厨房的活并不陌生,昨天早上的鸡蛋烙饼还是苏子恒亲手教张婉清烙的。

    张婉清温婉摇头笑道:“不用劳烦叔,我自己来就行。叔你想吃点什么,煮粥还是继续鸡蛋烙饼?”

    以前张婉清每次和苏子恒话时都自称妾身、奴家,听了几次后,苏子恒觉得很不顺耳,便要求她换了自称,多了几次后,现在张婉清和苏子恒话时也开始称呼“我”了。

    苏子恒还未来得及开口,那边刚刚收功的丫听到张婉清要做早餐,蹦蹦跳跳跑过来,“姐姐,我想吃昨天早上的那种烙饼。”

    饼食现在并不稀罕,西宁城很多早餐店就有卖的。不过大部分都是类似馕饼样的东西,里面还是什么都不加,简单的面粉发酵烤出来。不趁出炉的时候吃,稍微变冷后就跟嚼石头没什么区别。

    苏子恒发明的这种鸡蛋烙饼就精致许多,特别适合丫这种牙口还没有完全长好的孩子吃。若不是限于现在铁锅的厚度,苏子恒还能发明出更多好吃的美食出来。

    甚至苏子恒已经在打算,等搬回白鹿书院后,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意图打造一口锅。来到了这个颇为落后的时代,已经失去了很多娱乐,万万不可再亏待自己的胃。

    “砰砰砰”

    院门被人敲响。

    “我去开门。”丫大声道,兴冲冲跑去开门。她原本想着这几日马上就到月底了,可能又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吴婆上门催房租。

    这次就打算等吴婆再开口时,砸她几两银子,看她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然后再轻蔑的告诉她这房子自己不租了,反正姐姐和叔都过要搬回白鹿书院去住,这院子租下来也是浪费。

    不料让丫颇为意外的是,门口敲门的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吴婆,反而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在那姑娘身后,还有几个家丁打扮的下人。

    “你是谁?”丫警惕的看着那个女孩问道,居然长的比自己还好看。

    刘思君甜甜一笑,“这位是丫姐姐吧,请问下我家姑爷在家吗?”

    “哦,你是赵府的人,来找我家叔的,对吗?”丫立刻明白来人的身份。

    刘思君猛的点头道:“嗯,我家姐有一封信要转交给姑爷,劳烦丫姐姐头前带路。”

    刘思君跟随丫进入院子后,走到苏子恒面前,突然跪地磕头道:“奴婢刘思君给姑爷磕头了。”

    苏子恒一愣,急忙将她搀扶起来,“你这是干嘛,有事赶紧起来再。”

    刘思君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姑爷,这是我家姐给姑爷您回的信。”

    苏子恒接过信封,打量了她一眼,觉得很是眼熟,不禁好奇问道:“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刘思君轻笑道:“昨天帮姑爷送信的就是奴婢。奴婢还未谢过姑爷的大恩,若不是姑爷让奴婢给姐送信,现在奴婢还在街上乞讨呢。”

    苏子恒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我就怎么那么眼熟。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姑娘,既然现在跟你家姐,那么就好好做事吧。”

    刘思君抬头偷偷打量了下苏子恒一眼,只觉得眼前的姑爷英俊丰朗,谈笑间特别迷人。尤其他还心地那么善良,一点都不会看不起下等人。

    想到昨天晚上姐对自己的那番话,问自己以后愿不愿意去伺候姑爷,她的一颗芳心就止不住扑通扑通狂跳,脸上腾得变得通红,只觉得耳根子都滚烫。

    这一切苏子恒自然是不甚明了,只是心里略微好奇这姑娘如此害羞。便温和笑道:“君,你可曾吃过了早餐,若是没有的话,一会在我家吃点。我先进去看看信,稍后回一封你再给你家姐带回去。”

    刘思君正在陷入到底是留在姐身边伺候姐,还是来伺候姑爷的艰难选择中。被苏子恒突如其来的话语惊了下,赶忙语无伦次的摆手道:“没、没事的,一会奴婢回府再吃。姑爷您也忙,奴婢等您回信。”

    回到房中,苏子恒展开书信,映入眼帘的是一手娟秀的楷,字迹工整,赏心悦目。苏子恒不由点点头,前世他是一名语文教师,对于字写的好的同学,总是难免有些偏爱。

    看完之后,他将信笺反扣在书桌上,陷入沉思之中。

    赵婉儿在信中提及,赵府正按照他的提议,积极准备赈灾募捐之事,并且要举办一场拍卖活动,希望到时候苏子恒能前去参加。赵府要趁机将他这位新姑爷推到人前,好让西宁城的商家都认识一下。

    若是昨天没出城之前,苏子恒定然是不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前世他就特别烦这样宴会活动,每次学校举行什么大型的活动,他素来都是能推就推,实在推迟不了的,他去了也是当自己是个摆设。

    今天他却不这样想,他是真的想趁这次募捐活动,给城外流民多获得一些口粮,让流民们能尽量生存下去。这绝对不是他起了什么圣母之心,而是担心城外流民再这样聚集下去,生存得不到保障,会揭竿而起。

    到时候他要是搬回白鹿书院,就会很危险。历来古时候农民起义,首先遭殃的都是没有什么防护能力的村庄。

    只有抢劫完老百姓后,才能让他们加入自己的队伍,裹挟着他们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席卷一个有一个城市。

    苏子恒不想自己过上那样朝不保夕的生活,所以他必须要将苗头掐死。只要不饿死,农民起义造反的心思就微乎其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