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50章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既然谢青璇自告奋勇的去通风报信,苏子恒也就回转了马车。

    张婉清掀开车帘,询问道:“叔,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子恒道:“前方树林里有人在埋伏,我担心他们会对仲姐不利,本打算去山冈通知一下她们。结果谢姑娘亲自出马了,有她在,可比我稳妥多了。”

    张婉清这才松了口气。苏子恒继续道:“一会等谢姑娘回来,我们就立刻启程。此处离城门不算太远,想来不管是谁,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来明抢,除非他们想造反!”

    此刻大夏帝国天下还算承平,除了偶尔有山贼土匪下山劫掠,加上边疆之地偶有战事,其它地区还算过的去。

    造反之事却是不曾听闻,反倒在内乱的东魏,经常听到某某境内百姓不堪压迫,纷纷揭竿而起。这也是为什么苏子恒敢继续前往大雷村,而不是就地返回的主要原因。

    很快,苏子恒见到了停在山冈上的那辆马车缓缓启动,朝自己等人方位行驶过来。谢青璇一身轻功了得,在仲轻寒马车行驶过半时,她便已经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苏子恒拱手道:“谢姑娘,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谢青璇冷冷道:“我只是不想你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丫会伤心难过。”

    “呃……”苏子恒顿时无话可,刚才自己心里还觉得她这个人面冷心热,结果她就给自己来了狠狠的一击,太伤心了。

    眼见仲轻寒的马车快要到来,苏子恒也不好一句招呼不打就走开,吩咐孙老头等了少许工夫。

    马车到了近前,赶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面无表情非常冷酷,简直和谢青璇有的一拼。马车停稳后,车内下来一个丫鬟,正是昨天给苏子恒送礼的那个。

    那丫鬟朝苏子恒盈盈下拜,声如银铃,“奴婢怜风多谢苏公子报信之恩。”

    苏子恒伸手作虚扶状,笑道:“怜风姑娘不必如此多礼,我们又见面了。”

    怜风抿嘴轻笑,“果然是很有缘分,不知苏公子今日怎么想到出城了?现在城外可是乱的很。”

    苏子恒点点头,他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这才离城才五六里地,竟然就有人敢伏击,的确当得上一个乱字。

    苏子恒正色道:“不知怜风姑娘可知那群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在此处山冈伏击你们?”

    怜风摇摇头,目光轻蔑道:“谁知道从哪里来的不知死活之辈,或许看我们连日出城好几次,估计想绑了我们换点赎金。”

    苏子恒一愣,“既然如此,那怜风姑娘你们还是赶紧回城,外面太过危险,心为上。”

    怜风楚楚可怜道:“这可由不得婢做主,得听我们家姐的吩咐。”

    苏子恒“哈”的一声,这才想起对面马车里面坐着的可是有魔女称号的仲轻寒,三年前一把火烧死了六万蒙西联军,又岂会害怕这点人马的伏击。

    虽然苏子恒并不清楚那树林里埋伏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想来多半都是城外那群流民里面的胆大不怕死之辈。

    苏子恒此刻又想到,仲轻寒身为仲家嫡女,三年前又立下了大功,身边怎么可能会没有护卫人手呢?没准她连日出城,就是想以自己为饵,将流民中的图谋不轨之辈一网打尽。

    “如此来,倒是苏某坏了你家姐的计划。”苏子恒苦笑道。

    对面马车里面传来一个娇弱绵软女子之声,“苏公子哪里话,轻寒还是非常感激公子大恩。”

    苏子恒揉了揉鼻子,心下尴尬极了,仲轻寒这话分明就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苏子恒双手抱拳,朗声道:“苏某鲁莽,还望轻寒姐海涵。苏某此刻还有事在身,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且慢!轻寒观公子去向,似乎是要前往大雷村?若是如此的话,倒是可以一同前往。”

    “这……”苏子恒迟疑片刻,“那恭敬不如从命,还望轻寒姐不嫌弃苏某无趣,便一同而行。”

    仲轻寒咯咯笑道:“苏公子太过自谦,若公子这样大才之人也是无趣的话,那这天下就没有有趣之辈了。轻寒对公子的那首可是仰慕的紧,今日有缘同行,乃是轻寒的福分。”

    苏子恒心里有点惊讶,没想到仲轻寒居然是如此好打交道的人,看来世人都被她“魔女”之名吓住,真正懂得她的人没多少。

    “轻寒姐太过抬举苏某,诗词乃是道,是文人消遣之物,于治国安邦没有多大用处。当不得轻寒姐大才之称。”

    城外道路虽然不似城内的平坦易于驾驶,但胜在路面宽阔,两辆马车并排行驶,一点都不显得拥挤。坐在车辕上的苏子恒就这样和在另一辆马车内的仲轻寒隔窗相谈。

    “照苏公子这样,诗词岂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了?”纪突然插进来,反问了一句。

    对于纪的发问,苏子恒一点都不意外。他知道纪乃是青楼红牌,每日里就是靠的学习诗词唱曲取悦他人,若是诗词没什么作用,岂不是就她活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苏子恒摇头道:“姑娘误会了,苏某只是诗词对治国安邦没什么用处。倒不是诗词对个人没什么作用,诗词能造就一个人的性格,陶冶一个人的情操。”

    “所谓‘读史书使人明智,读诗词使人灵秀’的便是这个道理。多读诗词,能培养人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思维,同时能使人受到美的熏陶。”

    苏子恒前世本来就是高中语文教师,教授学生最多的就是诗词文章,谈起诗词来自然是头头是道。

    “啪啪啪!”

    仲轻寒轻轻鼓起掌,赞叹道:“如此苏公子还不肯承认自己大才,未免太过自谦了。”着,她也不待苏子恒开口,话锋一转,问道:“苏公子,不知你对这流民之事,如何看待?”

    苏子恒心中兴起一股明悟:恐怕这才是她最想问的话,还有她这连日来在做的事吧?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教过的一篇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里面有一句他的记忆非常深刻,再联想到此刻城外的大量流民,忽然脱口而出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