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43章 暗夜杀机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离开苏宅的路上,纪的侍女桃红已经找来了一辆马车。三人上了马车,放下车帘,拉开马车的窗户。看着外面路上络绎不绝的行人,和两旁商铺里热闹的场景,三人在闲聊着,大体离不开苏子恒这位才子。

    采儿满脸羡慕的问道:“姐姐,你明天真要陪苏先生一同出城吗?”

    纪此刻正看着这繁华的街市,心里一阵火热,想着蒙元帝国要是能将西宁府拿下,那该有多好。嘴里却是漫不经心回答道:“不错,难得有一个那么好接近苏先生的机会,岂能轻易错过。”

    对于苏子恒,纪从第一次见他起,就被他的才华所折服。虽然她出身蒙元,但她的母妃是东魏一名落魄贵族之女,从接受诗书熏陶,因此她也特别仰慕那些有才华的学子。有一颗江南少女的文青之心。

    甚至纪还动了将苏子恒掳回蒙元帝国的想法,只可惜她在西宁府还有任务没执行完,一时半刻不得擅自行动。

    假如在完成任务之余的时间,能和苏子恒这样的才子多多接触,纪还是很乐意。

    采儿纤细的手指搅动着裙角,失落道:“那晚上姐姐岂不是要早些歇息,不能排练到很晚了。这样一来,妹妹就少了很多向姐姐学习的时间。”

    纪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温柔笑道:“晚上不能太晚,可是下午还有时间啊。一会回去我就带你去排练。”

    采儿不敢置信的欣喜道:“真的吗?太好了,姐姐。妹妹一定会好好练习,不会让姐姐和苏先生失望。”

    纪笑笑。等回到暖香阁后,纪领着采儿直奔三楼的训练室。到了地方,才知道训练室已经被别的姑娘们在使用。

    纪环视室内一圈,冷冷发话道:“现在训练室我要使用,你们几个另外再找一间吧。”

    纪乃是暖香阁的头牌,她的话语丝毫不必暖香阁的老鸨花娘来的分量低。她开口要训练室,下面的几个姑娘们自然不敢不给,匆匆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训练室。

    其中一个年龄和采儿差不多的姑娘,在经过采儿的身边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低下头。一双妙目里面,掩饰不住的嫉妒之色。

    “凭什么两人同一天进入暖香阁,自己的外貌又不比她差。每天还刻苦练习,还要低声下气讨好花娘和其他管事,却没有她的运气好,能攀上纪,练习这新的歌舞剧。”

    越想晴儿脸色越难看,甚至整张脸都扭曲起来,面色怖人。

    ……

    ……

    夜幕降临,西市大街上面的行人渐渐稀少,街道两旁的商铺门口也都纷纷点燃了灯笼,散发出朦朦胧胧橘黄色的灯光。

    蒋天成在一间无人居住的民宅内,正轻轻擦拭着随身佩带的亮银刀。这把刀已经跟过了他数十个年头,是他落草为寇后,第一次下山劫掠时,从一个大户家里抄来的珍藏。他亲手用这把刀送走了那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姐。

    时至今日,蒋天成虽然已经记不清那千金姐的容貌。却依旧记得自己将她剥光后的白皙身躯,很润、很滑。还有她临死时那乞求的目光,可惜老大不让将她带回山寨。

    一想到这里,他胸膛热血滚烫起来,恨不得操着手中的亮银刀再大杀一番。心在躁动,手却很沉稳,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要慌,马上就能让它饱饮鲜血。

    正是因为那一战他奋不顾身的厮杀,才入了老大皮宏大的眼里,得到皮宏大的赏识,慢慢从一个喽啰做到了今天黑风寨二当家的位置。

    这次若不是为了救被关押在牢里的四当家曹大彪,也用不着他和老大皮宏大两人亲自出马。实在是黑风寨抽不出好手参加这次行动,大规模下山是不现实的,这里毕竟是西宁府城,而不是他所在的九伏山。

    皮宏大也不放心寨子里的人全部下山,他怕中计被一锅端了。如果只是自己两人的话,他相信凭借自己和老二蒋天成的武艺,就算杀不了那书生一家,也能轻易逃出西宁府城。

    “梆!梆!梆!”

    外面传来了更夫打更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阵的吆喝:“天干物燥,心火烛。”

    皮宏大和蒋天成两人缓缓睁开眼睛,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芒。皮宏大起身而立,操起了依靠在床边的丧门鬼头刀,嘶哑着嗓子道:“走!”

    蒋天成紧紧握住亮银刀紧跟其后,他们轻巧的翻身,纵身跃上了屋顶,踩着黑色的瓦片,朝苏子恒所在的院落奔去。

    一阵微风卷起街边梧桐树的落叶,飘落在寂静的大街上,发出沙沙声响。

    苏子恒翻了个身,忽然从床上坐起。刚才他又梦到了火光冲天的场景,心里有些不宁。再加上现在已是酷暑时节,地处西疆的凉州更是闷热无比,就算是夜晚三更时分,那种闷热的感觉也没有减少多少。

    这个时候他就特别羡慕像谢青璇那样修炼过内力的人,内力成之后,简直就像一个人形空调一样,可以自动调节身体温度,太不科学了。

    不过谢青璇也了,并不是所有的内功都有这功能,只有修炼过特殊功法的武者,才有自动调节体温的能力。只是苏子恒自动无视了她这句话。

    既然睡不着,就出去吹吹晚风。苏子恒披上外衣,来到了院子,惊讶的发现外面竟然站了一个人。

    苏子恒笑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原来青璇姑娘你也睡不着啊!”

    谢青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搭理他。苏子恒正感无趣时,忽然见到谢青璇身形一动。脚下轻点,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拔地而起,“噌”出现在了屋顶上。

    苏子恒丈二摸不着头脑,以为她梦游了。眼前陡然白光一闪,谢青璇手中三尺青锋骤然出手,随后“啊”的一声,一个身影从屋顶翻落地上。

    苏子恒面色一冷,心里立刻闪过一个念头,“有人行刺。”转身跑到屋檐下,拎起一把砍柴刀,心下这才稍安。

    乒乒乓乓。

    屋顶传来兵器交击声音,因为不知道外面来了多少强人,苏子恒并不敢冒然出去。要是不心被对方劫为人质,拿去威胁谢青璇,事情就大大不妙了。

    况且,他已经看到附近有几户人家点起了蜡烛,应该是被屋顶打斗声惊醒。这个时候他就更不会轻易出头,拖的时间越久,对己方越有利。

    一会等巡逻的军士到来后,那群强人就算想不退也不行,除非他们想以死相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