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42章 黑风寨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对于赵家,李浩邦的感情非常复杂。如果没有赵承文,李家或许还在不入流的家族之间挣扎着,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西宁府的上流家族。

    也正是因为赵家,让李家看到了峰顶的无限风光。所谓食髓知味,人就是这样,只要尝到了权力和金钱带来的滋味后,就只会想着更上一步,而不会退回去。

    李浩邦就是如此,原本看着赵承文娶了两个妾,都无所出之后。他就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表妹赵婉儿身上。

    本以为自己的姑母会同意自己娶自己的表妹为妻,谁知道赵婉儿竟然看不上自己。就连自己的姑丈也瞧不起自己,哪怕自己透露出入赘的意思,他们两也丝毫不为所动。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生出让许家对付赵家的心思。

    可没想到,这眼看要成功的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穷酸子,生生坏了自己和许少的计划。这如何不让自己恨之入骨,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

    待听到许博瀚已有计划对付苏子恒时,李浩邦不由心花怒放,询问道:“许少,计将安出?”

    许博瀚一把将给自己斟酒的歌姬搂如怀中,上下其手,直撩拨得那歌姬面红耳赤,娇喘不止。

    “九伏山黑风寨的几位当家的名字,想必李少你应该听过吧?那黑风寨的四当家曹大彪,上个月跑出来作案,也是他点背,竟然被一群村猎户给抓住了。”

    “那群猎户为了领赏,将他送往了衙门,现在被关在地牢里。黑风寨的大当家皮宏大为了搭救他的结拜兄弟,求到了我的头上。正好借这个机会,让黑风寨的人将那不知死活的书生全家斩草除根。”

    李浩邦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心翼翼的问道:“许少,那九伏山黑风寨的几个当家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和他们合作,会不会有风险?”

    许博瀚不以为意道:“这世上没什么事是没有风险的,可难道就因为有风险就不去做了吗?若是如此,还不如在家喝奶,跑出来干嘛。”

    李浩邦讪讪一笑,“李少批评的是极,是我太胆了。”

    许博瀚摆摆手,姿态高傲道:“这也不怪你,谁让你出身商贾,不是官宦家出身,没那胆色也情有可原。”

    李浩邦又陪笑几句,了些奉承许博瀚和司空伦的话语。刚才许博瀚在随口出灭别人满门的话语时,司空伦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许博瀚的不是灭人满门,而是杀了一条狗那样轻描淡写的话。

    也是,一个稍有点才华的秀才,在他堂堂安东亭侯和长公主的嫡子、当今夏帝陛下的外侄子面前,又算得什么?

    许博瀚哈哈一笑,一口咽下那妩媚的歌姬樱桃肉杯渡过来的白酒,邪魅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该及时享乐就得享乐,没准一觉起来后,那些让我们烦心的事就再也不是事了。”

    完,腾得从坐席上站起来,上前几步,将那正在跳舞的歌姬搂在怀中,放肆的搓揉起来。那歌姬被吓了一跳,却不敢挣扎,只得用眼睛偷看李浩邦,希望平时最疼爱自己的公子能救自己一回。

    李浩邦仿佛没见到她的眼神,将头扭向司空伦,谄媚道:“侯爷,您有没有看上的,尽管开口。”

    司空伦淡淡摇了摇头,只是轻酌酒。

    许博瀚嘿嘿笑道:“浩邦老弟,你觉得侯爷会瞧的上她们吗?你这里的胭脂俗粉也就你我能看得上。”

    李浩邦啧啧道:“要论天姿国色,这西宁府恐怕也只有纪那样的绝色佳人才配入侯爷的眼了。”

    司空伦眼睛微微眯起,想起这几日在暖香阁见过的纪,心头顿时一阵火热,腹蠢蠢欲动。但是一想到她青楼出身,想起自己父亲当年因为和青楼妓女有染,不幸患上花柳病,临死时全身溃烂的惨状。

    就仿佛一盆冷水从头上淋下,再也生不起一丝欲望。从那之后,他就对青楼女子敬而远之,甚至连那种经常伺候人的歌姬婢女也不愿靠近。

    每次欲望上来的时候,他也只找那种不曾和男人有染过的处子。而且他还有一种变态的心理,喜欢虐待那些不经人事的少女。只要被他上过的女子,不管他多喜爱,从不上第二次。

    ……

    ……

    西市大街的一处酒楼二楼包间内,包间的门被关得紧紧,只有窗户打开。从酒楼居高临下看过去,对面不远处的另一条弄堂里面的一座院子,正是苏子恒的家。

    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吊梢眉男子正站在窗口眺望苏子恒的院子,许久才回过身,对着坐在酒桌上位的一个独眼光头男子问道:“大哥,你真的打算答应静街虎的条件,帮他杀了那秀才一家?”

    那独眼光头男子一只独目闪烁着残忍的光芒,语气森冷道:“要不然怎么救出老四?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四被官府处死,让老三她守寡吧?我可就那一个妹妹。”

    “这个……”蒋天成沉吟片刻,“我是担心那静街虎话不算话。要是我们冒着风险干掉了那秀才公一家,他要是不依约放了四弟,那怎么办?”

    独眼光头男子皮宏大冷哼道:“他敢?除非他这辈子都别想出西宁府,否则他许博瀚真以为他老子是知州,就可以奈何得了我黑风寨数百名弟兄。”

    蒋天成见皮宏大心意已决,就不再相劝。转而谋划起晚上如何灭门一事,像这种事情,黑风寨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只是在西宁府这样的大城市里,又是秀才公一家,这还是第一次。

    ……

    ……

    中午吃过饭后,苏子恒亲自送纪和采儿姑娘到了门口。

    纪福身道:“苏先生暂且留步,不用再送,奴家和采儿妹妹自行离去便可。”

    苏子恒拱手道:“那姑娘和采儿姑娘路上心。”

    纪应了声,忽然欲言又止道:“苏先生,听您明天要去城外。”

    苏子恒点头道:“不错,正打算去城外接收一家庄子,提前踩个点,以后没准就在庄子上住了。”

    “那……”纪咬了咬嘴唇,“先生明天可否带奴家一同前往?”

    “嗯?”苏子恒一愣,没料到她会提这个要求,好奇问道:“姑娘,你白天都不用排练舞蹈的吗?”

    纪脸上微红,飞速回答道:“奴家每天晚上都有刻苦训练,不会耽误花魁赛的。”

    苏子恒耸耸肩,“明天早上辰时准点出发,你若赶的上,便同去也无妨。”

    纪大喜道:“多谢苏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