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41章 酒宴密谋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苏子恒在一旁看的好笑,别看谢青璇武艺高超,装出一副老成严肃的样子。实际她本质上也不过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甚至比前世苏子恒当老师时年龄还要。

    只是这样正式的场合不好发笑,他也只得努力控制自己板着脸,待谢青璇话音落下后,他继续大声唱喝道:“徒弟向师父行礼。”

    丫闻言,跪倒在地,将头磕得砰砰直响,一连九叩首,将脑门都磕的通红一片。并且口中大声道:“弟子张丫拜见师父。”

    谢青璇目光直视丫,努力摆出威严的样子,正色道:“你尚未正式拜过祖师,还算不得我教弟子,只能算我个人的徒弟。因此教规为师就先不对你,只单我的几点规矩。”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得欺师灭祖;不得欺凌弱;日后见到同门要守望相助。若是你胆敢用我教你的武功为非作歹,莫怨为师清理门户。”

    谢青璇的这句话暗中用真气吐出,声音不大,却是振聋发聩,让丫心头一凛,连忙又磕了一个响头,“弟子不敢,定然遵从师父教诲。”

    不过她心里却是想着,师父的话我自然是会听,可是更要听姐姐和叔的话。

    谢青璇道:“如此甚好,起来吧。”

    右手衣袖一拂,一股雄浑莫匹的力道向丫席卷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没料到谢青璇竟然有如此一手高深莫测功夫。不由都暗自为丫高兴,能拜倒这样一位高手为师,日后定然前途无量。

    苏子恒轻咳一声,继续唱道:“徒弟给师父敬茶。”

    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张婉清端着托盘走了上来,上面摆着一盏刚泡好的上等云雾毛尖。这是她为了以示敬意,特意从西市大街的茶叶店铺买的上好茶叶。算起来差不多一两银子一克,买的她有点心痛不已。

    丫捧着茶杯,来到了谢青璇身旁,跪下将茶杯高举过头,口中尊称道:“师父请喝茶。”

    谢青璇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好茶!”接着又将茶杯放置在案几上。

    张婉清见状,捧着置办好的拜师仪呈和红包递给了谢青璇,“谢姑娘,以后丫就交给你照顾了,若有不当之处,请尽管处罚。”

    在这个年代,尊师重道的风俗还是很重的。师父可以随意处置下面的弟子,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便是这个道理。哪里会像苏子恒前世那般,在学校里学生做错了事,不能打不能罚。

    谢青璇从怀中取出一柄短剑,递给丫,面无表情地:“这是我拜师时,你师祖给我的剑。现在我将它传给你,希望你好好对待它。”

    丫心情激动的接过那柄一尺多长,相当于一个大号匕首的短剑,重重点头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它。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苏子恒眉头一皱,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听来的话,看来以后要多提点下她,不要把身外之物看的太重。一把剑而已,没必要上升到生死高度。

    谢青璇冷声道:“这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给你练习时使用,没必要看的太紧。等你出师时,为师会再送你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

    苏子恒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谢青璇外表看上去冷淡,实际内心还不错。至少当一名师父是合格的。

    “礼毕!”苏子恒大声完,又环顾厅堂内众人一眼,微笑道:“既然大家难得来一次,中午就在我这吃一餐。”

    张婉清也在旁边劝大家留下来,原本打算离去的纪和采儿姑娘两人便顺势留了下来。

    张婉清和纪和她的侍女桃红以及采儿四人在厨房里面忙碌,本来张婉清是不打算让纪和采儿帮忙的,可是她们如果不让帮忙就要走。无奈张婉清只好答应下来。

    宋建明已经打发了家丁回去,他和苏子恒两人陪着谢青璇在院子里聊天。

    谢青璇打量了院子一番,秀眉微蹙,“这里环境太,不适合练功,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搬长乐坊去住?”

    苏子恒摆手道:“不了,我打算搬城外的一处庄子去住,到时候空间就大了。到时候谢姑娘和我们一起去吧。”

    谢青璇沉思片刻,点头答应下来。

    宋建明疑惑问道:“子恒为何想搬到城外去住了?”

    苏子恒解释道:“弟明年不打算参加科举,就没必要留在城里。打算先回祖居之地,将父亲遗留下来的白鹿书院重新开起来,这样也能有点收入,不至于坐吃山空。”

    宋建明了然点头道:“那到时候子恒一定要给为兄一个地址,方便为兄上门叨扰。”

    ……

    ……

    西宁府西市的一处宅院内,莺歌燕舞,正举办着一场酒宴。

    李浩邦招呼过一个俊俏的侍女,给许博瀚和司空伦斟满酒,这才得意洋洋道:“许少,侯爷,您二位觉得这处宅院如何?”

    许博瀚正色眯眯的看着一个场中央跳舞的歌姬流口水,哪里还注意到李浩邦了什么,随口回答一句,“不错,非常好。”

    司空伦自受过非常严格的培训,学识过人,比那个草包许博瀚强了许多。刚才一路进来,对这座宅院设计非常赞叹,“李公子,看这座宅院定然是名家设计吧?”

    李浩邦点头道:“不错,此处宅院乃是墨门的公输先生未成名前所设计,虽不是大成之作,但是也初见端倪。若是侯爷喜欢,在下便赠与侯爷了。”

    司空伦惊讶道:“莫非是墨门的公输梁先生?听他乃是集墨家和公输家两家所长于一身的建筑大师。若真是如此的话,倒也可以住住。不过赠与就不用了,等本公子离开西宁府时,再还给李公子。”

    刚才李浩邦赠送宅院出去时,心里还是挺心疼的,这座宅院可是花费了他大半的积蓄。不过若是能结交上侯爷司空伦,这点花费还是值得。

    只要等许博瀚将赵婉儿娶回家,他再联合许家和司空伦的力量,很快就能从赵家弄回来更多的银子。只是一想到赵婉儿和苏子恒即将订婚的事情,他的心情顿时不好了。

    李浩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翼翼问道:“许少,莫非咱们就这样看着那子和婉儿订婚不成?”

    许博瀚将目光从那歌姬身上收回,转动着手中的白玉酒杯,似笑非笑道:“根据昨晚的试探,赵家估计是铁了心订婚了。不过……”

    他话锋一转,冷冷道:“那也得看那子有没有这个命去订婚。只要在正式订婚之前,让那子下地狱。他赵承文总不能让自己女儿和鬼订冥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