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40章 小丫拜师

时间:2018-01-16作者:庄子鱼

    谢青璇的声音很冷冽,就像雪山的一汪清泉,清脆动听,同时又寒彻入骨。苏子恒很诧异,她这样的人,为何会主动收丫为徒?

    难道丫真是武侠里面的那种千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关键是根本看不出来啊。

    苏子恒的目光在谢青璇和丫两人身上打转,想看出点端倪来。可是谢青璇不仅声音冷,外表更冷,尤其是她的那张青色胎记的脸,总是会不自觉吸引你的目光,让你注意不到别的地方去。

    正当苏子恒无可奈何想放弃的时候,他忽然目光敏锐的发觉,谢青璇眼角余光总是不自觉瞥向张婉清。

    苏子恒心中一动,莫非谢青璇是为了张婉清而来?再联想到哪天晚上,张婉清对自己提起的身世之谜。苏子恒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只是不知道她对张婉清究竟有和目的,是自己人还是仇家派来的?

    转念苏子恒又失笑起来,就自己家里这猫三两只,以谢青璇那么高超的武艺,还用的着对自己动心眼吗?直接武力不就搞定一切了。

    饶是如此,苏子恒心里还是暗暗提高了警惕。不是一个人对你没有恶意,就会带来好的结果。这个世界也不是单纯的非白即黑,苏子恒并不希望自己平静的生活受到打扰。

    张婉清显然刚才在外面已经和谢青璇互相认识过了,便笑盈盈道:“既然叔和谢姑娘已经认识了,不如我们先给丫拜师,然后在做饭准备午餐。”

    谢青璇冷冷开口道:“好!”

    苏子恒也点点头,这次丫的拜师仪式他并没有通知任何人来观礼,就自己一家三口人,外加一个谢青璇。现在人都到齐了,只要谢青璇不反对,随时都可以开始拜师。

    苏子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谢姑娘,那就里面请。丫,准备端茶拜师。”

    “是,叔。”丫清脆应答一声。

    四人正准备朝屋内大堂走去,忽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是谁在外面?”苏子恒高声喝了一句,都这个点了,还有谁来上门?

    “子恒贤弟,是我,宋建明。”

    苏子恒一愣,心道他怎么来了?脚下却丝毫没有停顿,快步上前给他开了门。

    苏子恒拱手问道:“建明兄,今天怎么有时间上弟这里来?”

    宋建明回了一礼,哈哈笑道:“前次在长乐坊总部不是听有个高手要收丫为徒,今天特意送贺礼庆祝。”

    完,他回头朝外面大喝一声,“来人呐,赶紧将外面的箱子抬进来。”

    随后四个仆人抬着几口大的木箱子和箩筐走了进来,将东西放在院子里。

    苏子恒愕然看着他,不悦的道:“建明兄,你人来了就行,为何还带那么多礼物上门?”

    宋建明指着两口箱子道:“这里的礼物可不是全为兄的,还有我三哥的一份。本来他今天也想亲自来送礼,奈何衙门临时有事走不开,便托为兄一并送来了。”

    宋建明早上可是亲耳听到宋建才告诉自己,丫要拜的那个师父来头可是不。尽管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但看她一个人将长乐坊所有主事人全部摆平了,还镇守了长乐坊三天没出任何事情,就足以知道她背后定然有不的势力。

    据宋建才猜测,那鬼面道姑背后的势力,很有可能就死扶植长乐坊的力量,她这次就是前来清理门户的。果不其然,昨天晚上宋建才就得到消息,长乐坊换了新的主事,这个人却不是鬼面道姑。

    虽官贼黑白不两立,但真正出来混的人,哪里会不懂得多个人多跳路的道理。尤其像长乐坊这种灰色势力,哪怕是他这样的衙门班头,也不想轻易得罪他们。

    ……

    苏子恒摇了摇头,“你们真是太客气了,既然人来了,中午就在我这吃顿饭。”

    宋建明拱手笑道:“那就打扰了。”

    “哪里,哪里。建明兄肯来捧场,是弟的荣幸。”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女子娇笑声:“咯咯,看来奴家来的还不算晚,还能赶上丫妹妹的拜师仪式吧?”

    苏子恒定睛一看,差点晕过去,竟然是纪和采儿姑娘两人。

    “你们怎么来了?”

    纪娇哼道:“怎么,先生家里莫不是龙潭虎穴,还不让奴家和采儿妹妹来了吗?昨个您可是亲口了,奴家可以随时前来拜访先生的。”

    苏子恒张了张嘴,却是不好反驳。谁让他当时好为人师表的习惯上来了,对谁都乐得指教。前世对于爱好学习的学生,上门请教他学业上的问题,那都是常有的事,而且他都是免费传授,从来不收补课费。

    “只是,她们两人怎么会知道今天是丫的拜师仪式呢?”苏子恒狐疑的目光看向了宋建明。

    果然他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将头扭向另一边,“那个……子恒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是采儿姑娘想向你致谢。我就不心漏了嘴。”

    见苏子恒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宋建明又赶紧解释两句,“真的是不心漏的。”那认真的表情,差点就没竖起手掌发誓了。

    “算了,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进去吧。对了,建明兄,你没再透露给其他人了吧?”

    宋建明头摇的向拨浪鼓一般,“没有了,绝对没有了。”

    话还未完,外面又闯进了一拨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杏黄色衣裙的娇女子,后面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那几人也抬着一个木箱子,放下箱子后,那黄衣女子道:“这是我家姐恭祝丫姑娘的拜师礼。”

    苏子恒拱手问道:“冒昧问一声,是哪家的姐?”

    那黄衣女子道:“我家姐没让婢,若公子真想知道,还是自己问我家姐吧。告辞!”

    苏子恒送那黄衣女子出去后,见她回到了一座轿子面前。他正打算上前问候一声,却见轿夫已然抬起了轿子离开了原地。

    苏子恒满怀疑惑的回到了家中,不知道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神秘人物?

    确认了再没有人前来,苏子恒关好院子的大门,回到了厅堂里。

    在众人的见证和苏子恒的主持下,丫递上了自己的拜师帖。谢青璇端坐在厅堂上首的位子上,接过了丫的拜师帖,翻看了下拜师帖,满意点点头,放置在案几旁。

    谢青璇脸上挤出笑容:“今日不在师门中,一切礼仪从简。等日后回去,为师再带你拜见师祖及几位祖师。”

    谢青璇似乎是第一次收徒弟,当她自称“为师”的时候,苏子恒分明感觉她声音很别扭样子。而且她估计常年冷着脸,刚才笑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温和,反而有点吓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