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9章 赵婉儿

时间:2018-01-01作者:庄子鱼

    赵婉儿正在城外的一座庄子里巡视制盐工坊,这是赵氏商行最名下利润最丰厚的一个产业,支撑起了赵氏商行七成的收益。

    今年边境又起摩擦,属于赵氏商行的一块最好的盐矿地被蒙元所占据。无奈之下,赵氏商行只好对次之的盐矿做开采。

    只是这样一来,不仅开采难度增加,而且开采出来盐的品质也有所不如。就算经过多方熬制,也仅有部分才能成为上品精盐,其它的都是粗盐。

    赵婉儿正在聚集制盐工坊内的精于制盐的工匠,看看能否改进工艺,降低成本,同时还提高产量和质量。

    正在这时,她忽然听闻父亲赵承文紧急招她回府。赵婉儿先是好言安抚了一番工匠,还对他们许以重利。这才带着身边的侍女和几个护卫赶回了赵府。

    回到府中,一下了马车,赵婉儿就急冲冲的跑进了父亲的房中。接到父亲的急招,她还以为父亲出了什么事情?一路上担心坏了。

    “父亲,您招女儿回来有什么事吗?”进得房中,见父母安好的坐在房间内,虽然他们两人面上都有愁容,但没有出现她心里最坏的画面。

    赵承文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她,“婉儿,这是你叔父的来信,你先看看再。”

    赵婉儿疑惑不解的接过书信,逐行逐页看完之后,心下大惊,“父亲,这信上写的是真的?”

    赵承文面阴沉点头道:“不错,这的确是你叔父的字迹,里面还有我二人约定的暗语。信件真伪方面你不用去管,你且谈谈接下来有何打算?”

    若是连眼前的事情都应付不过去,赵承文也不打算让赵婉儿掌管赵氏商行。不如趁这个机会将手上所有产业都脱手而出,给她们母女俩留下足够下辈子生活财物,找个地方渡过余生。

    也好过将来某一被那些阴险狡诈之辈吞的皮毛不剩,最后落得家破人亡局面。

    赵婉儿放下手中的书信,沉吟片刻,缓缓道:“若叔父真的被贬官,我们赵氏商行就要做出相应的措施。首先商行经营的主要方向要有所变动,手中的盐业要逐渐收缩和转让出去。”

    “没有叔父在背后撑腰,我们绝对吃不下那么多的盐业。但是也不能完全放手,手中要留有一两成份子在手,等待叔父有重新起来的那。”

    赵承文边听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婉儿的大局观还是很不错,没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知道如何取舍。所谓有多大的肚子,吃多大的饭。

    若是手上没有对应的实力,死抱着不放,那和三岁孩举着金元宝过闹市有什么区别?除了招来饿狼的窥觑之外,没有任何好的下场。

    赵承文继续问道:“若是商行转型,你打算从哪方面入手?”

    赵婉儿毫不犹豫回答:“丝绸和茶叶。在西宁府,西域来的那些商人,每年采购最多的就是丝绸、瓷器、茶叶等几方面。”

    “瓷器我们赵家没有相应的技术,烧制不出上等的好瓷器。而且瓷器要想从头起步太麻烦,不如做好丝绸和茶叶就可以了。”

    赵承文质疑道:“婉儿,你想过没有,西宁府并不盛产丝绸和茶叶。若是从江南运转过来,途中耗资甚大,如此一来,利润就薄了。”

    赵婉儿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再我们赵氏商行车队遍及整个大夏,由自己运送货物,成本会低许多。而且我们赵家本就出身江南,以经营丝绸起来,有这个底子可以做起来。”

    赵承文颔首道:“若是按你的去做,你需要多长时间处理好这一切?”

    赵婉儿迟疑片刻,似乎在心里计算着什么,半晌才回答道:“预计要一年多时间。”

    赵承文叹了口气,“婉儿,你可知你两个月后就满二十周岁了?”

    赵婉儿不解道:“那又如何,女儿有的是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赵承文深深看了她一眼,“朝廷有令,‘女子二十不嫁者,使长吏配之,家人坐之。’你可知道,那许家今日又派人上门提亲来了。”

    “啊?!”赵婉儿顿时明白父亲话中的意思,脸立刻变得煞白。

    她终于知道父亲给她看那封书信真正的意思,自己叔父赵承明被贬官,再也无力庇佑自己。眼瞅自己就要满二十,若是再不成婚,就是和朝廷政令作对。许修平就可以名正言顺对赵家下手。

    可要是在两个月内成婚,别她自己没想过这样的事?就算她愿意嫁,又有谁敢娶?况且成婚后,她还能如此自由的执掌赵氏商行吗?

    饶是一向沉稳镇定的赵婉儿,此时也慌了神,“父亲,这……这如何是好?”

    赵承文没回答她的问话,话锋一转,忽地问道:“婉儿,听你前段时间从城外回来,在路上救了一名昏迷不醒的书生?”

    赵婉儿一愣,不知父亲为何在此时提起这事,“是的,父亲,的确有此事。不知您是如何知晓的?”

    赵承文道:“前日你不在家时,有一名秀才公找上了门来。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另外他还想问你,有没有在他昏迷的地方,捡过一样东西。”

    “一样东西?”赵婉儿立刻回想了起来,点头道:“的确有那么个古怪的玩意,似金非金,造型奇特。当时女儿一时好奇,便收在了房中。莫非这是那书生所有?”

    赵承文目中露出几许探究之,“婉儿,你觉得那秀才如何?”

    赵婉儿不以为意道:“还可以,女儿看他人年龄不是很大,竟然能考中秀才。在西宁府也算难能可贵。”

    “那……你可想招他为婿?”赵承文石破惊的抛出一句话。

    “咦?”赵婉儿闻言呆立当场,“父亲你何出此言?”

    赵承文叹息道:“就算你叔父为贬官之日,那秀才公年少有为,也算婉儿你的良配。更别论如今。”

    赵婉儿毕竟是个女儿家,听自己父亲提起自己的婚事,不由脸上微微一红,露出些许羞赧之。

    “父亲,你既知如此,为何还提起这样的话题。要知道那秀才公前途似锦,有前程远大抱负,岂肯和我这样的商户之女成婚?更何况还要冒着得罪知州的风险。”

    赵承文道:“若是那秀才公没受伤,我自然不会提及此事。可是婉儿你可知,为父已经调查过了,那秀才公醒来后,竟然患上了失魂症,想再继续考取功名非常难。他找你想拿回那件东西,就是想尝试能否用招魂之术,找回那丢失的魂魄。”

    赵婉儿脸顿时变的难堪,“父亲,您的意思是想让女儿用此物胁迫于他?”

    赵承文知道女儿看似柔弱,实则内心非常有主见,摇头道:“不,为父只想让你和他谈谈。若是他真的愿意和你成婚最好,若是不愿意,也可以先演一场戏给许家看。等将手上的产业脱手后,再离开西宁府,另谋他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