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1章 严刑逼供

时间:2017-12-27作者:庄子鱼

    正是因为苏子恒前世遇到过那样的人渣父亲,此刻他才特别害怕小丫也会遭此厄运。早一点找到她,就早一分安全。

    苏子恒叫上张婉清,对宋建明拱手道:“多谢建明兄告之小妹去处,今日便不多加打扰,改日定登门重谢。”

    “贤弟且慢,愚兄随你一同而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宋建明急忙叫住了苏子恒,打算和他们一起去寻找小丫。

    宋建明对苏子恒印象非常不错,就想结交于他。交好一个人,莫过于雪中送炭,若是今天帮他找回了小妹,日后他定然会对自己感恩戴德。

    苏子恒大喜过望,“如此便多谢建明兄,以后有用的上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小弟绝无二话。”

    想了想,宋建明开口问道:“贤弟,你可有目标,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找吗?若是还需要人手,愚兄再发动家中下人帮忙寻找。”

    苏子恒问张婉清道:“嫂嫂,你可知你爹爹有何常去的地方?”

    张婉清迟疑片刻,说道:“他除了喝酒就是好赌,以前最常去的就是长乐赌坊。至于喝酒的地方就太多了,基本上只要酒家就都会去。”

    “长乐坊?”宋建明吃了一惊,“那可不是一个好闯的地方。这样吧,我去找一下我的族兄,他在衙门内当差。看看能否和七爷说一句话。”

    “另外我再叫上几个家丁,一路寻找酒家过去,看看能否找到要找的人。”宋建明也不待苏子恒开口,又喊上了几个强壮的家丁。

    现在夜幕已经完全黑下去,街上看不到什么行人。只有街道两旁零星开着的店铺或商家有微黄灯光透露出来,寂静的街上看上去还是蛮吓人的。

    若是不多喊几个人一起,宋建明还真的不敢一个人和他们两人出去。

    呼啦一声,出来了五六个身强力壮的家丁,每个人手上都提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充当防身用。另外还有两个人提着两盏明晃晃的灯笼,里面的蜡烛比苏子恒家中的提来的灯笼里面蜡烛大了许多,自然可供燃烧的时间也长的多。

    苏子恒感激道:“建明兄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

    宋建明笑呵呵道:“贤弟切莫多礼,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先往衙门方向走去,路上注意酒家是否有人。然后找到我那当值的族兄后,立刻前往长乐坊。”

    “其实只要到了长乐坊后,要找人就简单多了。长乐坊的七爷控制着西市很多不见光的买卖,只要肯出的起价钱,让他们帮忙找人是最容易的事。”

    苏子恒正色道:“只要能找回小妹,钱的事情一概好说。正好小弟今天略有收入,想必拿来找人,绰绰有余。”

    宋建明是知道他在暖香阁赚取了一百两银子的事情,因此毫不怀疑他说的话。

    “还是先自己找找再说,实在没法子再请长乐坊那帮人出马。他们都是牛皮癣,属于那种粘上就很难摆脱。如果非必要,尽量少和他们打交道。”

    “多谢建明兄指点,小弟铭记在心。”

    ……

    ……

    一行七八个人沿着西市大街往衙门的方向走去,路上看了好几家正在开门酒家,都没找到张六指。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张婉清一颗心渐渐沉落谷底,脸上表情愈发绝望。

    苏子恒尽管内心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还在不住安慰张婉清,道:“嫂嫂切莫担心,小丫定然吉人天相。”

    可惜他的安慰太过苍白无力,并没有完全让张婉清释怀。不过因为一路都有人陪伴在她身旁,倒也没让她完全崩溃。

    来到衙门口,宋建明找到了他的族兄宋建才,请他帮忙找人。

    宋建才虽然是宋建明的族兄,也是宋家人,但他只是宋家的旁系,和有功名在身,又是嫡系身份的宋建明地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否则也不至于今年三十好几了,还是一个衙役班头。在这个年代,衙役其实并不算官,甚至比吏都有所不如,就算是班头,也仅仅只能吩咐手下几个衙役而已。

    宋建才一听宋建明让他帮忙找人,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并且还找了衙门里面另外几个当差的兄弟一起帮忙。

    人多力量,再加上有衙役帮忙,他们的消息自然比苏子恒等人来的灵通。

    很快一行人在离长乐赌坊不远处的一家酒楼里找到了张六指。找到他时,他已经喝的迷迷糊糊,连见到苏子恒和张婉清都不知道逃跑,还含糊不清和他们打招呼,也不知道嘴里在说些什么。

    苏子恒拉住了想上前质问他的张婉清,走到张六指的面前,含恨出击,一抬腿,“砰”的将他踢出丈远,一头磕在地上,鲜血直流。

    剧烈的疼痛终于使得张六指清醒了些,看着面前满脸怒容的苏子恒,心下大骇,酒意去了大半。

    苏子恒冷冷的看着他,犹如猛兽盯着一只猎物,杀气在胸口沸腾,“说,你把小丫弄哪里去了?”

    张六指挣扎着,兀自想装糊涂,“苏家小儿,你为何踢我,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苏子恒上前一步,右脚重重的踩在他胸膛上,使劲的碾了一下,“还想装糊涂是吧。有人亲眼见到小丫和你一起走的,结果一个多时辰都没回家,不是你把她弄没了,她会去哪?”

    看着苏子恒一双欲择人而噬的眼神,张六指知道自己如果说出来,肯定没自己的好果子吃。就想打死不承认,他不相信苏子恒不过一介书生,难道还真的敢杀人不成?

    只要躲过今天这一劫,明天就立刻远走高飞,再也不出现在西宁城,甚至连凉州都不待。反正大夏那么大,去哪里不是一样混日子?

    苏子恒见他抱头装死,冷哼道:“好!你装死是不是?今天我就真得打死你。”

    回过头,对宋家的一名家丁说道:“这位兄弟,麻烦手上木棍借我一用。”

    那名宋家家丁急忙将木棍递给他,口中称道:“苏公子,万万不可如此称呼。直接叫小的宋三就是。”

    宋三刚才一路可是亲眼看见,亲耳听到自家公子和苏子恒称兄道弟,要是自己也和他称兄道弟的话,那岂不是乱了规矩,回去可是要被公子责罚的。

    宋建才拦住了苏子恒,随口说道:“苏公子,这等粗活交给我们兄弟来办,你在旁边瞧好了。对待这种泼皮无赖,我们衙门的人经验可是丰富的很。”

    说完,一棍子敲在张六指身上最脆弱的关节位置,疼的他大声呼痛,在地上直打滚。

    可是宋建才等几个衙役丝毫没理会他,拼命往他身上招呼,不一会,张六指就痛的受不了,大声喊道:“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