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0章 小丫失踪了

时间:2017-12-27作者:庄子鱼

    经过一刻多钟时间,苏子恒才凭记忆,一路艰难的寻回了自己所住的院子。西市大街实在太过庞大,里面的小巷弄堂又太多,最关键还是建筑模式太相像。

    要不是苏子恒还记得自己出来时弄堂路口的名称,恐怕他还真回不去了。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路上行人渐渐稀少。虽然还未到宵禁时间,一般人也很少在外逗留,最主要是怕不安全。

    黑夜下的西宁城不像白天那样祥和,各种隐藏在黑暗下的蛇虫鼠蚁们开始活动起来。西宁乃是西凉第一大城,从西域过来经商的人很多,还有各个地方前来讨生活的人,可以说是鱼龙混杂。

    普通家庭的良民,无事都尽量在家中,有事也会多叫上几个人一起行动。若是落单,轻则会被敲诈勒索一顿,重则恐怕还会丢失性命。

    对于黑暗下发生的案件,就算苦主报官。官府也是能拖则拖,能避则避。除非案件实在过大,比如说杀人放火,引起反响太大。衙门才会派人追查。

    像那种丢点钱,被人打了一顿的小案件,衙门是不会给予理会。官府也知道,自己没能力将治下的泼皮无赖们全部杜绝。若是不让他们在晚上发泄出来,那么白天就容易出事。

    与其如此,还不如派人告诫那些混混头目一声,让他们白天安分守已些,晚上则由他们闹腾。

    ……

    ……

    敲开了自家院门,张婉清举着一盏油灯,借着朦胧的微光,问清楚敲门的是苏子恒后,这才给他打开了院门。

    开门后,张婉清看了眼独身一人的苏子恒,疑惑不解的问道:“小叔,怎么就你一个人,小丫呢?”

    苏子恒一愣,“小丫还没回来吗?我记得申时四刻时,她便说要回来通知嫂嫂我晚上不回来吃饭。现在都已经过了戌时,按理说应该早就到家了啊。”

    张婉清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慌张道:“可,可是一直都没见她回来啊。从晌午开始,我就一直在屋内织布,若是小丫回来了,我不可能看不见的。”

    苏子恒皱眉道:“会不会小丫贪玩,去哪个朋友家了?”

    张婉清道:“不会的,我们一家搬来西宁也不过一年时间。和左邻右舍并不太熟悉,小丫更没认识什么玩的好的伙伴。再说小丫很懂事,若是去别人家里,也会通知我一声才对。”

    仿佛想起了什么惊惧的事情,张婉清一把抓住苏子恒的衣袖,面色惶恐,颤声道:“小叔,会不会小丫她出什么事了?”

    苏子恒急忙安慰道:“嫂嫂,切莫担心,不会有事的。”

    接着他想起了什么,快速说道:“当时我记得有人陪小丫一起回来,我现在就去问问他。嫂嫂你且在家等我消息。”

    说完,苏子恒转身就欲走。不料张婉清一把拉住他,面色坚毅,语气坚定道:“小叔,奴家和你一道去。”

    苏子恒看了她瘦弱的身躯一眼,颇为担心道:“嫂嫂,你今天在家中操劳一天,不如好生歇息。我保证一定把小丫找回来。”

    张婉清摇了摇头,“小叔,你伤势未愈,对西市肯定没有熟悉。有奴家带路,或许能快一些。”

    时间就是生命,在这种关键时刻,自然是越快找到小丫越好。

    苏子恒点点头,飞快的将宋建明家的地址报给了张婉清。果然如此她自己说的那样,一听地址,她便知道位于哪个个位置,快步就朝前走去。

    “等等,嫂嫂。”苏子恒急忙喊住了她,“嫂嫂莫急,我们先打上灯笼,油灯容易被风吹灭。现在天色已暗,没有灯笼可找不到路。”

    “啊……多亏小叔提醒,是奴家太心急了。小叔稍等片刻,奴家这就去偏房取来灯笼。”

    点上灯笼后,因为有外面一层白纸遮挡,风无法吹到里面的蜡烛,锁好房门后,两人来到宋建明家。

    宋家虽然比不上赵家那般富裕,也算富庶之家,有一个门房在看守大门。

    苏子恒塞了几个铜钱给门房,说有急事找宋建明,让他尽快通报一声。得了苏子恒的好处,门房做事挺积极,一路小跑着进去通禀了宋建明。

    宋建明一听苏子恒有急事找自己,赶紧从书房出来。到了门口,见到苏子恒后,忙拱手行了一礼,问道:“贤弟,听说你有事找愚兄,不知何事?不如随愚兄进去,坐下再慢慢说。”

    苏子恒摇头道:“小弟身有要事,就不进去坐了,改天有时间再登门拜访。今日小弟来,是想冒昧问一句,下午在暖香阁时,令书童说送小妹回家,不知可有送到?”

    宋建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安说他送令妹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令妹的父亲,就没有再送了。怎么,莫非令妹没回家吗?”

    苏子恒焦急道:“是的,从申时四刻到现在戌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小妹还尚未归家。我嫂嫂也说在家中没见她回来过。因此冒昧上门打扰。”

    宋建明闻言脸色一变,忙道:“贤弟切莫着急,愚兄这就找小安过来问个清楚。”

    说完,他吩咐门房去宅内将小安喊了出来,又将苏子恒的话问了小安一遍。

    小安肯定说道,亲眼见小丫和她爹爹一起离去。并且还将张六指的外貌描述了一下。经过张婉清判断,小安说的那个人也的确就是她的父亲张六指。

    苏子恒这才放下心来,对张婉清安慰道:“嫂嫂,既然是小丫爹爹将她接走,应该没什么事情,或许她一会就回去了。”

    不料张婉清脸色愈发难看,猛地摇头道:“小丫肯定有危险了,我们赶紧去找她。”

    苏子恒不解道:“这是为何?”

    张婉清解释道:“我那爹爹根本就是个无赖子,平时吃喝嫖赌,还好赌博酗酒。他又没有一份正经工作,靠的都是坑蒙拐骗偷。因此我一直都不许小丫和他太近,他平日除了找小丫和我要钱时,根本不会想到我们。”

    苏子恒心里咯噔一下,如此说来,小丫和他一起走了,还真是凶多吉少。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将小丫找回来啊。对了,嫂嫂,你知道你爹爹平时经常去的地方是哪里吗?”

    怪不得苏子恒那么急切,对于那种人渣父亲,他前世当老师是也遇到过一个。那个人渣父亲吸毒上瘾,竟然将自己的女儿也拉下水,让自己女儿出卖自己身体换钱供他吸毒,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最后生生逼的自己女儿跳楼自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