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8章 再赚一笔

时间:2017-12-26作者:庄子鱼

    半晌,纪小小才从这新奇的舞台表演形式中晃过神来,这是她以前从来都闻所未闻的。可是当她看完苏子恒所写的歌词时,略微皱了皱眉。

    “子恒兄,小小刚才听完你说的白狐的故事,心下倒是挺动容。只是,你这词……?”

    说到这里,纪小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要知道眼前的这位可是写出这样千古绝唱的七夕词来的才子,按理说应该不是文笔不行,写不出来才对。

    这里面定然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因数,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词的意境倒是挺美的。

    “只是这词太过直白、通俗易懂,且毫无词牌韵律,对吧?”苏子恒轻轻一笑。

    纪小小连忙点头道:“没错,正是这样。此词小小以前从未见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唱啊?”

    纪小小脸上显得有点难为情和尴尬,作为暖香阁的头牌。自恃无论弹琴还是唱曲,都丝毫不逊色于别人的她,居然不会唱这首词,怎不让她自觉丢脸。

    苏子恒呵呵笑道:“这要用一种新的唱法才能唱出来,和以前词曲不同,因此小小姑娘不必自愧。”

    纪小小的眼睛腾得一下就亮了,这是开创了新词牌了?要知道现在流传下来的词牌名,少的都有几十年历史,长的更是好几百年。

    近几年来,根本没听说过谁创作出了新词牌,苏子恒这是要逆天啊。

    纪小小眨巴着大眼睛,“子恒兄果然大才,还望子恒兄不吝赐教。”

    那火热的目光简直要将苏子恒融化,他可不知道纪小小心中所想。一个新的词牌哪里是那么容易开创的,尤其是能传扬出去的词牌,哪个不是历经多年的转变,或是沉浸词曲几十年的大家才敢做的事。

    若说前世那流行歌词也叫词牌的话,那真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至少苏子恒就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

    他略微不好意思的偏过点头,轻咳道:“小小姑娘,在下不懂谱曲,因此无法将曲谱记录给你。我便将此歌唱与小小姑娘听。”

    说完,苏子恒便按照记忆中的曲调轻唱起来。这是他在学生时代最爱的一首歌,对于的曲调自然异常熟悉,一张嘴,那凄婉忧伤的歌声便萦绕在房间中,回荡在众人的耳畔。

    苏子恒唱起这熟悉的歌,回想起前世点点滴滴的生活,愈发沉浸在其中,唱的更是投入和用心。渐渐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仿佛就像当初在ktv中,专心致志的唱做歌。

    纪小小则是听一次听到这样的歌曲,和她以往所学一点都不一样,但是却感觉意外的好听。原本还觉得直白的歌词,现在听在耳中,竟是异样的享受。

    听着听着,她便忍不住随着苏子恒唱的调子轻轻哼了起来。

    花娘能成为暖香阁的老鸨,欣赏水平自然也是有的。作为一名青楼出身的女子,能爬到老鸨这个位子上,要说她没点眼光,那绝对是说不过去。

    她开始琢磨着这种新式的唱法,是否真的值得两百两银子?想了一会,她终于忍不住承认,第一次听这歌曲的人,还是很容易被吸引住。

    要是小小姑娘用这首新词去参加七夕花魁赛,定然能吸引住不少的目光。没准还真能夺得花魁,就算万一失败,这首也能给暖香阁带来不少的关注。

    ……

    ……

    “咦?这是什么曲子,为何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少路过纪小小闺房的人,都被里面传出来的新奇的歌曲所吸引,纷纷驻足倾听。

    仲轻寒和姬道韫两人看完了表演后,正携手从厢房内走出,意外听到这首。两人相视对望一眼,听了片刻,等到里面的歌声渐弱,才重新迈步向前。

    “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还会唱曲?”仲轻寒二人亲眼见到苏子恒进入纪小小的闺房,刚才路过时,里面传出来的也是一个男子声音,十有八九定是苏子恒。

    姬道韫点头附和道:“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老师曾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果然很有道理。”

    仲轻寒接着问道:“敢问姬学姐,接下来有何打算?”

    姬道韫道:“应该是先上大夏京城,然后回转东魏,等拜见过高堂之后,游历天下。”

    仲轻寒点点头,“那小妹在这里恭祝姬学姐一路平安。”

    “谢过轻寒吉言,你也要多保重身体。”看了仲轻寒虚弱的身体,姬道韫忍不住叮嘱一句。

    两人都知道,或许这一别之后,今夕陌路。

    这天下太大,靠双脚去丈量,那将会是一辈子的事情!

    ……

    ……

    “如此,小小姑娘可听清楚了?”一首歌唱罢,苏子恒问道。

    纪小小闭上眼睛,沉思片刻,开口说道:“大致已经了解,只是还有点小地方还需要子恒兄解惑。”

    说着,她将自己还有些没弄懂的地方都问了出来。

    能解答的,苏子恒也尽量给她回答了。实在自己都不懂的,就让她慢慢琢磨。

    “子恒兄,这歌曲的新式唱法果然有趣,和小小以前所学大相径庭,但也不算难学。只是子恒兄所说得舞台表演方面,又当如何去做?”纪小小就像一个好学的学生,孜孜不倦向苏子恒讨教。

    苏子恒笑眯眯道:“既然小小姑娘觉得还不错,那不知那二百两银子,花娘可是愿给在下了?”

    不给钱,就想从我这里套走一切,哪里有那么好的事?先前给你们唱了首歌,也算给出了自己的诚意。你们要是觉得可以,行!付了钱我们接着谈。

    你们若是觉得不行,那就拉倒,就当我刚才白唱了。接下来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花娘看了纪小小一眼,见她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便将手上的那二百两银票递了过去,“苏公子,这二百两银票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要是我们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你可得随时指正。”

    苏子恒接过银票,用手指弹了弹,笑道:“好说,好说!花妈妈你们要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随传随到。直到你们完全练熟为止。”

    纪小小道:“子恒兄,接下来是不是可以继续说了?”

    苏子恒嘿嘿一笑,接着和她谈了下去。对于歌舞剧,苏子恒自然是不甚了解,但是的mv,前世的他可是看过不少版本。

    他便选取了一个mv版本的剧情故事,对纪小小讲解下去。无非就是选两个角色,一个扮演书生,一个扮演白狐。将整个故事表演完即可,舞台边再安排几个人伴奏,中间穿插着唱歌。

    一幕歌舞剧就此出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