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7章 白狐

时间:2017-12-25作者:庄子鱼

    纪小小一曲唱吧,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好词!好曲!好琴!”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写的真是太好了,当浮一大白。”有人拍桌子,端起酒杯连连痛饮三杯。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唉,想当初……”这是有故事的人发出的感慨。

    “……”

    宋建明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坐着的苏子恒,不敢置信的问道:“贤弟,刚才那首词可是你刚才所作?”

    苏子恒装出一副云淡风轻样子,“妙手偶得之。”

    宋建明竖起大拇指,“贤弟大才,愚兄敬你一杯。”也不管自己杯中只是杯花茶,对着苏子恒一饮而尽。

    今天他实在太痛快了,没想到自己这位苏贤弟不仅学业了得,小小年纪便考中秀才。就连诗词方面,也是丝毫不逊色,等这首传出去后,定会被人扣上一个西宁才子名头。

    这不,无需等到日后,邻座就有人举着酒杯过来套近乎。他们可是亲眼看见众目睽睽之下,苏子恒如何长身而起,在花娘几乎绝望之下,力挽狂澜,写出了这首七夕的千古绝词。

    就这一点,就够他们日后吹嘘的了。

    ……

    ……

    二楼的各个厢房内。

    仲轻寒惊讶的看着纪小小唱完最后一句“便胜却人间无数”,忽然笑了起来,“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没想到在这小小西宁,竟然还有这样一位年轻才子。”

    姬道韫幽幽说道:“别忘了,刚才此人可是给你说了不少好话。日后有机会,可以顺手提携一下。”

    仲轻寒嘿嘿一笑,“姬学姐真会开玩笑,我提携他一下?你是想让他日后在西宁城寸步难行吗。”

    ……

    许博瀚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口里兀自嘟囔:“特娘的,这小子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搭上了纪小小。我可是来了暖香阁几次,都无缘一进啊。”

    李浩邦看着苏子恒身侧的宋建明,眉间一片阴郁。

    只有司空伦摇了摇杯中酒,淡然道:“在大夏,会做一首好词有何用?”

    ……

    永宁公主端坐在酒桌之前,低声吟诵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呵,这大夏果然才子众多,难怪会视我蒙元为番邦蛮夷。”

    “达鲁花赤,去查查他的底细,或许日后用的着。”

    “是!公主。奴才这便去办。”

    说着达鲁花赤一挥手,从边上走上一名护卫。达鲁花赤低声吩咐几句,就见那护卫应了一声,转身退出厢房。

    ……

    ……

    “这位公子,这边有请。”

    纪小小刚刚表演结束,就吩咐侍女又将苏子恒请了过去。刚才听他说起歌舞剧,才说了个开头就没下文,让她心里很是不痛快。

    苏子恒看了眼宋建明,见他毫不在意说道:“贤弟尽管前去,不用在乎愚兄。”

    苏子恒道:“既然如此,那小弟明日再上门叨唠。”

    倒不是苏子恒重色轻友,而是他想看看能不能从暖香阁花娘手上再搞到一些银两。在不熟悉的地方,自然钱越多越好办事。

    宋建明将自己住的地方告诉了苏子恒,领着小安回转家中去。今天对他来说实在收获太多了,结识了一位才子,还看到了纪小小的表演。

    跟随着纪小小的侍女,苏子恒又重新来到了纪小小的闺房。

    “子恒兄请坐,小桃红,去泡壶好茶过来。不要花茶,要上好的云雾毛尖。”纪小小对自己的侍女吩咐道。

    “是小姐,奴婢知晓。”

    纪小小兴趣盎然道:“子恒兄,现在你可以给小小详细讲解何为歌舞剧了吗?”

    苏子恒瞄了她一眼,竖起两根手指道:“两百两。”

    纪小小一愣,“什么?”

    “两百两银子,我就告诉你一出歌舞剧,包括一首新式的词曲和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

    纪小小无语了看了他一眼,这活脱脱就是个贪财鬼,哪里有一点才子风范?

    平时多少人愿意出钱和自己探讨琴棋书画,他倒好,白白给了他机会,不珍惜,还一个劲和自己狮子大开口。

    要不是看他有点真才实学,真想把他赶出门去。可是想到今年的七夕花魁赛,还有已经到来的蒙元和亲队伍。

    今年或许就是自己能参加的最后一届花魁赛了,若是不能拿到一个花魁的称号,纪小小总感觉自己不甘心。

    “反正也是暖香阁出钱,不管了,只要拿到花魁称号就行。这样才方便公主殿下后续执行任务。”

    想到这里,纪小小冷哼道:“两百两就两百两,可是你若是胆敢随便拿个什么不上档次东西糊弄我,后果你心里有数。”

    苏子恒笑眯眯道:“不敢!”

    等花娘拿着两百两银票进来时,也是一脸的不爽,这小子真是太可恶,比自己还贪心。要知道花魁赛夺魁之后,朝廷的奖金也不过一千两银子。

    这一千两还得分给纪小小一大部分,自己暖香阁也落不到多少银子。

    这小子还没等比赛开始,就先从自己手中赚走了三百两,真是太让人肉疼了!

    花娘从怀里取出那两百两的银票,在苏子恒面前晃了晃,在他伸过手之前,又快速收了回去,“苏公子,想要银票也不是不给,不得先给我们看货。”

    苏子恒苦笑一声,“也行!那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白狐’的故事。”

    “讲故事?”纪小小和花娘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苏子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话说从前,有一名书生进京赶考的路上,夜宿荒山野庙时,救了一只被猎人追赶的白狐。”

    “一千年后,这只白狐修炼成人。为了报答那位书生的救命之恩,白狐找到了千年轮回后的书生。”

    “白狐化为一个侍女,给书生红袖添香,陪他十年寒窗苦读,最后爱上了书生。”

    “……”

    “书生进京赶考,高中状元,被皇上赐婚公主。而白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爱的人离自己而去。”

    故事讲完后,纪小小和花娘两人都有些动容。凄婉的爱情故事总能感动人,尤其是女人,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平民之女,亦或是红尘姑娘。

    末了,苏子恒拿起刚才写词的紫毫笔,又给纪小小写下了一首。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

    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

    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

    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

    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

    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

    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