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5章 歌舞剧

时间:2017-12-24作者:庄子鱼

    ,!

    就在苏子恒和花娘走后不久,宋建明的小书童小安快步走了进来。

    宋建明一愣,问道:“小安,你为何如此快就回来了,莫非没听本公子的话,将小丫送回家中?”

    小安急忙摆手道:“公子,小安可不敢违背您的命令。只是在大街上,小丫妹妹遇见了她的爹爹,同她爹爹一道走了,小的这才回转来的。”

    宋建明了然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罢了。你且安心坐下,自己随意吃点东西。”

    小安喜笑颜开道:“谢谢公子打赏。”

    ……

    ……

    二楼,纪小小闺房内。

    小小姑娘打量着苏子恒写下的每一笔一字,第一眼就被他那瘦金字体给惊艳了。这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一种字体,用笔畅快淋漓,锋芒毕露,富有傲骨之气,如同断金割玉一般。

    “好字!”纪小小忍不住赞道。

    苏子恒笔走龙蛇,一挥而就,短短一篇,除了词牌名之外,一个五十六个字。

    在纪小泄在感叹他书法精妙之际,已是书写完毕。

    瘦金字体乃是前世北宋徽宗赵佶所创的一种字体,它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见风姿绰约处。因其笔画相对瘦硬,故笔法外露,可明显见到运转提顿等运笔痕迹,是一种风格相当独特的字体。

    苏子恒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习毛笔字,待初三那年初入门径之后,就喜欢上了瘦金字体。往后十几年时间沉浸在其中,自然小有得益。

    再加上秦观的这首,以前他也练习过不少次,这次提笔一气呵成,竟是他自我感觉最好的一次。

    苏子恒自得道:“小小姑娘,莫光顾着看字,最主要的词。”

    纪小小“呀”地一声,不好意思道:“抱歉,公子,实在是你的书法太好了。”

    苏子恒笑笑不语。

    纪小小这才打量起了这首词,看到开头两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还未有很深感触,也就一般般。

    待读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时,便心生一种悠然向往之态。真正让她动容的,却是最后那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只此一句,纪小小便认定它可为描写情爱诗词中的千古绝唱。也正是因为这句,使得这首七夕词有别于以往的哀怨、伤感之调。

    花娘在一旁默然看完了整首词,不知心里忽然想到什么往事,竟是有些怔怔出神。直到纪小小连呼她几声,她这才反应过来,“啊,小小,你刚才说什么?”

    纪小小第一次见花娘如此心不在焉,不过她也没多加理会,身在这样的欢场中,谁又没点不为人知的过往呢?

    “妈妈,我看这首就非常不错,这次七夕我们用它和教司坊一较高下。”小小姑娘欢快说道。

    花娘笑的脸上如同盛开的雏菊,连声应道:“好,好!小小你觉得可以就行。”

    这时一旁的苏子恒轻声咳嗽一声,“既然小小姑娘觉得还行,那么……”

    纪小小似笑非笑道:“这位公子放心,润笔费定然不会少了你。妈妈,麻烦给这位公子取一百两银票过来。”

    苏子恒干笑两声,倒不是他贪财,而是这一百两银子关系到他后续计划,由不得他不上心。

    纪小小将银票递给苏子恒时,忽然眼珠子一转,开口问道:“这位公子不知高姓大名?”

    苏子恒接过银票看了眼,见上面的确写着一百两字样,还有汇通钱庄戳印。他虽然没见过这个世界的银票长什么样子,却也不担心会被骗。

    苏子恒笑道:“小生苏哲,表字子恒。”

    纪小小又是盈盈一福,口中称道:“子恒兄安好,敢问子恒兄,小小这次花魁赛可能夺魁?”

    “这个……?”苏子恒挠挠后脑,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啊。要说能的话,自己又没见过她的表演,更没见过另外几家的当红姑娘表演,如何确定仅凭一首就能夺魁?

    可若说不行,那更不好。别人花了一百两银子,还不能夺魁的话,岂不是说这钱白花了?

    斟酌片刻,苏子恒这才说道:“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只要做到最好,那就可以了。”

    纪小小饶有兴致道:“那要如何才能做到最好呢?还望子恒兄不吝赐教,若是能保证小小夺得花魁,定有重谢。”

    苏子恒虽然没有看过往年的花魁赛,不知道它比赛形式如何。但根据他刚才坐在大厅内看到的舞台表演,想来各家青楼的红牌姑娘们都是上台弹唱词曲,再不然就是跳个舞蹈。

    凭借的就是各家姑娘们的弹唱舞蹈技艺,再加上她们出众的外貌吸引观众,里面可能和某位大才子作出的诗词有关系,一首好词可是能加不少分,这也是吸引那些自诩才子们观看比赛和评分的关键因数。

    才子佳人,风流韵事,自古皆然。

    想来,将声乐、诗歌和舞蹈结合的歌舞剧,在这个年代还未出现。否则刚才在下面,苏子恒就应该可以见过类似的表演。

    现在还是单打独斗的时代,戏曲或许出现了,但是那种戏班子表演和歌舞剧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就像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一样。

    想到这里,苏子恒问道:“不知小小姑娘可听过歌舞剧?”

    纪小忻奇问道:“何为歌舞剧?”

    “歌舞剧,是将音乐、戏剧、诗词、舞蹈、舞台美术等融为一体的综合性艺术,通常由咏叹调、宣叙调、重唱、合唱、序曲、间奏曲、舞蹈场面等组成。”

    看到纪小型花娘两人一脸懵逼的表情,苏子恒叹了口气,换了个方式解释道:“简单点说,就是一种高雅一点的戏曲。”

    “在舞台上,有人专门弹奏乐器,然后将一个故事用歌唱和舞蹈的方式表演出来。通常呢,根据故事的复杂程度,由两个人或更多的人一起表演的方式,就叫歌舞剧。”

    反正她们也不懂什么叫歌舞剧,苏子恒开始根据自己的理解胡乱解释。

    纪小小不解的问道:“那这个和戏曲有什么不同?就是一个人多一个人少一点而已啊。”

    苏子恒道:“当然有区别,戏曲的表演形式比较固定,它的唱腔和舞蹈动作都有一套程式化的规范动作,不能随意表演。而我说的这个则要自由许多,不需要专业化学习也可以。”

    纪小小道:“子恒兄能简单说明一下吗?”

    这时花娘在旁忽然插嘴道:“小小,马上要轮到你表演了,要不等表演结束后,再向苏公子讨教。否则我怕下面的那群大老爷们要闹翻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