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4章 纤云弄巧

时间:2017-12-24作者:庄子鱼

    ,!

    “问欢情几许?早收拾、新愁重织。”

    “恨人间、会少离多,万古千秋今夕。”

    “张大人果然大才,若是出身京城或江南,恐怕早就闻名大夏了。”

    “嗤,闻名大夏算甚?要我说,名动四国也并非不可能!”有人在旁鼓吹。

    “哎,话不能这样讲。当今四国,除了我大夏之外,蒙元虽然号称帝国,可也不过一群番邦蛮子,懂什么诗词之妙?也只配吹个胡笳,狼嚎几声而已。”

    “南周偏安一隅,虽是也传承诸子百圣绝学,却只知沉迷商道,整个国家都被一群商贾把持,就连学子身上都透着铜臭之味,又哪里写的出这样字字深情之作?”

    “倒是那东魏,原本还可以和我大夏抗衡一二,可惜深陷内乱之中。不仅五位皇子各自为政,就连国内民众也是纷纷揭竿而起,土匪山贼横行,将好好的一个国家搅得民不聊生。”

    “东魏整天忙于征战,哪里有心思举办诗会?稍有点名气的文人才子,都纷纷逃到我们大夏和南周去了。”

    “嘿,”有人在旁感叹道:“若非东魏内乱,陛下又怎敢放心北伐。就算现在东魏自己打的不可开交,陛下也丝毫不敢放松彭城督管职责。”

    “嘘!季兄,慎言!慎言!”立刻有人低声告诫。

    ……

    ……

    二楼厢房内,听到楼下众人议论纷纷之声,皆是表情不一。

    永宁公主伯雅伦听到楼下人群说蒙元帝国之人乃是番邦蛮子,俏脸神情一冷。尚未开口说话,就见一旁站立的护卫首领达鲁花赤双手握拳,捏的指节咯吱直响,脸色铁青,恨不得下去大杀一通。

    她冷冷开口道:“稍安勿躁,切莫自乱阵脚。”

    “是!公主殿下。”达鲁花赤松开手掌,沉声应道。

    ……

    ……

    司空伦嗤笑一声,神情不屑道:“就凭尔等无知小民,也敢妄议国事。”

    许博瀚和李浩邦等人坐在一旁,讪讪而笑,却是不敢接这话。

    ……

    ……

    仲轻寒玉掌轻轻捂住檀口,剧烈咳嗽数声,好一阵子,待缓过气来,才有意无意的问道:“姬学姐这次出任学宫行走,可是会回你东魏?”

    姬道韫沉默片刻,淡淡回答:“自然会回去一趟,自从我十三岁那年进入稷下学宫,已有九年不曾回过家了。”

    仲轻寒笑吟吟道:“想必姬学姐也没料到,原本能抗衡我大夏的东魏,现在竟然会群雄割据,四分五裂吧?”

    姬道韫淡然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轻寒你在学宫也求学三年,莫非连这个也看不清?”

    仲轻寒笑嘻嘻道:“我乃兵家传人,对天下大势不感兴趣,只要有战可打便足以。”

    姬道韫默然不语。

    ……

    ……

    花娘站在舞台上,见在座众人议论纷纷,或是赞叹张大人绝妙好词;或是感慨暖香阁今年运气不佳;又或是谈论当今各国局势。

    就是没人提笔写词,不由急了,“各位客官,各位大爷,莫非嫌弃奴家出的润笔费不高,为何没人出手相助小小一把?”

    直到连问三次,下面才有人回应道:“我说花妈妈,你就别再白费口舌了。非是我等不愿意相助小小姑娘,也非是花妈妈你出的润笔费低了,实在是我等没有信心能写出比张大人还要出彩的七夕词来。”

    花娘闻言愣住,跌足长叹道:“这可如何是好?原本我就说先不要拿出张大人的词来,可小小那死妮子不听,这下好了,连写词的人都没有了。难道这一次暖香阁又要屈居人下?老娘我实在不甘心。”

    正在此时,苏子恒长身而起,冲花娘拱手朗声道:“花妈妈,小生愿意一试。请问下,在哪里可以提供笔墨一用?”

    宋建明一怔,扯了下他的衣袖,低声问道:“贤弟,你可有把握?”

    苏子恒摇头道:“没有!不过就算写出来的诗词不如张大人,小弟似乎也没什么损失,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万一被小小姑娘看上,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

    宋建明一听也是这个理,便笑着说道:“那愚兄就静候佳音了。”

    花娘一见有人站出来,忙不迭说道:“这位公子请随奴家来,奴家直接带你前去小小闺中。”

    “什么?竟然可以去小小姑娘闺中作词,如此好事我刚才怎地没答应,这下真真亏大了。”顿时下面一片唉声叹气。

    这时也有人反应过来,做不出词又如何,拿不到那一百两润笔费又如何?这可是能单独见小小姑娘的好机会,竟然被自己错过,真是猪脑子。

    于是有人高声喊道:“花妈妈,小生此刻忽然词性大发,思潮泉涌,也做出了一首词来,敢问能否一同去小小闺中写下来?”

    “同问!同问!”

    “……”

    花娘此时已经领着苏子恒走到楼梯半路,见下面众人群情高涨,回身扭头,百媚横生,吐出两个字:“不行!”

    说罢不再理会那些心怀不轨之人,领着苏子恒来到纪小小门口,歉意一笑,“这位公子在门口稍等片刻,我进去看看小小那丫头是否方便?”

    苏子恒作了个请进的手势,笑道:“花妈妈请自便。”

    花娘进得门内,见纪小小已经梳妆打扮完毕,将刚才在下面发生的事情对她说了一番。

    其实刚才小小在窗户口看见刚才发生的事情,忙对花娘说道:“妈妈,还不快快请那位公子进来,我亲自给那位公子磨墨。”

    正所谓,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站出来,敢于写词和张野大人一较高下的人,想来都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人。

    纪小小平素最欣赏的就是这样有才华的公子哥。

    苏子恒进门后,第一眼就见到了西宁名妓纪小小。只见她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明眸皓齿,妩媚动人。

    “这位公子,小小这厢有礼了。”纪小小微微屈身,给苏子恒作揖。

    苏子恒忙回礼道:“小小姑娘不必客气,敢问小生现在可落笔?”

    纪小小点头道:“公子这边请。”说着,纪小小领着苏子恒来到书桌前,铺开一张雪白的宣纸,自己在旁精心研墨。

    苏子恒没料到自己竟然也能享受到纪小小素手调墨的待遇,想必要说出去,外面那些公子哥们定然会懊悔不已,哀叹没有把握机会。

    想到有趣处,他不由嘴角微微翘起。待苏小小停手,这才从笔架上拿起一支紫毫笔,轻轻捻开笔锋,蘸上纪小小新研,还透着墨香的墨汁。

    提笔落下,一手漂亮的瘦金字体跃然纸上,赏心悦目。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