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2章 重金悬赏

时间:2017-12-23作者:庄子鱼

    苏子恒并不知道,在他为仲轻寒辩解时,暖香阁二楼一间新支开窗户的厢房内,正有一双妙目深深的望了他一眼。

    一个略显中性的嗓音说道:“轻寒,没想到在这西宁城中,竟然还有一个懂你的人。”

    仲轻寒收回目光,嗤笑道:“我仲轻寒一生,何用他人评判。倒是姬学姐你,怎么舍得走出学宫了?”

    姬道韫轻轻把玩着手上白瓷茶杯,轻叹道:“就算我不说,以你的聪明才智,你还会猜不出来吗?”

    仲轻寒若有所思道:“莫非……和前段时间九星连珠事情有关?”

    姬道韫凤目露出赞许之色,“果然不愧为兵家传人,如此轻易便猜出了我此行目的。可惜啊,若不是轻寒你身受九阴绝脉拖累,不能习武,否则我这行走职位,恐怕就是轻寒你的了。”

    仲轻寒闻言惊讶道:“姬学姐你竟然成为了稷下学宫这一代的行走?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学宫已经有两百年没有派出行走出山了吧?”

    姬道韫点了点头,道:“若不是这次九星连珠影响巨大,学宫众位祭酒们也不可能同意派出行走出山,要知道,这可是会引起众多国主的忌惮。”

    迟疑片刻,仲轻寒忽地问道:“姬学姐,‘九星连珠,百圣出’,你真的相信这句话吗?”

    姬道韫不解的看了她一眼,疑惑问道:“稷下学宫秘史,你在学宫时又不是没看过。关于学宫和诸子百圣的来历,你还有什么怀疑的地方?”

    仲轻寒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学宫和诸子百圣的来历,否则千年前这还是一片菇毛饮血的大荒世界,哪里能出现如此繁荣景象。只是这次的九星连珠,也会像千年前那次秘史记载的那样,又有新的百圣出现吗?”

    沉默……许久之后,才听到厢房内传来一个幽幽声音:

    “我也不知道,这恐怕就是学宫派出行走的原因吧!”

    ……

    ……

    同样是二楼的一处较为僻静的厢房内,一张红木圆桌上摆放着几碟精致的下酒菜,一个风姿卓越的贵公子端坐在桌前,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琉璃酒杯。

    在他四周守卫的,赫然是之前苏子恒在西市大街上看到,策马狂奔的几个蒙元人。

    从仲轻寒走进暖香阁开始,那名身穿白色丝绸袍的汉子就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目光中丝毫不掩饰恨之入骨的眼色。

    待仲轻寒上到二楼,他注视不到的位置,这才收回目光,回转圆桌旁,单膝跪下,冲那贵公子请愿道:“公主,属下愿为我蒙元冤死的六万军士诛杀那仲魔女!”

    永宁公主伯雅伦眯着双眼,看着他不说话。直到那护卫首领冷汗涔涔,双膝跪倒,五体投地,她这才漠然道:“不要自作主张,别忘了我们此行目的。若是稍有差池,你万死难辞其罪。”

    “是!公主殿下,属下知错。”那首领惶恐回答。

    “纪小小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一会等表演完毕后,让她来见我。”

    “是!”

    ……

    ……

    暖香阁门外,飞奔进了一个小厮,手里还拿着张宣纸,边跑边大声喊道:“教司坊那边又出新词了。”

    “快拿来给老娘看看。”站在门口的花娘劈手夺过了那小厮手中的宣纸,快速的看了一遍,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拿上那张写有新词的宣纸,匆匆跑到了纪小小房间,砰得把门关上,将宣纸递给了正在梳妆打扮,准备上台表演的纪小小手中,“小小,你先看看这首教司坊那边新出的词,这次能不能胜过教司坊的弄玉,就看我们暖香阁这边能不能拿出胜过这首词的诗词来了。”

    纪小小接过了那张洁白的宣纸,只见上面用小楷端正的写着几个字,按照夺锦标的曲调,她一字一句的低唱道:

    “凉月横舟,银横浸练,万里秋容如拭。

    冉冉鸾骖鹤驭,桥倚高寒,鹊飞空碧。

    问欢情几许,早收拾、新愁重织。

    怅人间、会少离多,万古千秋今夕。

    谁念文园病客,夜色沉沉,独抱一天岑寂。

    忍记穿针亭榭,金鸭香寒,玉徽尘积。

    凭新凉半枕,又依稀、行云消息。

    听窗前、泪雨潇潇,梦里檐声犹滴。”

    声声幽怨,字字入情。一曲唱吧,纪小小放下手中的宣纸,无限感慨道:“这又是张大人的新词吧?果然不愧是西凉第一才子,有此珠玉在前,今年恐怕又要输给教司坊了。”

    从拿到这首词起,花娘的脸色就一直没好过,忿恨道:“他们这是作弊,每年都是张大人他们给教司坊作词,也没看他们帮我们做一首。”

    纪小小苦笑道:“妈妈,你这话就有失偏颇了。教司坊本就是官府所营,那张大人乃是官府中人,为教司坊作词也没什么不可。”

    花娘叹气道:“只是这样一来,我们暖香阁又要屈居人下了。”

    纪小小俏眸横波流转,忽地轻笑道:“那倒未必,只看妈妈你舍不舍得出钱。”

    “此话怎讲?”

    “妈妈你莫非忘记了,去年倚翠楼重金前往江南,找柳大学士专门填词一首。若不是倚翠楼的姑娘技艺功底稍逊一筹,去年我们暖香阁恐怕连第二都保不住。今年可是听说倚翠楼找来了一位具有西域风情的绝色女子,打算争夺花魁。”

    花娘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似乎被纪小小说的有些心动,输给教司坊无所谓,反正历年来一直都被教司坊压在下面。可若是输给了倚翠楼,花娘的面子上就过不去了。

    更何况,她害怕一旦真如纪小小猜测的那样,今年倚翠楼的赛金花夺得花魁赛的魁首,日后恐怕来暖香阁捧场的大老爷们就都会纷纷投奔倚翠楼去。

    再则,她花娘虽然干的是勾栏的营生,可也是有追求的,她也想让暖香阁成为西宁第一青楼。

    想到这里,花娘砰的一下拍在桌子上,豪气干云道:“好!今年老娘我也豁出去了,不就是些许银两吗,他倚翠楼出的起,我暖香阁还出不起吗?”

    “一会老娘就吩咐下去,只要有人写出一首好词,妈妈我愿意出一百两银子。若是最后夺得了魁首,赏金再翻倍。”

    纪小小眼神闪了闪,“妈妈,记得将这首词一并带去,若是没有比这首词好的,也就没必要要了。”

    花娘一愣,随即笑道:“还是小小你机灵,你且在这安心准备,后面的事情交给妈妈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