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7章 读书人的事,怎么算抄袭呢?

时间:2017-12-23作者:庄子鱼

    九星连珠苏子恒可以视作难得一见的星象,没亲眼见到有点遗憾。但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圣人”一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圣人”有何特殊之处,为何“圣人出”会导致民不聊生?

    苏子恒好奇问道:“这‘圣人’莫不是都像孔孟那般的圣人?按理来说,圣人出世,应该是好事,为何宋兄还会由此担忧?”

    宋建明心道,这苏子恒虽然年少聪颖,在学业上有所见长,毕竟年龄还小,见识不够广,再加上听说他出身平民之家,许多内幕消息也不太清楚。

    宋建明摇头道:“贤弟有所不知,无论是文圣还是武圣,只要封圣,那势必就是震惊天下大事。你以为这‘圣人’是如此好封的?那个‘圣人’背后不踏着累累尸骨,才能登上‘圣位’。”

    苏子恒叹道:“莫非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宋建明啪的击掌,称赞道:“贤弟你这句形容的好,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想到贤弟在诗文上还有此惊人成就,只是听上去,这似乎是一残句,不知贤弟可有全诗啊?”

    苏子恒摇了摇头,“小弟也是从书本上看来的,上面只记载了一句,至于全诗倒是缘悭一面。”

    宋建明饶有兴趣问道:“不知是什么书,有机会愚兄也去瞧瞧。”

    苏子恒张了张嘴,这不过是他随口一句,哪里真有这本书,苦笑道:“宋兄实在抱歉,那书本的名字小弟实在想不起来了。”

    宋建明意外的看了苏子恒一眼,也不知他是真忘了,还是不想说。不过他也不甚在意,正好到达了目的地。宋建明拉着苏子恒的手,大步跨进。

    刚才一路上苏子恒只顾着向宋建明打听消息,无暇分心旁顾,尚未看清门口的牌匾,便被宋建明拉了进去。无奈之下,苦笑道:“宋兄莫急,小弟都还不清楚此是何地?”

    宋建明还未答话,一旁的小丫却嘟着嘴道:“小叔真不要脸,居然到这样的地方来,回去我定要告诉姐姐。”

    一听这话,苏子恒再看楼内的许多姑娘们一身清凉的衣着,打扮的花枝招展,妩媚动人,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场所?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在现代,虽然没有青楼,但是类似的会所,他也曾光顾过几次。

    苏子恒停下了脚步,“宋兄为何带小弟来此?”

    倒不是他自命清高,实在是囊中羞涩。看这青楼的装修金碧辉煌样子,也知道这是一个高档场所。苏子恒现在连房租都快付不起的人,哪里有钱在这里消费?

    宋建明见他局促之态,还以为他年纪小,脸皮薄,哈哈笑道:“贤弟想必是第一次来暖香阁吧?俗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贤弟考中了秀才,也算有功名之士。来这里也可称得上是风流韵事,不需有心里压力。”

    苏子恒仍旧停步不前,委婉解释道:“宋兄,非是小弟对这里有偏见。实在是囊中羞涩,因为小弟的病情,家中已是费资颇高,甚至可以说变卖了家中许多资产。不瞒宋兄所言,小弟今趟出门,就是想看看有无赚钱的法子,毕竟小弟的失魂症还要继续医治下去,总不好日后就这样浑浑沌沌度日。”

    宋建明讶然道:“既然贤弟如此说,原本愚兄不好再劝。可贤弟刚才说想赚钱的法子,眼下却正是个好机会。”

    苏子恒不明所以,“愿闻其详。”

    宋建明道:“这暖香阁,原本晚间最是热闹,平素这午时都不会开门迎客。只是这段时日,不是马上要七夕了麽,西宁城内即将举行七夕花魁赛。由西宁城的众多大小青楼派遣当家的红牌,去争夺那花魁名号。”

    苏子恒不解道:“这和小弟又有和关系?”

    宋建明面脸堆笑道:“原本和贤弟关系是不大,可是我刚才和贤弟一番相谈,见贤弟才思敏捷,哪怕患有失魂症,对诗句依旧不小天赋……”

    苏子恒听到这里,心里苦笑一声,看来宋建明对自己刚才无意中说出去的那半句诗,还是耿耿于怀,并没有相信自己的解释。

    “……既然贤弟精于诗词,眼下就是个大好机会。这花魁赛一共要连赛好几轮,青楼的红牌们自然不可能只表演一个节目。如果贤弟能写出几首绝妙好诗词,还愁那些红牌们会吝惜润笔费吗?”

    苏子恒闻言一怔,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要说这绝妙好诗词,自己虽然不会写,但是不妨碍自己背的多啊。身为一名高中的语文老师,要说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全部背了下来,那自然是吹牛皮,但是里面绝大部分经典诗词,自己还是都烂熟于心。

    以前自己看历史穿越文,对里面主角剽窃先贤们的绝妙好诗词,用于装逼打脸时,心里还是挺窃喜,暗爽的很。

    苏子恒此刻虽然没有装逼的想法,但是能用它们换点银两,完成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他倒也不在乎多抄袭几首出来,他不是精神有洁癖的人,为人也不迂腐,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再说抄几首诗词,也没有必要上纲上线的。再则话又说回来了,读书人的事,怎么算抄袭呢?自己这也算给先贤们扬名了,苏子恒开始不要脸的想着。

    至于节操?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思及此处,苏子恒抬头看了宋建明一眼,迟疑道:“……那就一起进去?”

    宋建明哈哈笑道:“自当一同前往,就算今天贤弟无所出,也莫急,今儿这趟算愚兄请客。定不会让贤弟破费,只是一会若贤弟偶得佳句,可得让愚兄先饱眼福。”

    苏子恒拱手笑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就算宋建明不要求,苏子恒也会先让他过目。谁让自己才苏醒过来一天,对这个世界诗词大家并不熟悉,万一不小心抄袭了一首这个世界出现过的诗词,那岂不是丢人到姥姥家去了。

    自然是要宋建明先品鉴一番,确认不会撞车,才好卖出去。另外也可探探口风,好了解润笔费拿多少合适?自己肚里的诗词曲没一千也有几百首,档次自然不一,这真要拿来卖钱,肯定不能一出手就是千古绝句,否则有珠玉在前,其它档次稍差几筹的就卖不出去了,不符合利益最大化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