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5章 赵府

时间:2017-12-23作者:庄子鱼

    张婉清原本见苏子恒刚苏醒没多久,头上伤势未愈,开口劝说他几句,等身体好些再外出。

    奈何苏子恒下定了决心,眼瞅着没几天就到月底了,眼下还欠着吴婆二两多的房租没还,要是再拖延下去,月底恐怕真的就要被赶出去,到时候面子上就难堪了。

    更何况苏子恒想的不仅仅是还房租的事,他还想再多赚些钱,将白鹿书院重新买回来。当初为了给自己看病,张婉清走投无路之下,将白鹿书院给卖了。

    既然自己要重操旧业,势必要有一个可以教授学业的地点,那么原来的白鹿书院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恰好张婉清将白鹿书院卖给了赵家,这次自己可以上门一并咨询下,赎回白鹿书院需要多少银两,自己好早做打算。

    张婉清实在拗不过苏子恒,只好点头答应他的要求,可同样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外出,便吩咐小丫在一旁照料。

    苏子恒换上了一套白细布制成的圆领大袖襕衫,这是大夏王朝秀才学子们最常见的穿着。因头上伤势未愈,他便戴了顶帽子挡风。

    家中虽未有镜子,但看小丫和张婉清二人灼灼眼神,苏子恒料想自己这番打扮还是过的去。他笑了笑,招呼小丫一声,走出了院门。

    穿过一条狭长的弄堂,外面是一条宽阔的街道。苏子恒目测这街道宽有十米以上,和他穿越前去过的步行街没多少差距。

    街道两边建筑鳞次栉比,各种店铺罗列两旁,上面还悬挂着各种颜色和造型的招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擦踵,一副繁荣的景象。

    “没想到这街上挺热闹的。”苏子恒随口说了句。

    小丫在旁不住的点头道:“那是,西市大街可是西宁府最热闹的街市了。听说西域很多番邦的商人也在西市做买卖呢。”

    苏子恒漫步在西市大街上,打量着来往的行人,不时注意收集些信息,以便他对现在这个年代有个初步认识。

    苏子恒并没有去特意做调查,他可没忘记今天最重要的任务是去赵家,看能否将“它”找回来。

    赵家在西市上非常有名,都不用特意去打探,小丫就直接领着苏子恒前往赵家宅院。赵家宅院并没有位于西市大街上,而是在另外一条稍显僻静的弄堂中,和苏子恒现在居住的宅院类似,都避开了较为繁华的街市。

    相较于苏子恒居住的那狭长得弄堂,赵家宅院位于得弄堂就宽敞了好几倍。甚至比起西市大街也不遑多让,只是弄堂两侧都是宅院,不是商铺,因此稍显冷清。

    苏子恒看着面前雕栏画栋的大宅,朱红色的大门口摆着一对半人高的石狮子,看上去威武不凡。门梁上悬挂着一块描金门匾,上书“赵府”两字。

    苏子恒挑了挑眉毛,能住在这样豪宅里面的人,应该不仅仅只是个商贾的身份。在华夏的古代,再有钱的商贾也不敢逾制,大宅门口的石狮子可不是随便就敢乱摆放的。

    朱红色的大门紧闭,只有旁边的侧门开启。苏子恒领着小丫走向前去,来到门房位置,向看守大门的家丁道明了自己来意。

    那门房一见有位秀才公前来拜会自家大小姐,便请他稍等片刻,容他进去通报一声。很快,门房匆匆跑了进去,又匆匆跑了回来,说是老爷有请。

    在门房的带领下,苏子恒和小丫来到偏厅位置,见到了赵家老爷。见过礼后,苏子恒这才有机会打量眼前赵家这位主事老爷。

    只见他年龄约莫五十左右,看上去身形很消瘦,精神似乎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在和苏子恒说话过程中,还不住的咳嗽。也不知道他是偶感风寒,还是一贯如此。

    赵老爷身体虽然不太好,为人却很和善,和苏子恒聊天时也是口称秀才公,丝毫没有瞧不起人的样子。

    苏子恒对于这位救了自己一命之恩的赵家大小姐的父亲,也是恭敬的很。虽不至于曲意奉承,言词之中也是感激不已。

    总之两人是宾主尽欢,聊了会,苏子恒知道赵老爷的名讳唤作赵承文。也将自己的姓名告之了赵承文,顺便还给自己取了个字——子恒。

    苏哲苏子恒,这样一来,也不虞日后会意外说漏自己的名字,惹来别人的怀疑。

    苏子恒将自己的来意对赵承文说了一遍,也坦然告诉了他自己患失魂症之事,想问赵家大小姐在救自己时,有没有见到让自己受伤的物件?

    苏子恒问的很坦然,赵承文也没有怀疑。在这个年代,对失魂症的认识非常有限,认为人的魂魄由三魂七魄组成。失魂症顾名思义就是丢失了三魂七魄一部分,才会导致人散失记忆。而丢失的这部分魂魄,通常都是在受伤的地方,很有可能会附在让自己受伤的器物上。

    由此拿回让自己受伤的器物,再找一名得道高人,便可以为自己主持招魂仪式,寻找回自己丢失的魂魄。

    听完苏子恒的一番话,赵承文面有难色道:“苏秀才,实在抱歉。小女目前不在府上,老夫也不知她是否有见过秀才公所说之物?不过秀才公莫急,等小女回来后,老夫一定会仔细询问她一番。”

    苏子恒躬身行了一礼,“如此便多谢赵老爷了,请问下赵小姐大概何时能回府,小生到时再前来拜会?”

    赵承文随意摆手,笑笑,“秀才公无需如此客气,等小女回来后,老夫再派遣下人通知秀才公即可。”

    苏子恒也未多说什么,既然上次赵家大小姐能将受伤的自己送回家,那就说明她一定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苏子恒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小生便不多打扰,告辞!”

    赵承文原本还想多留他一会,刚准备开口,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好半晌才缓过气来。只见他虚弱的挥了挥手,面色苍白道:“老夫身体不适,倒也不好多留秀才公。我这便吩咐下人带秀才公出去。”

    说着,赵承文招手让在一旁伺候的婢女送了苏子恒和小丫出去。

    出得赵府,苏子恒回望了一眼那富丽堂皇的宅院,没想到自己今天运气那么背,赵家大小姐竟然外出不在府中。不过认识了赵老爷,也算和赵府搭上了关系,日后想赎回自家的白鹿书院,应该会简单许多。

    刚才在府中时,苏子恒就想询问赎回白鹿书院的事情,可是看赵承文身体不舒服,又不好意思因为这件事情打扰他休息。便打算等下次赵家大小姐回来时,再一并咨询,而那时自己应该也赚了点银两,心里也有底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