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3章 家徒四壁

时间:2017-12-23作者:庄子鱼

    由不得苏子恒作此猜想,实在是他所见所闻都让他不得不做次怀疑。好半晌,他才回过神,长长吐了口气。既然来了,就别考虑那么多,何况对历史颇为熟悉的他,除了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是夏朝之外,他还不记得有哪个历史时期的国号为夏。

    若说这个夏朝就是历史上的那个夏朝,苏子恒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相比那个比原始社会强不了多少的奴隶社会,别的不说,仅凭自己看到的《论语》和《春秋》,就足以证明这是春秋战国以后的朝代。

    鉴于手上资料不足,自己了解的信息有限,苏子恒也不好多做猜测。“还是先想个法子,去赵家询问下赵家大小姐有没有捡走了‘它’,若是没有的话,得问清楚她究竟在什么地方救的自己,然后再去事发地点找找看。”

    砰!砰!砰!

    门口又传来一阵缓重的敲门声,一个洪亮的声音透过单薄的木门传了进来,“苏秀才在家吗?”

    苏子恒一愣,心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有那么多人上门?算上一开始的郎中,这已经是第三波了。”

    他刚想走出去,忽然听到外面急促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一个警惕女童声音问道:“你是谁,找我家小叔有什么事吗?”

    门口那男子道:“我是虎子他爹,听说秀才公受伤了,特意从山里打了只狍子和几只野鸡、野兔,送给秀才公补补身子。”

    小丫透过门缝隙往外面瞧了一眼,只见一个身高八尺的壮汉,一身猎户短衣打扮,手上拎着一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狍子,地上还有几只不动弹的鸡兔。

    小丫脆生生道:“你先稍等会,我去问问我小叔。”说着,她蹬蹬蹬又跑回了堂屋,给她姐姐讲了一番。

    张婉清秀眉微蹙,本有心拒绝,又不好替小叔做主,便进得苏子恒房中,问了下他的意见。

    苏子恒问道:“嫂嫂,这虎子是谁?”

    张婉清面露忧色,“虎子是白鹿书院的学子……”看到苏子恒疑惑的表情,张婉清心内一揪,解释道:“白鹿书院是公公生前创办的私塾,除了公公之外,原本还有另外几名夫子,后来因公公故去后,陆续被别的私塾挖走,目前已是一散而空。”

    苏子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暗自吐槽道:“没想到自己那便宜老爹竟然还是民办学校的校长,可惜去的早,要不然自己也可以算得上校二代了。这可是校园偶像剧里面最吃香的职业,不管是主角还是反派必不可少的角色。”

    张婉清接着说道:“白鹿书院夫子走完后,众多学子无人教授学业,便纷纷退学。李虎据说是书院最有希望能考取秀才的学子,小叔你就是去他家劝说他暂时不要退学,先考取秀才再打算。谁料回来路上,竟然受此重伤。”

    苏子恒这才明白身体原主人受伤的原委,对原主人来说,可不是受伤那么简单,而是一命呜呼了。说起来也是自己的缘故,如此一来,自己算承了他一份情,日后也要担他一份责任。

    看了看眼前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子,苏子恒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想来李虎的爹就是听到自己受伤严重的消息,这才特意从山里打了些野味来看望自己。既然如此,那就快快请他进来一坐,正好谈谈李虎的事情。”苏子恒开口说完,吩咐小丫去将李虎父亲请进来。

    等小丫到门口一看,门前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了地上一只狍子和几只野鸡、野兔。小丫担心它们在门口会被街坊上的一些无赖盗走,独自一人艰难的将它们拖进院子,这才关上大门,给姐姐和小叔汇报此事。

    张婉清面有难色看了眼苏子恒,不知该如何处置?依她的本性,是不想收下这些野味,但家中就自己几人,小叔又身受重伤,根本无能为力将这些野味送回去。若放家中不管,现在天气炎热,不好好收拾一番,料想很容易腐烂。

    苏子恒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就先收下,等日后有机会再回报他们。”

    一听这话,小丫高兴的跳起来,拍手笑道:“太好了,姐姐,我们终于又可以吃肉了。”

    张婉清板脸道:“不许吃!”

    小丫小脸垮下来,闷闷不乐问道:“为什么不许吃啊?我已经许久没吃过肉了。”

    张婉清道:“现在家中条件困顿,这些野味我拿到集市上去问问,多少能卖几个钱。好留着交房租,否则就等着被吴婆赶出去。”

    小丫闻言,这才低头不再说话。

    苏子恒想起自己刚才隔窗相望的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太婆,问道:“嫂嫂,我们还欠多少房租?”

    张婉清掰着手指数道:“算上这个月一共欠三个月房租,原本房租是一月一付。可前几个月小叔考秀才,花了不少银子,便和吴婆说了下房租暂欠。吴婆见小叔考中了秀才,有心巴结我们家,一时间也未催我们交房租。”

    “原本打算等这个月缓过来,再将房租交清。谁知道前段时间小叔你又受此重伤,为了给小叔你看病,不仅前段时间积攒下来的积蓄花费一空,家中还变卖了许多物件,好不容易才将小叔你抢救过来,可房租却是交不上了。”

    苏子恒目光闪了下,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伤病,家中已是如此困顿潦倒。若是自己这次没醒过来,也不知道她们两人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虽然对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但想来也好不到哪去。

    别说在这个时代,哪怕在医学无比发达的现代,一个小康家庭,只要有一个人患了重病,基本上都会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都缓不过来。

    但是,现在既然自己已经醒过来,这种家庭的重担就应该由自己抗起来,而不是让两个女孩子承担。在苏子恒的眼里,张婉清虽然外表年龄比自己大,心理上却是小的太多。

    若是放现代,估计一个大学还未毕业,另一个小学都没毕业。这种养家糊口的事情,又怎么能让她们负责呢?

    苏子恒看了眼地上摆放的几样野味,淡淡的说道:“这些野味就留下来自家吃吧,既然我现在已经清醒过来,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嫂嫂和小丫你们不用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