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285 今天我必须带一个走

时间:2019-05-13作者:喜小悦

    沈思瑜呆愣的那一秒钟,顾安童已经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远处的任轻盈眉眼微微动了下,但很快她便调整了姿势,侧身看着远方,连眼尾的余光都没有给顾安童。

    可是任轻盈还是会用那尾光去扫顾安童,这女人长得真的很美,身材修长,香娇玉嫩的,整个面容即便憔悴,却还有着这个年纪最丰润的那种体态,可以看得出来,她过的很幸福。

    眼下,顾安童会走三步就跪一次。

    但是她每次下跪都会很慢很慢的弯腿,动作小心谨慎,显然她要护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她下跪,是为了被杜唯真带走的那三个孩子,而她却又不能以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为赌注,所以顾安童的每一步都动的很是紧张小心。

    任轻盈这些年早已经养成了铁石心肠,在她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心软这种词汇。

    她只是微微眯了下眼睛,便彻底的掉转头去,背在后背的手紧紧握着拳头。

    从大火里被杜云森救出之后,任轻盈曾经拜过无数个庙宇,有一位大师曾经和她说过,执念有时候便是心魔,执念不除,心魔便不会灭。

    任轻盈太清楚自己的执念是谁。

    也或者当初就是因为他,她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当年没有遇见他,她是否会自此成佛?

    不知道,人生根本就没有后悔的药,更没有可以回归的路,她已经走到这个死胡同了,而且也只能照着死胡同走下去。

    身后女人的声音渐渐近了,她听见顾安童微微喘息的声音,也听见她缓缓跪下后轻轻一叩首再起身的窸窣声。

    沈思瑜一直都护在顾安童的身边,生怕她会受不了倒下。

    顾安童始终都在摇头示意,她没事,如果人生就是一场磨难,那用这场委屈结束磨难,她真的愿意。

    忽然间顾安童的身子歪了歪,沈思瑜又是轻呼了声过来扶她,她站在原地喘了好几声。

    这三天都躺在病床上,始终没有吃一口东西,都是靠葡萄糖输液来维持身体机能的运转,现在这几下还是令顾安童感觉有点吃不消。

    她咬了咬唇,却还是又跪了下去。

    这条路看着很短,可在顾安童这里却变得很长,眼泪终于一滴滴的往下落了,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卑微过,似乎是卑微到了尘埃,只为了救自己的孩子。

    顾安童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屈辱,因为也许就是她这样的举动,能将自己的孩子从苦海中救出来,那她现在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呢?

    当最后一个下跪结束,顾安童才强行撑着自己的腿站起身,双唇又开始失了血色,她一字一句的问:“任小姐现在能告诉我,杜唯真的住处了吧?”

    孟玫领着三个孩子,在这条荒路上走着,这条路挨着高速公路,可是目前真的是鸟不拉屎,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孟玫又担心杜唯真会追出来,又着急能找到个人帮忙通知下司振玄他们。

    顾萱萱走着走着就有点走不动了,泪珠儿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着,可是她不敢不走,因为哥哥们这些天比她辛苦多了,每天都要被那个坏叔叔叫出去折磨,她什么苦都没有受到,所以顾萱萱不能喊苦。

    “前面有个桥!”陆泽霖眼睛尖,忽然间看见一片路灯下,有个立交桥特别明显。

    那个立交桥对面是个公交车站,再往北便是几处民房,这样泾渭分明的变化,哪怕是孟玫都喜出望外。

    有人家就说明有电话,有电话那就说明可以和外界联系,这样就能把三个孩子给送出去了。

    忽然间孟玫的脚步微滞,她看见正前方那个坐在立交桥下的墩子上,一个消瘦却又精神矍铄的身影。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人。

    温柔的月光将他们的身影投射成了逆影,却又显得比平时更为高大,让人看了心生恐惧。

    孟玫将顾萱萱等人都藏到了自己的身后,声音也略有些颤抖,“阿唯……阿唯你听我解释。”

    “你逃的还真是让我惊喜啊,小宝贝。”杜唯真的声音在黑暗的夜里更添了几分邪气,可他这样的感觉反而令孟玫极为害怕。

    明明生的关口就在不远处,末了却还被杜唯真给逮住,孟玫甚至都怀疑今天晚上是杜唯真故意放她出来的。

    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把她们给带回去。

    遥遥,似乎已经听见了警察鸣笛的声音,可那声音离得有些远,孟玫都觉着应该不是来找这几个孩子的。

    “阿唯,我只是想把他们送到她们父母的手上,没有别的想法。我自己是肯定还会回去的。”孟玫试图和杜唯真解释,希望他的气能稍微消一消,“你想想,他们年纪还那么小,就算你折磨了又有什么意义,你会觉着快乐吗?放他们回去吧,好吗?”

    杜唯真目光并没有落在孟玫的身上,实际上他也清楚孟玫肯定会回自己的身边,孟玫不是任轻盈,任轻盈当年恨死了他骗她,可是孟玫哪怕明知道那几年他骗她,她却还是留在了他身边。

    就凭这点,杜唯真也清楚孟玫不是为了三个孩子就想离开他的那种人。

    杜唯真似乎很清楚司振玄马上就要找到自己,那处院子他本来就打算放弃,目光在三个孩子身上扫了一圈。

    顾萱萱害怕的躲在孟玫的腿边,紧紧揪着她的手。

    成隽周和陆泽霖虽然也害怕,但还是乖乖的站在那里。

    杜唯真忽然间笑了笑,“你们三个,今天我必须带一个走,剩下的两个就有希望离开,你们说,我带谁走好?”

    风吹野草长,刹那间无数的叶片刮得到处都是。

    成隽周、陆泽霖和顾萱萱三个孩子惊恐的互相看了看彼此。

    三个。

    他今天必须带一个走??

    几个小孩子紧紧握着彼此的手,这次是越发的不敢分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孟玫终于忍不住说了句,“阿……”

    “唯”字没有说出口,杜唯真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快点决定,没时间了,如果你们之间没有一个决定,我就三个都带走,让他们一个都找不到!”

    杜唯真的狠话吓到了这些孩子,成隽周看了看弟弟和妹妹,攥着他们的手心慢慢渗出了汗,他终于抬眼看向杜唯真的眼睛,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荒野之中,“我和你走。”

    “哥哥!”

    “周周哥哥!”

    陆泽霖和顾萱萱同时喊出了声。

    孟玫不敢置信的看着成隽周,才那么小的孩子,居然可以这么镇定的说出“我和你走”的话,他不怕杜唯真吗?

    陆泽霖忍不住的往前冲,“不行,我跟你走,周周哥哥得留下。”

    “霖霖。”成隽周握住陆泽霖的手,“你乖乖的,听话。哥哥从小什么都经历过,哥哥不怕。”

    陆泽霖想到每天被杜唯真折磨的那些事情,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但他望着成隽周苍白的脸,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可是妈妈说的,我要保护哥哥,可是都是哥哥在保护我……”

    成隽周想起顾安童的脸,眼泪也差点掉了下来,他用力的揉着眼睛,哽咽着回答:“就是因为以前都是你们在护着我,所以……”

    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护好自己的弟弟妹妹。

    因为他是哥哥啊。

    成隽周放开顾萱萱和陆泽霖的手,朝着杜唯真的方向跑去。

    杜唯真沉下脸后笑了笑,过去将成隽周小小的身体给拎了起来,双眸冷冷的看了眼孟玫,“还不过来?”

    孟玫有点不忍的瞥了眼哭成一团的顾萱萱和陆泽霖,可是杜唯真完全不给她和他们说话的机会,示意了下马上就有人过来拉孟玫。

    那些人越走越远,顾萱萱冲着成隽周被带走的方向跑了好多步,可是她哪里跑得过那些大人,没几步就被脚底下的石子绊了下,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顾萱萱放声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冲着那个方向喊着“哥哥,周周哥哥——”。

    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将顾萱萱抱了起来,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顾萱萱哭的更厉害了,一抽一抽的,“爸、爸爸!爸爸!哥哥被带走了!哥哥被坏人带走了!”

    司振玄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头,回头又看了眼已经被一起跟过来的周予钧抱起的陆泽霖。

    本来他们一直都朝着这个方向在找,但顾安童那边却突然间发来消息,告诉了关于杜唯真所在的那院子的位置。

    也幸好有那条信息,司振玄他们也不会那么快找到这里。

    可是没想到杜唯真居然还留有后手,居然能及时离开,甚至……还带走了周周。

    ————————

    一辆越野车快速的驰骋在高速公路上,孟玫抱着已经晕过去的成隽周,特别不理解的看着身边坐着的杜唯真。

    “为什么要带走他?”孟玫摸着成隽周那软软的头发,这个孩子不但乖巧,还漂亮,就算是孟玫这样不认识他的女人,都会在看见第一眼的时候,心都融化了,所以她真的不愿意成隽周被杜唯真继续折磨。

    “你还担心我折磨他?”杜唯真勾滣,“放心,之前我是为了测试,还是这小子对我胃口,所以果然我猜对了,他会跟我们走。”

    “为什么?”孟玫越发的不理解了。

    杜唯真捏着孟玫那柔软的脸蛋,在她贴近自己后用力的吻了吻那娇艳的滣瓣,“因为他有我的潜质,像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