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世子殿下你坑我 第十一章 江湖

时间:2020-01-21作者:凌霄哥哥

    这混江湖,混的就是一个名号。谁的实力强是一回事,谁的名号响是另一回事。

    九王爷王震宇就是个例子,这名号也不知谁起的,就好像吃饭的时候,赵建新被人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江北第一人绰号拐子新的赵建新。

    赵建新还能客气两句,哪里哪里,都是诨号而已。

    王震宇去吃饭,人家要是介绍这位就是人称九王爷的王震宇,王震宇就只能恨不得杀了这不会说话的傻鸟。王爷两字那是能乱用的吗?这是要掉脑袋的啊。更何况大秦的九王爷,怎么排都是那曾经被人们遗忘在辽东的陈望,又或者是边疆驻守的薛老将军,哪能轮得到他啊?

    靠山王归隐后,身为靠山王三位义子之首的陈望,被封了辽王,却没赐下蟒服龙袍。谁都知道那辽地是靠山王的封地,一字并肩靠山王,一字就是这个辽。只是靠山王一走了之,所以暂且封个了陈望,当时赢胜有自己的考虑,那个给自己出了养龙之策的人说过,这辽东之地必须要有人为王。

    这是大秦正儿八经的九王爷,而且已经死了。我王震宇一个混江湖的,再大的大佬,整个江南武林我一人说了算,那我也不敢用这刀架在脖子上的诨号啊。

    王震宇一度怀疑给自己起了这诨号并传播出去的人是有意要害自己,没成想查来查去是特娘自己亲爹喝酒的时候跟人吹牛说出来的。

    王老爷子是炮庄老庄主,炮庄这名字也不知道是谁起的,王老爷死活不承认但依王震宇对自己爹的尿性了解,这名字绝对也是他喝多了起的无误。

    炮庄的炮字来源于吴王李秀秀军中的锻体的基本拳法,炮拳。所以王老爷子自然也是李秀秀部下老兵无误。当年这老头也不知开了哪个天眼,地主家的傻儿子,看着家中兄弟十个,实在是看不出来点什么盼头。从江南屁颠屁颠的跑去辽东投了大秦,投在了李秀秀的麾下,李秀秀的封地后来又刚好在江南吴郡,也是王老爷的老家。

    负伤的王老爷子被李秀秀遣返回家时,本就已是李秀秀身边亲兵。回家之后,军伍里磨砺的蛮横性子把兄弟几个整治的是服服帖帖,身为当地大户,不让手下下佃农耕种,反倒集结起来习武练兵。

    当时吴地在后唐李家手中,老爷子美名其曰要为抵抗大秦出一份力!不仅带着自家练,得了朝廷好脸之后,更是仗着官家支持,把周围的乡绅地主家全都拉着一起练。

    大家地主当的好好的,也不知怎么就被这个老**拉着要去打仗了,当真有苦说不出。

    没成想不到一年大秦真的打过来了,王老爷子作为后唐朝廷的子民中的佼佼者,让后唐皇帝大为欣赏,果然被封了个将军。

    这将军带着自己手下的乡勇跟刚分配给自己的军队,堂而皇之的打开了北门把人放了进来。

    打那以后,这炮庄就成了吴王麾下退伍老兵的去处,走镖护行,护卫看守,说是整个吴地的江湖势力都要看炮庄这个老**聚集地的脸色,那是一点都不夸张。

    王老爷子早些年就退了,很早就让王震宇来处理事务,王震宇从小就以稳见长,十几年来事无巨细,无功无过,打的一手无为而治的好太极。愈发显得这位炮庄少庄主成熟稳重。

    王老爷子今年年初的时候走了,还是那年被李秀秀遣返时受的伤复发了。就连王爷都亲自来祭拜,炮庄的声望随着王老爷子的走,不降反升。

    那黑面微胖的炮庄庄主,人们暗地里喊九王爷的王震宇。

    虽说也是宗师境高手,可看起来总归人到中年,注定不会有什么大突破了,靠的就是这江湖势力立足。

    可是这个问题其实很多年了,大家都对那少年老成,面容也老成的王震宇有着误解。

    老爷子走的时候不到五十,王震宇今年,看似成熟,其实区区二十二岁而已。

    只是这个秘密,王震宇也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这个年代,二十二岁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还是个孩子。他也知道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所以那简简单单的炮拳,据说练到大宗师就是顶了。这不到一年,他活生生把自己的炮拳从宗师境界练到了大宗师巅峰,并且若不是受功法所累,随时都能破境。

    “袁鑫啊,查,咱手上,库存也好,赌坊里收的压件也好,押的镖也好,只要有剑楼物件的,全给我找出来。”王震宇抖着腿坐在漕粮渡口旁边的茶楼上,这茶楼都是漕运的工匠在这喝茶,这会都在忙,茶楼就没有人,王震宇自然也放得开,完全没有平时那端着的架子。

    “庄主?找出来干什么?”袁鑫是炮庄管事的,他爹当初就跟着王老爷子当管事的,就是死的太早,好在他从小跟着少庄主处理事务,爹走了他马上就顶上了,早两年还力不从心,这两年说是得心应手也不为过。

    “你傻啊,你也不听听死的那都是什么人。林家那三个,林老爷子不跟我爹一样是王爷身边亲兵出身?那剑楼楼主给脸了吗?外面都传那是天人境强者。”王震宇四处看看,压低声音:“王爷才长生境。不交找死吗,破财免灾懂不懂?”

    袁鑫想了想,也压低声音跟他说:“庄主,你看这样,要不咱们把它们卖出去,剑楼的剑那都是好剑,再一个卖出去就不管我们事了。”

    王震宇一脚就踹了上去:“就你聪明?那特娘的现在你把剑楼镇楼之宝拿去卖,有人敢买这庄主的位置我让你当,尽出馊主意,快去!”

    袁鑫想想好像也是,一溜烟的跑去下面吩咐了。

    整个漕运码头一如既往的嘈杂,扛货的伙计们各个精壮,干活没问题,拉出去打架更没问题。炮庄的护卫更是有两位长生境高手坐镇,王震宇端着茶看着四周,想了又想。

    桃山在江北,炮庄在江南。一江之隔,过了长江,那第一座山就是桃山。立冬之日,桃山还剑。那天绝对是江湖百年一遇的大事,还剑的估计没有看热闹的十分之一人多。肯定得去啊,可这带谁啊?两位长生境的老供奉那可不是说带着走就带着走的。老爷子喝酒喝了好几年喝出来的兄弟。

    让他们这辈子在炮庄养老护着王震宇护着炮庄可以,想带他们出去胡闹,这俩老爷子怕是怎么都不会去的。

    带谁啊,到底带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