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嬉笑者 第十一章:危险

时间:2020-01-20作者:Rongke

    五月九日的后半天里,李响年并没有介入到张亦弛的生活中。

    可越是如此,张亦弛就越摸不清楚李响年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他只知道对手很强,其他的东西呢?一无所知。

    他有些焦虑。

    ……

    九月十日,上午

    李响年开车来到了市里一家私立医院,和里面早就等待的护士打好招呼后,护士直接带他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李响年和这名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的主治医师笑着握了握手。

    “老崔,好久不见。”李响年道。

    崔寒满脸感慨:“是啊,来,先坐。”

    两人曾是高中同学,关系很不错,毕业后也一直保持联系,只不过各自的工作都很繁忙,已经有许久不见了。

    “最近工作怎么样啊?”崔寒给李响年倒了杯水。

    李响年接过水杯:“不咸不淡。”

    “颖儿还好吗?”崔寒问道。

    “挺好的。”李响年习惯性地环视四周,“这会儿在外地上班呢。听她姥姥说,还处了个男朋友。”

    说到后面李响年笑了笑,不过笑得并不是那么自在。

    “说是和那个小子都处一年多了,我是前两天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连那男的面儿都没见过,也不知道靠不靠谱……不说我了,你家那俩小子呢?”

    “大的这不忙着考研嘛,小的那个上个月刚过了十八岁生日,这也就准备高考呀!等老二上了大学,我们也就轻松了。哈哈……唉……也不知道忙活了些什么,大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崔寒感慨道。

    二人一阵寒暄。

    该感慨的感慨完,短暂沉默后崔寒道:“你那些东西呢?”

    “这儿。”李响年拿起一个袋子,把里面的诊断书各种相关东西都拿了出来。

    崔寒皱着眉头看了起来,良久,问:“他们是怎么说的。”

    “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李响年平静的回答道。

    崔寒没有说话,双手抓着诊断书,死死盯着上面的每一行字。

    其实当崔寒一言不发时,李响年就明白,自己的老友也帮不了自己什么了,绝症是既定的事实,无法逆转。

    于是他率先打破安静:“其实我来也不是想让你救我一命的,说那话也不实际是吧。就是想来看看你,咱们叙叙旧。另外开些药,别让我那么痛苦地熬完最后三个月。”

    崔寒抬起头看向李响年,他的眼眶有些红,不知是因李响年的平淡而动容还是不舍自己数十年的好友即将离去:“我建议你立即住院治疗。”

    “没有意义了。”李响年靠在椅子上,身子骨看上去不如以往那般硬朗,“帮我再多续几个月的命又能怎么样,在病床上苟延残喘,和阎王爷来回拉扯,把我扯得不像人样再死,我不喜欢。我还是希望干干净净立立落落地走。”

    “你有通知家人吗?”崔寒又是沉默半晌才道。

    “没有。”李响年摇头。

    崔寒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睛,叹出一口气:“唉,老李……”

    “没事,我已经花了足够长的时间来正视这件事。我现在真的不怎么害怕,反而庆幸,我不是猝不及防地死去,好歹还能试着细细规划一下接下来的人生,不留遗憾。”李响年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现在正是上午,柔和的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

    他眯着眼睛望着外面。

    那苍老的身体似乎在此刻又获得了生命的垂青。

    ……

    下午,李响年开车抵达了学校,想再找张亦弛聊聊。张亦弛是最后和陆涛有过接触的人,他注定是这场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

    班主任仍然是第一时间接待了李响年。今天已经是周三,陆涛失踪三天了,每多一天就会多一分危险,班主任如何能不放在心上。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他们现在应该在操场上。”班主任带着李响年走向操场。

    学校的操场周围围着护栏,只有一个正门可以进入。操场上不少学生正在活动,看样子不止一个班在上体育课。

    李响年没有走进去,而是站在护栏外望着里面:“还是等他下课再把他叫过来吧。我这几天来这么多次了,别再引起学生们对陆涛的议论。”

    “也好。”班主任没什么异议,“对了,今天上午开始发动全校师生为陆涛捐款了。”

    “啊……”李响年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掏出钱包,把一些零钱留下,递给班主任三百五十元,“我也捐点。”

    班主任一愣:“这……”

    “都挺不容易的。”李响年给钱的手往前伸了伸,催促班主任赶快拿上。

    班主任接过了钱,颇有些感动地道:“我替陆涛和他妈妈谢谢您了。”

    “举手之劳……他们在哪个位置呢?”李响年眼神并不怎么好,找了好一遍也没找到张亦弛他们班在操场哪个位置活动。

    “那边。”班主任指了一个方向,“那边那个班就是我们班。说起来现在孩子发育得真快,在初中就个头不小了。我们学校规定男生头发不能超过眉毛,穿着一样的校服个头又差不多,有时候站远了真挺难分清谁是谁。”

    李响年瞳孔微缩,然后突然瞪大。

    班主任的一番话让他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他脑子一团混乱却又非常清晰。他拿出手机,点开自己录下的几段‘陆涛’从张亦弛家单元楼走出来的视频,自己看了几遍,又拿给了班主任:“……你看下,这个人是陆涛吗?”

    “嗯……这书包是陆涛的,戴了个鸭舌帽,有点暗……应该是陆涛吧?不是陆涛还能是谁呢?”班主任看完后问。

    是啊,不是陆涛还能是谁呢?

    李响年若有所思。

    ……

    体育课下课,张亦弛随人群回班的路上,看到了班主任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他估计是陆涛的事,小跑了过去,问道:您有什么事吗?”

    “刚刚李警官来找你了。”班主任说道。

    张亦弛有些疑惑,看了看四周:“我没看到啊。”

    “你正上课的时候他来了,不过为了避免影响不好就没有直接去找你,而是打算等你下课再叫你过来。等着的时候,李警官给我看了个视频,然后就说有事直接走了。”班主任将刚刚的经历告诉了张亦弛。

    “什么视频?”张亦弛觉得不妙。

    “就是陆涛星期日晚上从你家单元楼出来的录像,他问我这个是不是陆涛,感觉很莫名其妙……”班主任解释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李警官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进展啊?”

    班主任自从昨天得知了周一晚上李响年曾去张亦弛家拜访过后,就一直觉得李响年并没有把事情的进展完整告诉给她,甚至会认为张亦弛比她知道得还要多,所以时不时就要和张亦弛通一下气。

    张亦弛脸僵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