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都市修个仙 第四百五十一章 黄金棺椁

时间:2019-05-13作者:一剑荡清风

    当凌·芙蕾鸶这话一落下,那些环绕在周身的剑刃立即朝着前方凝聚,瞬间变成了一道巨大的剑刃,然后朝着巨型蜘蛛轰击而去!

    巨型蜘蛛感觉到了危机,立即撇开季风的缠斗,紧接着便是朝着凌·芙蕾鸶的方向吐出一口蛛网,蛛网非常的巨大,居然与地面以及上方的蛛网缠绕在了一起,欲要挡住凌·芙蕾鸶的诛邪剑刃!

    然而凌·芙蕾鸶好歹也是脱凡境强者,诛邪剑刃落在巨网之上,只是一滞,随即便直接突破巨网轰在巨型蜘蛛身上,巨型蜘蛛瞬间被击飞,砸在了岩壁之上,身体之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仿佛要将它一刀两断了一般!

    “快走!”

    凌·芙蕾鸶没有恋战,一击得手之后,便对季风喊道,随即便是从凹洞之中冲了进去,季风也懒得继续,便快速的跟了上去!

    而在二人都遁入凹洞的时候,又一只巨型蜘蛛从天而降,然后对着凹洞咆哮连连!

    随即,无数大小不一,只要能够进入凹洞的蜘蛛立即朝着凹洞冲了进去!

    看这个架势就是,对方不死,就不会善罢甘休!

    季风与凌·芙蕾鸶一路而逃,他们并不是打不过,而是对方的数量太多,与它们继续恋战的话,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所以,二人选择逃跑,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同时也是为了赶时间!

    但是蜘蛛的穷追不舍,也的确让二人有些无语!

    但是很快,季风与凌·芙蕾鸶忽然听到了前方出口有着“轰隆隆”的水流声,听起来像是瀑布!

    二人也不多想,直接朝着声音的地方冲了过去,没有多久,前方出现了一个较为潮湿的洞口,然后直接跃了出去!

    四周的情况正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出口就是一处瀑布,而这地下瀑布却是黑色的,二人冲出出口,便直接朝着瀑布之下坠落了下去!

    两声“噗通”接连响起,坠入了瀑布之中,但是很快,季风与凌·芙蕾鸶相继从水中再次出现,然后朝着岸边而去,后方的蜘蛛则没有继续追上来,在那洞窟上方停留了一会儿,便直接折返回去了。

    当季风二人回到岸上烘干身体上的水渍之后,便松了口气!

    之后,季风便与凌·芙蕾鸶看了看四周,季风这才拿出了那个眼球。

    这说是眼球,的确像眼球,从王冠上摘下来之后,眼球的后面是一颗黑色的水晶体,看起来很是漂亮。

    不过,不管这眼球细节什么的有多好,与那三角形的千年眼一样,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

    而这一点,两人也不想多做琢磨,等三件齐全了再看看有没有变化也说不准。

    “这两边只有右边有路了,只能过去看看。”

    季风面对着瀑布,然后看了一下右边的暗河河岸,缓缓说道。

    以面朝瀑布来说,他们左手边就是他们跳下来的地方,而右手边则就只有着一条暗河河道。

    两人算是也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凌·芙蕾鸶默不作声,跟在季风身后,而季风则至今将眼球收了起来,然后与她一起朝着暗河河道而去。

    这里的水似乎都是黑色的一般,从下来这里开始,皆是如此,虽然这种黑水很是怪异,但是却也没有给人留下任何的异样,不过也是很不同寻常。

    二人沿着河道走了一段距离,每一段距离之间都会多出一副壁画,它们直接刻画在岩壁之上,以红色的涂料涂抹而成,不过似乎是在叙事着一些事情,但是季风与凌·芙蕾鸶愣是看不懂。

    但是,当有一幅图落入两人眼前的时候,两人直接愣在了当场。

    这幅图,季风与凌·芙蕾鸶看到过不止一次了!

    那只一副讲述着:一个三眼的人类手持着一个白色的巨蛋,巨蛋高举头顶,而下方一片人头涌动,像是受到了万民朝拜!

    在侏罗纪季风看过,在那神秘金字塔之中,季风与凌·芙蕾鸶也见到过。

    而今,却在土及这里也同样看到了相同的画面,这到底是什么?

    画中的三眼之人,手中所举着的蛋又是什么?

    凌·芙蕾鸶深吸了一口气:“这之间难道真的有所联系吗?”

    “这壁画,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季风摇了摇头,叹道。

    凌·芙蕾鸶抿了抿嘴:“很多事情都不能说明白的,或许这件事情牵涉了许多吧!”

    观摩了一会儿之后,二人再次前进了一段距离,终于在前面出现了拐弯点,而这里也是暗河的终点。

    至于暗河的水怎么流出去而没有上涨的问题,也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在河底肯定有通道,但是看着这黑漆漆的水就让人头皮发麻,他们也不会轻易下去尝试的。

    而这个拐弯点其实就是一条洞口,进入其中一股阴风从里面吹了过来,让两人都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这风有点邪门。”

    季风深吸了一口气道。

    凌·芙蕾鸶柳眉紧蹙:“自己小心一点。”

    季风点了点头,元气再次灌入双眼,然后率先走在前面。

    这条密道应该很久没有人或者物踏足过了,蜘蛛网密布,甚至墙体之上还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密道有些崎岖,蜿蜿蜒蜒的,并不是直通到底。

    走了一段距离,那落尘也就慢慢减少了,之后便是全部消失,甚至还带着一丝潮湿!

    这让两人忍不住相视了一眼,随即便继续前进,不过随着前进,地上的湿迹越来越明显,甚至出现了坑坑洼洼的小水坑,水坑之中的水同样也是黑色的!

    而整条密道也开始呈现倾斜现象,朝着下方呈现十多度倾斜。

    但是下一刻他们走到了尽头。

    尽头是一块平台,平台约莫有四分之一足球场的大小,而四周则全部是崖壁,并且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

    而在出口的两侧,两只阿努比斯石像守护在那里,一动不动。

    季风与凌·芙蕾鸶先是盯着阿努比斯看了好一会儿,见没有任何动作之后,这才来到崖前,便忽然发现,一口巨大的棺椁居然悬浮在距离平台下方数十米外的中部位置!

    说是悬浮,其实也并不是,因为在棺椁的四角,都被铁链缠绕,然后分别捆在四面崖壁之上,让这口棺椁能够悬空!

    从棺椁的外观看来,是金灿灿的,但是由于时间太过悠久的缘故,导致呈现了一种暗沉的感觉,而在棺盖之上,更刻印着一个土及人,双手抱胸,静静躺着的姿势,看起来有点像是法老王的棺椁。

    因为有这样刻印的棺椁,都是属于法老王的棺椁,一般人根本无法享受,更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这口悬棺,是谁的?”

    季风满脑子突然浮现出了这个问题,随即不由得想到了荷鲁斯,会不会就是这个土及守护者的棺椁?

    季风不能确定,如果想要确定,也只能下去去看,不过这深不见底的地方,下去真的不是一般的危险。

    “第三件千年器很有可能就在棺椁之中,我下去去取,你在这里等我。”

    这时,凌·芙蕾鸶缓缓地说了一句,便要上前,却在这时,一把被季风拉住了小手。

    她没有挣脱,只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季风,似乎是在询问:“怎么了?”

    “下去也该是我下去,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了。”

    季风将她拉了回来,然后淡淡的道。“虽然你能够飞,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你要怎么下去?”

    凌·芙蕾鸶柳眉微蹙,随即问道。

    下面距离还是挺远的,而且棺椁还是在这深渊中部位置,想要靠近,只能是踩着铁链过去。

    而一旦失足,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里实力最强大的是凌·芙蕾鸶,她不冒险,难道要让季风去冒险?

    而且她还能飞,这一点比谁都有优势。

    季风闻言,淡淡一笑:“自然是飞下去。”

    话语一落,季风的脚下凭空出现了一块黑铁,而季风直接踩在了上面。

    凌·芙蕾鸶这才想起来,季风还有这样的手段,刚才是太着急了,一时间忘记了。

    “你在这上面等着,如果有什么意外你也能够对付,我现在元气无法正常使用,反而会出事。”

    季风说道。

    凌·芙蕾鸶一听这话,也就不在纠结,不过还是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季风点了点头,便神色一动,控制着黑铁朝着下方的棺椁落去。

    季风控制着黑铁,很快便来到棺椁跟前,随即便是一把跃上了棺椁,当双脚落在棺椁上的时候,棺椁立即晃荡了起来,捆绑住四周的铁链也随之发出“咣当”的声响,在这深渊之中,显得格外的脆耳!

    好一阵,季风才感受到棺椁与铁链终于平稳了下来,他才开始下一步动作。

    棺椁是密合的,棺椁的棺盖与四面却都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但是在右侧上,却出现了两个凹槽!

    这两个凹槽的模样,让季风下意识的想到了荷鲁斯石像手中的那一把权杖与那神祗。

    因为无论是外形,还是轮廓都是完全一致,唯一的不同就是大小方面。

    那石像上神祗与权杖明显要比眼前的轮廓要大上许多。

    季风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用蛮力破开这棺椁的想法。

    这其中他考虑了两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