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燧灵记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血债血偿

时间:2019-05-13作者:半山闲居

    “秋老道,”翟永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去跟你喝酒!你家小辈太会闹事,等你教训好后辈,清闲了,再来天鹰宗喝酒。”

    说话间,秋鸿毅飞身到了天喜院,一眼看见胸襟前满是血渍的秋卓群,怒声骂道:“翟老怪,你以大欺小,欺负了我儿就想跑,你纳命来!”

    秋鸿毅从储物袋中刷出一枚阵牌,直接浸入了满满一罐‘灵血’中,“翟老怪,你藏头露尾作甚,你给我现出原形来!”

    天喜院外的天胜境弟子听见大祭司出手,眼光灼灼地看向半空中,等待‘飞船’现出原形来。

    他们失望了,半空中什么也没有出现,秋鸿毅眼见‘灵血’撑开的阵法威力不足,留不住人,先天四境的功力全开,威严的命令声响彻天胜境:“开启大阵御敌!”

    天喜院外的弟子们惊呆了,开启天胜境大阵,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大事!上面的人并没有带走天胜境的人,天胜境这就要对天鹰宗和飞云门开战了?

    秋卓群急声劝阻道:“爹,使不得!”

    秋鸿毅一令既出,哪里还会半途而废,“你等着,老子替你报仇,他们打上门来了,断然没有让他们来去自如的道理,天胜境不能任由他们欺辱。”

    翟永祥比秋鸿毅更响亮的声音响彻天胜境:“哼!秋老道,天胜境弟子袭杀飞云门弟子,破坏三大仙门盟约,飞云门原本是要大动干戈,兴师问罪天胜境。”

    “是我多番劝说,拉着高掌门前来,想要替你们两方说和。”

    “幸亏我们是隐着踪迹来了,正好看了一场不堪入目的好戏,也听见了天胜境对天鹰宗和飞云门的算计。”

    “你躲在天胜境妄自尊大,养出一帮子阴险恶毒,人面兽心,自说自话的子孙,简直不堪为伍,我都替你脸红。”

    “养子不教父之过,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替不肖子报仇,呵呵,上梁不正下梁歪!执着于魑魅魍魉的小道,秋家和天胜境注定和大道无缘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秋老道,后会无期!你不用上赶着来送我了。”

    说话间,天胜境大祭祀台中央,冲天而起一道亮光,亮光升上天空,忽然向下扭曲起来,变成一个倒扣的巨碗,把整个天胜境都笼罩在了里面。

    秋鸿毅洋洋得意起来:“翟老怪,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向来护短,我的子孙有样学样,关你屁事!”

    “你联手高天小儿,偷偷摸摸闯进来,还想要教训我阴险恶毒,人面兽心?老子大阵在手,有自说自话的本钱!”

    “今日你们打上门来,重手伤了我儿,我灭杀了你们两个,改日三大仙门联手重返仙门,一样还是我天胜境说了算。”

    面对天胜境的护境大阵,翟永祥哈哈大笑起来,“秋老道,看你这牛皮吹的?你这大祭祀台上,不站上去血祭的处男处女,你这大阵能有几成的威力?”

    “呵呵,难怪秋家的女儿前赴后继,迫不及待要当婊子,原来是生怕被血祭送命呀!”

    “你把天胜境弄得如此乌烟瘴气,你秋家列祖列宗不找你算账吗?说不定你下次占卜的时候,他们就会找上门来,要你的命!”

    翟永祥话音一落,空中出现一道闪电般的影子,向着高空直冲而去,高空中忽然闪烁出密密麻麻蛛网般的阵法暗影,那道影子箭矢般撕开阵法,径直撞开了一个大口子。

    秋鸿毅自然发现来不妥,他厉声喝道:“发动大阵,杀!”

    翟永祥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在飞云门护山神兽面前,你这破烂大阵,不堪一击。”

    “秋老道,你刚愎自用,为所欲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啰,想当初,我还劝过你不要生儿育女,看看你不成器的子孙,看看你护犊子的样子,真是跳梁小丑贻笑大方,哈哈哈......”

    翟永祥的笑声逐渐远去,秋鸿毅低声闷哼一声,用力咽下口中不停上涌的腥甜,天胜境大阵和他血脉相连,大鹏鸟撕开大阵,他受了重伤。

    他刷开储物袋,吞下一枚药丸,顺手也给了秋卓群一枚,“我得回祭祀堂去坐镇,你赶紧传信叫你三弟回来。这次的意外,说不定会动摇秋家在天胜境的绝对控制。”

    “几个小的,你看好了,不要让他们再出错。”

    秋卓群吃惊了,“爹,你知道他们的胡闹?”

    “胡说,这不是胡闹,是以小博大!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天胜境是什么情形,我们最清楚,该如何做,用不着他们来指手画脚。”

    “天胜境这么多人的性命在安馨手中,天胜境志在必得,无论如何都要握在手中。动之以情办不成,武力压服也不得不行......”

    “......爹,你看!”秋卓群打断了秋鸿毅。

    秋鸿毅停住了说话,他眼睁睁看着半空中,有两辆马车大小的东西,笔直地砸向大祭祀台。

    秋鸿毅失声惊叫:“大祭祀台!”

    父子两人不顾身上的伤势飞身而起,站到了天喜院正房的屋顶上,向着大祭祀台方向张望。

    ‘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巨大的声浪爆炸开来,大祭祀台四分五裂,轰鸣声响过,惊叫和哭泣的声音骤然传来:“救命啊,救命!”

    秋鸿毅和秋卓群都被爆炸的气浪,从屋顶上掀翻了下来,秋鸿毅飞身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提气内力向着大祭司飞掠,一边大声喝令道:“快去大祭祀台救人!”

    高空中传来高天冷淡的声音:“秋大祭司,来而不往非礼也。”

    “天胜境秋如烟带两百人借护卫之名,行刺杀之实,雨夜袭杀飞云门弟子,飞云门小惩大诫,以儆效尤。

    “天胜境若敢再犯我飞云门弟子,飞云门还将以牙还牙,血债血偿,绝不手软。”

    “若有人不服秋家跋扈骄横,纵容子弟危害天胜境,飞云门愿出手相助,还两派太平安宁,携手一起重返仙门。”

    秋鸿毅愤怒的咆哮声响了起来:“高天,我跟你不共戴天!”

    高空中传来一声冷哼声,“天胜境大阵已毁,秋家勾连江湖势力,在天胜境之外豢养杀手,触犯门规,知法犯法,分明是天胜境的罪人!秋大祭司万死难赎其罪,天胜境很该清理门户!”

    “可惜秋家势大,只手遮天,天胜境危矣!......”

    伴随着高天的叹息声,空中天女散花一般落下百十来个小匣子,飞掠中的秋鸿毅接连出手,击向下匣子,匣子破碎,里面飘散出雪白的符纸来,伴随着高天久久不息的叹息声,雪片似的飘散开来。

    狂掠中的秋鸿毅忽然反应来过来,这些符纸上写的是秋家的罪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