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燧灵记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不堪为伍

时间:2019-05-13作者:半山闲居

    “哼!”秋卓群的耳边同时炸响两个声音。

    一个声音说:“清风居今日便要做一回强龙,让天胜境趴在地上认怂。”

    另一个声音笑道:“天胜境挑头主事,做白日梦比较快。”

    秋卓群大吃一惊,不等他做出其他反应,两股大力同时袭来,避无可避,击中他的胸膛。

    ‘哐当’一声重响,他撞破身后的窗棂,落到了院子中央,接连喷出三大口鲜血来。

    半空中想起了翟永祥的声音,“老夫若不是亲身而至,真不敢相信,秋家竟然堕落至此,仅凭两个不入流的女子,就想左右我们两派的前程,痴心妄想到这等程度,也真是奇葩!”

    高天的声音冷淡地响了起来:“仙途艰难,天胜境秋家不堪为伍,不如我们两派联手,天胜境先放在一边,以观后效?”

    翟永祥哈哈笑了起来,“行,就这么定了。”

    两人三言两语定下日后大计,秋卓群顾不上重伤吐血,甩手发射出示警烟花。他听出来了,高天和翟永祥一起来了,他不能让他们撇开天胜境,另起炉灶单干。

    ‘啪啪’两声脆响,示警烟花在空中炸响。

    秋鸿毅饱含内力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何方宵小敢来天胜境撒野?”

    留守在天胜境的先天高手的声音,也紧接着纷纷响起:“何方宵小敢来天胜境撒野?”

    没有人答应他们。

    答应了岂不是承认自己是宵小了?

    发生了天胜境弟子劫杀飞云门弟子的事情,飞云门和天鹰宗自然要来查看天胜境是否安全?谁家的弟子都是精心培养的,总不能让天胜境用随便的理由,屠戮门中弟子。

    天胜境的诚信已然破碎,飞云门和天鹰宗都信不过他们。

    天胜境先天长老的声音一起,先前跟着飞云门弟子过来,把守住路口的天胜境弟子,向着示警烟花升起的地方冲过去。

    飞云门的弟子得了童悦‘不许任何人靠近天喜院,若有人强闯,格杀勿论!’的命令,自然不肯放人过去。

    一方要闯,一放方拦,双方顷刻之间便械斗起来。

    秋卓群听见外面的打斗声传来,忍着重伤,提声喝道:“高掌门和翟阁主莅临天胜境,天胜境蓬荜生辉,不胜荣幸之至,还请原谅秋某未曾倒履相迎,两位还请显出身形来,让秋某赔罪一二。”

    他说完这话,又勉力提声对天喜院外喝道:“天胜境弟子停止斗殴,还不跪拜相迎飞云门和天鹰宗的贵客!”

    不等天胜境的弟子听令跪拜下去,半空中忽然掉下一百十来跟绳索,正好落在飞云门弟子的中央,“飞云门弟子听令,收起马匹爬上来。”

    飞云门弟子齐声答应:“是。”

    在天胜境弟子目瞪口呆的凝视中,把坐下马匹收入驯兽袋中,齐刷刷地拉紧绳子往上爬,很快就消失了人影。

    到底是神仙门派的弟子,有天胜境的弟子迅速反应了过来。

    “是隐形飞船!”

    “天,这么远的距离掉下绳子来,这飞船得有多大啊!”

    “难怪要示警......”

    “闭嘴!不会说话别开口,是贵客登门!”

    “......”

    天胜境的弟子听令跪拜了下去:“恭迎高掌门,翟阁主莅临天胜境。”

    天喜院中,童悦施施然打开阵法,点住秋如云的穴道,让她停止动作,把她从罗志致的身上小心地摘下来,嫌弃地随手扔在一旁。

    她伸手在秋如云的穴道上接连点过,秋如云的身上响起轻微的‘啪啪’声,剧烈的疼痛让秋如云迷茫的眼神清醒了过来,她惊慌地看着眼前的童悦,无声地痛哭了起来。

    童悦没有多看秋如云一眼,这等不自爱的恶毒女子,再怎么处罚都不为过。她留下秋如云的性命,不是不敢要她的性命,是想要让秋如云吃更多的苦头。

    童悦从储物袋中刷出斗篷,包裹在罗志致的身上,用绳索捆扎起来背在了背上,从寝房中被秋卓群洞开的洞口走了出去。

    秋卓群见她出来,狼狈地爬起身来,他彬彬有礼地俯身行礼道:“童堂主,都是误会,都是小辈胡作非为,我这个做长辈的护短心切,情急之下才会放出狠话。”

    “还请体谅一个长辈的情非得已,莫要让女儿家没有了活路。”

    秋家人随时变脸的功夫,实在让人叹为观止,童悦忍不住哂笑了起来:“哦?胡作非为之后还想要活路?”

    “你秋家女儿恬不知耻,自寻死路,秋堂主不想去惩处作奸犯科者,不想要给罗志致和罗家一个交代,想到的便是情非得已,要给秋家女儿活路?”

    “秋堂主还真是强硬得很,事实俱在,无可狡辩,还想要我清风居吞下秋如云这只恶心人的苍蝇,凭什么?”

    “就凭你秋家有一个先天四境?今日好叫你知晓,清风居又多了一个先天四境,秋家的强横霸道不够看了。”

    说话间,半空中,落下一条粗大的绳索来,童悦拉着绳索把罗志致捆在了上面,用力抖了抖,绳索平稳升空,很快就不见了罗志致的身影。

    高天晋升到了先天四境,预料中的消息终于成真。

    秋卓群身受重伤,明知留不住童悦,一心想要拖住她,“童堂主,不是我秋家强横,也不是我不想要处罚小辈,只是处置这等丑事,最好的办法不是趁机结亲,平息丑闻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清风居有何条件,尽管提出来,万事好商量。总不能为了小辈行事荒唐,坏了三派联盟的大事。”

    童悦哪里还想跟秋卓群说这些,天胜境的先天高手眼看就要倾巢而出,她还剩下安武和安秀要带走,她懒怠跟秋卓群多说。

    她转身遁入西厢房中,片刻后,把昏迷不醒的安武和安秀一起抱了出来。

    秋卓群终于停止了说话,安山和安秀被金燕子搜出来,他总不能栽赃是童悦弄昏了两人。

    他敢说这话,不,只要他再敢啰嗦半句,童悦盛怒之下,恐怕当场就敢杀了他。

    这一次,半空中落下三根绳索,童悦分别把安山和安秀栓在绳索上,拉着第三根绳索,一起升上了半空,不见了人影。

    要等入了阵法,童悦才松了一口气,把手中暗扣的符纸收了起来。

    算秋卓群识相,掌门晋升先天四境,到底让天胜境忌惮起来,不敢跟她性命相博,非要把她留下来。

    不远处响起了秋鸿毅的声音:“童堂主请留步!”

    “飞云门和天鹰宗还有那几位贵客来了,还请现身相见,与老道把酒言欢,趁着喜事欢喜一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