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燧灵记 第八百零一十四章 该来的来了1

时间:2019-05-13作者:半山闲居

    孟永祥冷淡地点了点头,也提声说道:“既然江供奉满意了,那便鸣金收兵,让他们下半夜好生睡个觉,明日再来让江供奉操练。”

    江源哪里听不出来孟永祥话中的不满,他轻轻地‘哼’了一声,“孟掌门,以后去了阴曹地府,有的是时日慢慢歇息。想要保住性命,还得多多操练才行。”

    “我是为了保住玄青门,方才日日陪着你们折腾,你不必太感激我。”说罢,他转身便走,回去休歇去了。

    孟永祥咬紧了牙关,他若不是看江源无门无派,确实没有其他的私心,哪里还会容忍他?

    从年前腊月二十八开始,一直到今日,玄青门的弟子每夜都被警钟惊醒,全都没有睡过好觉。

    门中怨声载道,每夜多供一顿餐食,都不能堵住弟子们的嘴巴。门中储备物资迅速消耗,长此以往,不等霍迪国的蛮子打上门来,玄青门都要坐吃山空。

    铁塔般高大的周炳龙,照旧一身戎装,黑色的头盔遮掩了他大半张的脸,只露出了炯炯有神的眼睛。他从山下快步上山,来到孟永祥的身旁,俯身请令道:“掌门,是否鸣金收兵?”

    孟永祥提声喝道:“收。”

    周炳龙从怀中拿出一枚烟花,凑近身旁的火把点燃了,烟花在半空中炸开,绿色的焰火格外醒目,还没等收兵的钲声响起,下面已经响起了欢呼声。

    周炳龙的脸黑了下来,他低声喝道:“兔崽子们不知死活,只想着要歇息。”

    孟永祥却宽容地笑了起来:“你看下面的火把并没有乱,他们只是高兴而已。”

    “这几日操练得不错,今日集结的速度比昨日又快了一盏茶,值得嘉奖。趁着江供奉在,好生打熬小子们的筋骨,早晚会排上用场。”

    “是。”周炳龙见掌门没有责怪的意思,也高兴起来:“属下再去巡视一回。这几日,生病的人多了,汤药还要赶紧跟上,不能让弟子们一时大意,坏了根基。”

    孟永祥挥了挥手:“去吧。”

    孟永祥顶着寒风,等着山下的火把都撤退了,才最后一个回去歇息。

    饶是这般辛苦,他依旧每日陪着江源折腾,就是希望江源日日操练示威,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计策,真的能够奏效。

    希望那些霍迪国的蛮子们,瞧见玄青门上下同心,又早有准备,能够知难而退,免除一场祸患

    半个时辰后,玄青山上终于清静了下来。

    山下的山道上黑影晃动。

    守卫的弟子忙了半夜,多少失去了警惕心,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人抹了脖子。黑影连连闪动,向着高处的暗哨摸去。

    这几日,玄青山上热闹得很,明晃晃的火把之下,所有的明哨暗哨都暴露无遗,倒给霍迪国偷袭提供了额外的便利。

    霍迪国青龙派先天高手霍青云,在山道上轻快地飞掠,尽情地感受着刺骨的寒风。

    熟悉的冰冷愈发让他兴奋起来,玄青门的小兔崽子们已经累坏了,杀起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有先天高手带队,霍迪国的江湖人马悄无声息地攻陷了玄青门的山门。

    他们一改往常进攻时喜欢大呼小叫的毛病,一路上山,一路在玄青门弟子熟睡的房间里,逐一吹上迷香,等药性发作,再回过头来逐一屠杀。

    他们势如破竹,顺利突破到了长老的居所,还是一个半夜起夜的护卫,骤然间发现了不对,大声叫喊了起来:“谁?是谁?”

    他没能发出第四个声音,就被别水阁的先天长老奚达洲一剑洞穿咽喉,直接毙命。

    可是他的声音还是惊动了警觉的周炳龙,周炳龙光着膀子提着剑,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一声爆喝远远地炸响开来:“敌袭!敲响警钟!”

    示警的烟花从他身后的窗口升腾起来,玄青门的警钟终于敲响了起来。

    刚刚冲进院子的别水阁长老奚达洲怒了。他跟铁枪门的胡霸,碧云宫的姚庆芳和青龙派的霍青云打赌:

    他们四人分成四个方向,进攻玄青门。谁最先被人发现,惊动了玄青门,谁就要从门派的两成半收获中,分出半成来给其他人做彩头。

    他比其他三人多花了点心思,收服了更多的小门派的江湖人做帮手,承诺事后要给他们报酬,少了这半成的收获,当然会格外地肉疼。

    他的左手右手一分,奇门兵器弯月刀一分为二,双刀齐下,雪白的刀光犹如银色匹练般闪烁,先天下九境的周炳龙哪里是他的对手?

    二十招过后,周炳龙的剑招之中出现了漏洞,奚达洲没有放过机会,右手划开周炳龙的前胸,左手横扫抹断了周炳龙的脖子。

    奚达洲忌恨周炳龙害他损失了半成收获,直截了当要了他的性命。

    奚达洲放声大喝:“杀!杀光了他们,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跟随他的人,人人都明白玄青门中只有江源一个先天高手,只要不撞上江源,其他人都不是奚达洲的对手。

    听见奚达洲的这声呼喝,齐齐大喝一声:“杀!”

    众人跟着奚达洲一起扑出了周炳龙的院子,杀向了下一个亮起灯光的院子。留下周炳龙院子中遍地的死尸,和快速冻成冰块的一滩滩的血冰。

    霍迪国的蛮子们半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姚庆芳小心地从上风口,跳进了玄青门掌门孟永祥的院子,她娇笑着提声喝道:“孟掌门何在?”

    孟永祥要等着穿好了衣裳,才提着一把剑出来。

    他一眼看见来人是姚庆芳,立即开口说道:“姚长老,玄青门跟碧云宫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可别受人挑唆,以为孟长老和周供奉还没回来,就想要来捡漏。”

    “我可跟你说了,年前我就已经收到了他们的来信,三五日之内,他们就会回来。你何苦听信他人的谣言,让碧云宫跟玄青门结仇?”

    姚庆芳身为先天一境的高手,早就知晓卫国的江湖人最喜欢狡辩,是典型的见了棺材不掉泪,非要凭借口舌一争长短的奸猾之辈。

    她懒怠跟孟永祥多说,直截了当地笑道:“孟永庆和周玄奇自有其他人去收拾,轮不到我去操心。”

    “孟掌门与其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干脆点,打开玄青门的宝库,让我搜刮一番。我若是满意了,自会放过你跟玄青门。”

    姚庆芳不等孟永祥插话,提声喝道:“行不行一句话,我数三声,三声过后,你这院子里鸡犬不留,你可要想好了。”

    “三!”姚庆芳的声音裹挟着先天高手的内力,在院子你每一个玄青门人的耳边炸响。

    “二!”姚庆芳一刻不停地继续喝道,显然并不打算让孟永祥拖延。

    她跟其他三个先天老怪打过赌,谁要是率先打开了玄青门的宝库,谁就能从其他三家多拿到半成的收益。利益驱使之下,她才不耐烦跟人多说。

    请输入正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