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燧灵记 第七百一十九章 擦肩而过1

时间:2019-05-13作者:半山闲居

    有了在舒家部落遇险的经历,安馨不再让人晚上在寝房中守夜,她用‘灵血’撑开防护阵法,又刷出了傀儡武士,独自睡觉去了。

    一夜好睡,凌晨等她收起阵法,起身做早课的时候,方才发现徐妈妈一早等在了外面。

    怎么回事?平常这个时候,徐妈妈可不会过来。

    安馨的一张脸紧张地绷紧了起来,她的身边这些人,可不比在天鹰宗和天胜境,三大仙门对世俗之人往往是不屑一顾,等闲不会有危险落到他们头上,她反倒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

    临行前师父还特意叮嘱过她,回了申国的情形会有所不同,她还需要留心身边之人的安全。她这还没到盛京城,莫非就有人不长眼撞了上来?她的安全防护直接就做错了方向?

    徐妈妈察觉到了安馨的紧张,赶紧低声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二少爷昨夜跟着五皇子回京去了。”

    什么?五皇子这么快就出现了?安馨抿紧了嘴唇,等着徐妈妈说下去。

    徐妈妈不急不缓地说了下去:“五皇子的人是午夜时分才到的。打前站的人想要让姑娘一刻中之内搬出院子,说是五皇子出京之时,在这里逛过了一圈,特意说过了,以后向北进出京城,就都住这个院子。”

    “是表少爷察觉姑娘的寝房中布下了阵法,怕惊扰了姑娘不许人打扰。二少爷这才迎到了驿站门口,我们几个赶紧把隔壁最大的院子给收拾出来,想要让五皇子通融一二。”

    “好在,五皇子到了之后,原本还想要姑娘搬走,是宁平候在一旁劝说,‘你既不想住下,不如剩下的五十里路,咱们连夜赶回去,赶在早朝之时,回去交差,在姑父面前露个脸,以后也好有机会,经常出京办差。’”

    “一番劝说,总算是说动了五皇子。五皇子兴致一起,非要拉着二少爷赛马。二少爷不敢怠慢,跟着他们走了,剩下表少爷护着姑娘今日返京。”

    徐妈妈说得一丝不乱,安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幸亏有秋敏学在,知道她撑起了阵法,房中必然有傀儡守护,若是贸然扣阵,说不定还没等她醒过来,傀儡武士已经暴起杀人,酿成意外。她保命的暗招也会因此显露人前,成为废招。

    联想到先前阿爷派二哥来警告她,不能兴起成为五皇子妃的事情。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她以前光想着只要她避开了五皇子便是,若是避不开,要是五皇子见着了她,非要一意孤行纠缠住她,该要如何是好?

    她这张脸长成了这样,她总不能矫情地嫌弃自己运气不好,安馨长得实在太好看。

    五皇子算得上是申国帝后老来得子,皇后三十二岁才生下他,足足比大皇子英王小了十二岁。帝后对他这个嫡幼子宠爱得近。据说,他只要不跟英王争皇位,申国之内,他尽可以随意地横着走。

    这个据说,不是来自于飞云门的消息和情报,而是来自于她的闺蜜宋慧,安馨从她的信中的字里行间,读出了这个。

    昨夜若是真的出了变故,不论是傀儡武士还是她引起了五皇子的兴趣,只怕都是麻烦。好在宋慧她哥是个明白人,好歹转移了五皇子的视线,总算是免除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危机。

    回京之后,恐怕还要去一趟宁平候府。

    宋慧那般聪明的人,只要听宁平候随口提起这事,只怕就要多思多想出不知道多少个缘由出来,于她养病可是不利。

    看在宁平候有意无意地帮过这一回的份上,她很应该过府去替宋慧解疑答问。让她放下心来。

    安馨拿定了主意,放松了神情,淡笑着对徐妈妈说道:“无事,就算没有二哥表哥在,我们自己也能回去。用过了早膳就出发,早些回去免得二哥哥受罚。”

    “对了,等回了家,年前记得提醒我一声,去宁平候府探望宋慧。”

    徐妈妈答应了,出去传令去了。

    等安馨做完了早课,安家车队赶早出了门。秋敏学比安怀德更雷厉风行,半点的耽搁都没有,安家车队就上路了。

    五十里的路不远不近。

    也是巧了,他们的车队刚出发不就,就遇到了两辆翻覆的行商马车,散落了一地的物事,正在被不明身份的人哄抢。

    他们的马车经过的时候,身穿布衣的苦主顾不上哄抢财货的贼人,对着他们大声呼喊:“恶人抢夺,侠士救命!”

    秋敏学半点理都没理这事,只高声下令让天胜境的护卫,纵马骑成一个纵队,他自己紧紧地护住安馨的马车,不让哄抢的人,趁机涌向他们。飞云门的护卫驾驶的车队,半点速度也没减,直接头也不回地冲了过去。

    那苦主见状,痛心疾首地大声疾呼:“光天化日,见死不救,习武何用?习武何用!”

    安馨端坐在马车里,紧绷的面孔差点被这人粗劣的表演破了功。

    她不用掀开窗帘看人,就这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哪里像个行商之人?他的武功分明就在那些抢夺之人的武力之上,他自己都不自救,还期待着他们救人?

    这是欺负他们这些人江湖经验不够,专门设计的仙人跳?

    香莲见她面色不悦,赶紧给她从暖窠里倒了一盏清茶,还低声劝她:“姑娘,你可不是什么江湖侠士。这等事情,飞云门的弟子都不能出手去管,你可别放在心上。”

    安馨伸手取过一个锦垫,舒服地靠在了背后,舒缓地放松了神情,伸手接过茶盏,轻声对香莲解释道:“我没有放在心上。那人武功不弱,故意这般大喊大叫,说不定有其他图谋。”

    安馨在‘故意’两字上稍稍重了重,香莲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起来?故意?姑娘这才刚回来,这些人不会故意是冲着姑娘来的吧?

    安馨喝下了茶水,把茶盏递给香莲,等香莲收好了,才慢吞吞地说道:“你也别急,今日是表哥护卫,他绝不会多管闲事。”

    香莲庆幸地点了点头。

    先前,她还特意跟姑娘说起,表少爷把安家的徽记换成了天胜境的标记,他们这样回安家,让老爷和老太爷看见了,岂不是不太好?

    换成是天胜境的标记还不如换成是飞云门的标记,姑娘好不容易会一次家,何必打着天胜境的旗号?

    可姑娘什么也没说,原来是因为这个。

    若不是二少爷跟着五皇子提前走了,今日这事遇到了二少爷的手上,说不定他就会怒发冲冠,拔刀相助。二少爷若是有事,姑娘和表少爷都不会袖手旁观。

    不论胜负,二少爷和表少爷会不会有事,她说不好,对姑娘却定然是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