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燧灵记 第四百六十九章 憋不住了

时间:2019-05-13作者:半山闲居

    南宫翎缓缓贴近她的耳朵,极轻声地答应道:“机缘巧合,正好解了你体内的毒!”

    “此事不能外传,季晨阳未必知晓其中奥妙,瞒得一时是一时了。”

    安馨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们再上去看看?”南宫翎极其遗憾地摇了摇头,“我师父说了,最多只有三枚。”

    安馨眼睛流露出不敢置信,他为何不跟她先说这些,她要是知道最多只有三颗,她怎么也要留给师父救命才是!

    给她吃了就是浪费了!真是太可惜了!

    南宫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声安慰道:“采到了‘冥极花’,日后我再陪你来这里碰碰运气,看还能不能有‘冥极果’等着我们。”

    安馨深深地叹息,哪有那么容易!早知道能有这样的机会,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冥极果’留给师父!

    师父吃了‘冥极果’是救命!她吃了‘冥极果’是解毒,这两者之间,不可同日而语。

    她遗憾地转头看向左手的‘冥极花’,诧异地发现,就在刚才的这个瞬间,她一直握在左手里的冥极花’,猝不及防地绽开了!

    五瓣血红色的花朵,好似吸饱了鲜血,花瓣上有一层血红的绒毛,血色欲滴,细长的花蕊是诡异的墨蓝色,蕊尖上一抹娇艳的黄色,让人的心‘砰砰’乱跳起来。

    安馨和南宫翎赶紧转开了眼睛,南宫翎低声叮嘱道:“别多看!你摘了花便好,没准它还能存活,给其他人留下点机缘。”

    安馨点了点头,她用力在南宫翎的肩膀上一撑,小心地站在了南宫翎的肩膀上,从储物袋中拿出两个玉盒,她没敢再细看‘冥极花’,将两朵‘冥极花’收进了玉盒中。

    安馨放开了‘冥极花’的花枝,黄褐色的枝头掉落下去,挂在岩壁上。

    枝头上的十几片叶子,在小雨中随风飘散,就算是定睛细看,也不容易将‘冥极花’的花枝找出来。

    安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明白地知道,这等奇花无法移植,她真想将它扯下来,送回飞云门,看看能不能再养出‘冥极果’来。

    不容她多想,她腹中突然轰鸣起来。

    安馨后知后觉地察觉,南宫翎给她吃下的那枚‘冥极花’的果子,定然有古怪,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拉肚子!

    她脚下的南宫翎的肚子里,响起了更为响亮的腹鸣声。南宫翎笑了起来:“你下来,我背你上去。”

    安馨想了想,果真往下跳到了他的背上,伸手揽住了南宫翎的脖子。

    南宫翎收起护罩,双手用力,黄褐色的符字在掌间流转间,他果真像壁虎一样,背着安馨,一步步往上爬去。

    安馨很想要催促南宫翎更快些,偏偏南宫翎还有心思跟她说话:“你真不学我家这独门绝技了?”

    “学不学我都认定你了,你真不学了也罢,反正我会护着你!”

    安馨闭紧了嘴巴,脸上的粉红色娇艳欲滴,她都快憋不住了,他还要慢吞吞地啰里啰嗦说些有的没得!

    南宫翎小心地爬上悬崖,谨慎地探出头去。还好,季晨阳顾忌安馨会爬上来,没有设下其他陷阱。

    他背着安馨飞身跃起,安馨不等他落地,便飞快地使出千斤坠,往下落去。她落地后,迫不及待地找了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她真的快憋不住了!

    南宫翎看着安馨的背影笑了起来,这样的安馨真是前所未有地可爱,比紧绷着脸的安馨活泼随和多了。

    忽然,他的脸色也变了,他径直飞掠向前,躲进了更远处的大树下,他也憋不住了。

    因为这个迫不及待的变故,他们两人都忘记了给罗志致通风报信!

    罗志致自从看见了安馨的示警烟花,便跳下了藏身的大树。

    这是身为驯兽人的大忌!

    驯兽人能够驱使驯兽,集中方圆百里的野兽对敌,其中耗费的心血不知凡几。往往一场对战下来,血液耗用太多,驯兽之后的虚弱比寻常人还有不如。

    他从藏身的大树上跳了下来,处在了绝大部分的驯兽的攻范围之内,若是遭遇另一个驯兽人,便是将自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可是他顾不上这些了,安馨遇险,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幸好他需要的是控制猴群,不需要对敌,身旁又有傀儡护身,他才敢这般行事。

    他一边吹奏长箫,一边往‘冥极花’所在的悬崖走去。

    论理,安馨身上有‘直升机’,就算是落下悬崖也算不得危险。她发射示警烟花最有可能是遇到了敌人,这敌人必然是前来争抢‘冥极花’的人。

    能进入这大山之中,找到这里的人,可不会多!可惜就算是飞云门和天鹰宗都刚刚经历了变故,能对或者想要对安馨和南宫翎出手的人,也不会太少!

    他想了想,干脆从驯兽袋中,召唤出他的驯兽,一头吊睛白额白虎,骑坐在它的身上,飞速向着悬崖边上跑去。

    还没等他跑出一半距离,他敏感地察觉了有驯兽拦在了路上。

    驯兽?

    驯兽只有三大派的人才有,飞云门和天胜境中的人,若是见到安馨,必然不会出手,只能是天鹰宗的人!

    天鹰宗驯兽堂堂主虞津刚刚身亡,驯兽堂的弟子想要趁机报复南宫翎,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天鹰宗的人可不会对安馨手软,那枚该死的鸟蛋,让枚安馨摸得着拿不着的鸟蛋,反倒还替她惹来了一身骚!

    罗志致吹奏的曲子骤然间高亢了起来,他要召唤更多的野兽前来对战。此战,他绝不能输!

    驯兽相斗勇者胜,退后半分便是马革裹尸,不,退后半步便是死无全尸!

    好在他为了确保安馨和南宫翎的安全,早就牢牢地控制了方圆十里的野兽,对方想要跟他强夺,休想要占到便宜。

    他麾下的野兽直接向着对方的驯兽扑了过去。

    季晨阳的驯兽,那一头凶猛的白熊,狂吠了起来!

    白熊在野兽的围攻下,凶性毕露!它没有季晨阳的血液加持,凭借的就是野兽的本能!

    它一掌接一掌拍来悍不畏死的狼只,豹子,野猪,甚至白虎,偏偏对上发狂的野牛,它拍不动了。

    它转身想逃,奈何四周群兽环饲,无路可退!

    季晨阳清亮的笛声响了起来!

    白熊精神一振,人立起来仰天长啸,四周围攻它的野兽顿时迷惘起来,不知所措地停止了攻击。

    低沉的虎啸声骤然响起,压过了白熊的声音,攻击骤然重新开始。

    白熊一时不察,背上被发疯的野牛用牛角撞上,白熊扑倒在地,雪白的皮毛上顿时见了血!

    血腥的味道激发的野兽的凶性,野牛的乱蹄踏上了白熊的身躯,奔跑了过去,狼群扑来上去,连树上缠绕的毒蛇也径直落了下去,朝着白熊的耳朵张口咬了下去。

    季晨阳的心神间剧烈地疼痛了起来,两边的太阳穴好似被长针穿透,忍无可忍地头痛了起来,嘴边的笛声也不由自主地低弱了下去。

    驯兽之人对驯兽掌控得越深,对驯兽的伤势越是感同身受,两相牵制之下,白熊败落得更快!

    突然,罗志致的箫声也低落了下去,野兽的攻击一弱,白熊立刻朝着罗志致的方向奔逃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