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有个女帮主 一百三十四章 还能这么玩?

时间:2020-02-13作者:和盐吃一天

    教琴。

    教琴难吗?

    不难,至少在老萧那一档次的人眼里绝对不难,因为他肯教的无一不是拥有他口中所言的琴心,而被他断言有琴心的人又有哪一个不是入手即娴熟,最次意境也该到了,所以哪怕不够熟练也会以一种极快速度赶上。

    玄觞无疑就是老萧口中那种具有琴心的,还是顶尖的那种。

    可要说她会教琴,不见得, 就像没有琴心的人老萧不屑一顾,玄觞她应该也同样头疼.....呵呵,她如果会的话就不会费了点小心思安排这一出了。

    是的,确实就只是费了点小心思,比起以往那些大手笔眼前这一出看来的确是小家子气了,不过尽管是这样如果不是洛小言知道阮萌这小妮子之前和玄觞不认识,她们又可能来自同一个师门,他几乎都要怀疑那黑商有什么别样目的了,她对阮萌似乎太好了些。

    只是洛小言还是选择教了。

    说他没这个资格?

    这没关系,他洛小言没琴心又怎么样?甚至连一个职业琴师都算不上,至少他没拥有属于自己的琴,可架不住他有兴趣呀!

    总之一句话,只要阮萌不放弃他就绝不会说停!

    “啧.....”

    看着阮萌一时间似乎还没从学琴成了练剑中反应过来,轻声出口的洛小言忍不住摇了摇头,旋即他起了身,向着好不容易被阮萌架在地上那张琴摸了过去。

    对于洛小言不问自取的行为阮萌略微犹豫了下也没阻止,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洛小言把她从不离身的那座琴提在了手里,上下摩挲,那不放过每一寸的细致让阮萌裹在月白长袍下的身子颤了颤,她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呛!”

    熟悉的剑鸣,一柄半人高长剑被洛小言掂在手里,意外有些发沉的重量让他不住挑眉,也真难为这小妮子能在宴会上把潇湘八剑完整全套舞出来。

    那张古木琴似乎也是特制的,藏在琴中的剑丝毫不影响琴本身,而启开剑柄的居然是一根末弦,这让猜想潇湘八剑是一门另类琴武的他精神不由振奋了几分。

    “阮萌接剑。”

    稍微把玩了一下洛小言就把手中的剑抛向了阮萌顺便出声提醒,他也不担心阮萌会接不住。

    看着被随意丢来的长剑阮萌目光微顿,紧跟她就忙不迭的伸出手接住然后紧紧搂在了怀里,因为剑身略长的缘故,抱着剑的阮萌感觉像是在抱着一根大腿,而相较于阮萌抱着古木琴像是随意提着玩具她抱剑可认真多了,就是那修长的剑柄和阮萌那小巧身子比起来怎么看

    怎么透出一股反差萌。

    完全认真不起来嘛.....

    那异样的反差看的洛小言想要发笑,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毕竟咱笑点......哦,是职业操守还是要高的,而且这一刻阮萌抱剑时那不经意流露出的认真也让洛小言之前猜测潇湘八剑归属琴武多了几分信心。

    “舞剑吧。”

    随意向着阮萌提醒了声洛小言的注意力就转到了他手中的古木琴上,因为要证明单单靠阮萌舞剑自然不够,还需要潇湘水云,玄觞不在所以也只有他来。

    木琴的琴身并不华丽,也没有什么特殊纹理,就像是一株普普通通的木琴,见识过太多古董玩物的洛小言可以肯定他这里这把绝不是什么名琴,因为没有形成什么云纹,所以这段古木制成琴的日子绝对不长。

    不过这不代表这把琴没有价值,可以说江湖里任何一把能被琴师随身带着的琴都价值十足,而这把琴,把玩过无数古琴的洛小言可以肯定的说这把琴有其它琴不一样的地方,而真要说不同......潇湘八剑!

    这把琴似乎纯粹就是为了琴中藏剑所准备的,但又不单单是为了藏剑,因为藏了剑也没有对琴的音质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好像剑就是琴的一部分,这在洛小言看来就很不可思议了,至少这份制琴手法绝对担得起奇葩两个字!

    大致看完了琴,洛小言眼底禁不住闪过赞叹,在他看来什么绿绮焦尾名琴,单纯抛开用料和手艺之外更多是那份背后故事的沉淀加分,眼前这把琴哪怕没有什么故事但单纯就手法来说完全可以说一声独具匠心,换句话....它有名琴潜质,所差的就是只是一个好主人。

    念头闪过洛小言望向阮萌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只能说不愧是有完整传承的人吗,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把琴只是不错的,不过还没等感叹完他看向阮萌目光渐渐怪异的同时忍不住提醒道:“阮萌你怎么还不动?”

    说好的舞剑呢?

    他都准备好了弹奏的说!

    然而面对洛小言的惊诧阮萌却是眨了眨眼睛,直至被看的心底发毛她才忍不住反驳道:“小言哥哥你还没弹琴呀。”

    哈?

    熟悉绵软声依旧甜美,可听完阮萌反驳声的洛小言表情却是有了一瞬间的懵逼,什么叫还没弹琴?明明是他在等你阮萌舞剑好吗!

    话说这小妮子在想什么,配合吗?

    开玩笑,他洛小言可不是玄觞,怎么可能做到用潇湘水云引导你的潇湘八剑,这小姑娘是喝了吧?

    “那个....你先舞剑。”

    回过神的洛小言决定先安排好了,不然难道要他说自己还不熟悉潇湘水云,做不到引导你,只能由你起手来做这个引导?

    说是不可能说的,洛小言也知道他这么安排不一定.....好吧, 是一定站不住脚,所以他面对阮萌小姑娘投来的那隐隐不信任眼神他很直接就摊手道:“你舞,我随后就弹。”

    弹是当然会弹的,他洛小言答应的事情就肯定会去做,不过不是教琴,他只是为了研究潇湘八剑和潇湘水云......嗯,没错,就是这样,教琴什么的才是附带!

    “奥。”

    这一次阮萌倒是没有对洛小言的表态做出怀疑,显然他洛小言在阮萌这里的信誉还是有点的,所以在略略点了头之后小姑娘脸上闪过一抹犹豫色,但最终还是提剑道:“潇湘八剑第一式,美目成兮。”

    美目成兮!

    话出口随着一剑平平擎出阮萌的整个人气质似乎就变了,原本还有些犹豫色的眸子化成了平淡,不过不是那种漠然的平淡,而是一双美目像是在看淡山水的平淡。

    美目成兮.....

    这突兀的一剑让洛小言表情呆了一下随即却是惊喜,这一剑他见过,就在昨日的潇湘水云宴上,不过当时因为有潇湘水云的压制这美目成兮的一眼也成了她不服气玄觞的倔强,现在看来这才是这一招的真面目。

    “铮铮.....”

    洛小言手中的琴弦被他手指下意识的勾动,荡开的初段潇湘水云谱琴声仿佛是在回应,不过下一刻自他手里发出的琴声就断了,也不是因为其它,因为他视线中阮萌舞着的剑也停了下来。

    “第二式....”

    听到琴声断了刚想要停手的阮萌注意到洛小言视线投来剑身不禁再次抬起,眸子快速开阖了两次,复又睁眼,神采奕奕跟道:“第二式,海凝青光!”

    随着出口被阮萌全力挥斩出的剑身犹如一抹碧色,青葱划过空气,隔空仿佛都能嗅到那股清气,目光扫到这一幕的洛小言眼神顿时亮了,他手中的弦再次跟着勾动。

    “铮!”

    突兀接起的琴音完全没有连贯感觉,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但莫名的洛小言的脑海中却是浮现出昨夜阮萌斩破玄觞潇湘水云那云雨收歇的一剑。

    “第三式....第三式......”

    “第三式怎么了,继续呀?”

    听着阮萌两次重复却又没有剑风跟着呼啸起洛小言下意识睁开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虞,虽然他也知道主动完全在阮萌身上,他不该怪阮萌,但他真就没忍住。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