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有个女帮主 一百零八章 果然还是被坑了

时间:2020-02-03作者:和盐吃一天

    烫红鎏金的一封请柬就那么静静的摆放在洛小言手中,就像洛小言回来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同样的,归来的米朵儿小队和溪风同样也被他此刻摆出来的请柬吸引了过去。

    明明就是很正常的一幕,但....

    ‘小言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收到请柬?’

    ‘刚刚小言收了一封请柬。’

    由米朵儿带队回来的几个人原本听说有人请吃东西瞬间来了兴致,知道是请柬后热情明显淡了几分,可随后溪风说可能有吃的某双眼睛瞬间又亮了.....

    因为请柬此刻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洛小言手中,前面两句话听起来好像是同一个意思,似乎也没什么毛病,但直到后知后觉的洛小言对上那双亮起来的眼睛他却是突然反应过来。

    尽管只是少了两个字,意思还是那个意思,但实际情况明明特么不是这样,请柬根本不是他接的,更不是给他的,米朵儿她们后来回来不清楚,难道溪风还不清楚?

    故意的,这狗东西一定是故意的吧!

    “请柬我回来的时候就放在了驻地门口。”洛小言果断摇头解释。

    反正不管溪风这贼道想要做什么他也要把自己给摘出去,因为洛小言莫名有种摸到烫手山芋的念头,他忽然有种抽自己两巴掌的冲动,这手欠的怎么就记不住呢.....

    “哦。”

    没有洛小言想象中的剧烈反应变化,开口的甚至不是他以为抱有什么想法的溪风而是米朵儿,经过开始的一眼过后她真就是连多看一眼都奉欠,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原来有人是放在驻地门口的呀。”

    也不知道是溪风真放弃了某些想法还是才反应过来,笑呵呵的脸上多出一抹好奇善意,主动提醒,“要不看看是谁寄的?”

    狗脸....这哔是狗脸吧?

    看着溪风那比抠图演员还假的演技他已经懒得吐槽了,不过扫了眼仰长起了脖子的阮萌,诧异目光越过一脸无精打采神情恹恹的九狸后他倒是点了点头,溪风都这么说了他倒也不介意帮忙打开,或许刚刚真的是他想多了?

    “今日良宴,特为帮会联赛而设......”

    入目熟悉的第一句感觉好像充满了大气,果然也是因为帮会联赛的事情。

    但随即洛小言却是直接越过了内容看向了落款,毕竟正常人没人会好奇一封请柬里写了什么,而也就是这一眼洛小言目光顿住了。

    “无法无天,醉仙楼。”

    默默念出了请柬上的落款洛小言目光跟着抬起,虽然他用的声音不大但他保证在场的人都该听到了,同时一个念头在洛小言心底闪过,宴无好宴呀.....

    “不去,没兴趣。”

    米朵儿第一个给出了答案,果断程度让洛小言都差点咬到了舌头。

    不过对这个结果洛小言倒也不意外,米朵儿真答应了他或许才会更诧异,没直接拔剑砍了这份请柬就算是给他洛小言面子了,而米朵儿开口了他很直接就把目光挪到了后面的......

    “滚,不去。”

    粉兔头兜帽下的脑袋抬也不抬就给出了答案,同样是果决,但对九狸这语气让刚想要开口询问些的洛小言脸忍不住黑了几分,甚至还没等他接言就见前一刻还默默低头站在原地的九狸主动迈起了步子。

    一步,两步,越过米朵儿,接着越过溪风,再越过他洛小言,最终头也不回的扎进了驻地里。

    “口丕....渣男!”

    几双目光就这样默默注视其远去只隐隐剩下一个背影后突一道暴躁声远远传了过来,原本脸还只是沉下来的洛小言却是突然感觉有些牙疼,只能心里默念那还是个孩子,每个月只有几天是正常的。

    “别多想,九狸她死情缘了。”

    清冷冷的一句把不约而同落在那道背影上的视线拉回了现实,包括心底正在碎碎的洛小言,但回过味儿来的他却是惊了。

    啥?

    九狸?就她还死情缘?

    下意识瞄了眼已经只剩下一抹兔子背影的九狸他默默把心底那句她配吗收了回去。

    呵呵.....真不是他针对某狗狸,有情缘的了不起?不死真就没天理!

    不过话说回来,没了这只什么都想要掺一手的狗狸参与前一刻还如临大敌的洛小言突然又觉得索然无味。

    而米朵儿不去,狗狸不去,还能找谁,秦拆拆吗?

    念头闪过洛小言很直接的就把目光转向了溪风,这贼道除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练剑,他不加入黑衣团,又不在驻地,但洛小言可没忘了这贼道才是名正言顺的副帮主,虽然他实际上什么都没做。

    “别看我呀。”

    显然溪风那贼道也在留意洛小言的反应,不能暗地里坑索性视线刚落他就挂上了一脸无辜,随即摇头跟出声:“我很忙的,而且无法无天我不熟。”

    口丕!

    你骗鬼呢?

    说无法无天不熟洛小言信,毕竟他也发现这贼道真说起来和他还挺像的,没有必要几乎不会去主动交涉,练剑,喝酒,武馆,喝酒,练剑,驻地,有一颗想要秀的心,但生活其实单调到了极点。

    显然也知道单纯这个不足以说服洛小言,静默只是持续了那么一瞬,溪风忽摇起了头,声音也低沉了下去,“哎,小言你也知道,最近我家那位有点事,摊位我要看着呀,是真没时间......”

    随着溪风声音低沉下去,原本悠哉

    悠哉声莫名带上了一份疲惫,但把这贼道前前后后变化收入眼底的洛小言在经过初始的震惊过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秀?这是在秀儿?

    演技这么差还喜欢秀这狗比其实是姓杨的对吧?!

    但在眼皮稍微跳动几下之后洛小言几乎都有种这狗贼是不是确定了花....呸,是那个姓花的就是他情缘然后这货知道了是他把那个姓花的卖到黑市的事实来刻意报复的,所以他很果断的沉默了。

    “咦,溪风大叔你也有情缘了?”

    绵软声骤然打破此刻的诡异,紧随而至的是阮萌那双眨呀眨的眼睛,透露着不敢置信。

    溪风大叔.....

    洛小言唇角禁不住抽动两下,这小家伙是不是叫大叔叫习惯了?

    溪风这贼道怎么看.....好吧, 下意识瞄了眼同样懵了的溪风洛小言也后知后觉这家伙声音听起来确实挺老?他现在有了情缘,老的更快了?

    而且这个也字用的妙呀,洛小言不禁瞄了眼已经彻底消失的九狸。

    “恩,有了。”

    被阮萌一双目光盯着溪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这个回应怎么看也没有前面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咳,有机会带回来给你们看看。”

    说完,溪风直接就转头走向驻地里,那背影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没人了?”

    直到溪风消失一旁眼底隐隐带着困倦的米朵儿似乎刚睡醒反应过来,微一蹙了蹙眉,随即自顾自道,“刚好你们都在,晚上你们出去打猎吗?”

    打猎.....

    看着突然迷糊起来的米朵儿他已经懒得吐槽这位已经快要崩塌的高冷人设了,不过有一点洛小言也不得不服气,米朵儿这份肝度绝对称得上肝帝,真的是活该深不可测!

    “晚上我就不去了。”

    洛小言摇了摇头,和米朵儿比他觉得还是安心当个不努力赚钱的咸鱼吧,而在顿了一下后洛小言扬了扬手中请帖,“我去找帮主。”

    真不是想揽,谁让他手欠呢?

    因为前一刻洛小言也才后知后觉发现秦拆拆之前站的位置已经空了,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了。

    “不用问了, 红妆她不在。”

    身后紧跟响起的声音让洛小言脚步微微一顿,紧跟米朵儿的身影就越过他先一步向着驻地里走去,“我困了, 请柬你拿了就去吧。”

    他去?

    顿住脚步的洛小言懵了,他去算什么事?

    “小言哥哥....阮萌也想去!”

    然而没等洛小言张口,依然是身后方向,传来的娇憨声音听的他好容易维持好的心态彻底炸了,他这果然还是被坑了吧?!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