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一切刚刚好,不早不晚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五……五小姐!”书棋慌乱的转身,差点撞翻了床边的椅子。

    “方才和管事的公公说了什么?”邵宛如脸色平静的看着书棋问道。

    定了定神,书棋顾不得自己被撞疼的地方,低下头道:“奴……奴婢没什么的,就是按小姐的意思,送了一个荷包,并且请这位公公多多关照我们小姐!”

    接下来有一段时间要住在这里,和管事的太监搞好关系是肯定的。

    书棋说完,紧张的用力的呼吸了几下,方才她进门的时候其实早就想这么解释的,但五小姐一直不问,仿佛有什么压在她心头似的,压的她喘不过气来,这时候说出理由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原本就是有正当理由的,五小姐就算是再怀疑也发现不了,方才她说的那些话大部分都是真的,而且还站在了五小姐这边说的,纵然五小姐知道了也不能说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么一想,脸色也平静了下来。

    若不是方才那会给她的心理压力过重,她也不可能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自己是有正当理由的,书棋一再的告诉自己,神色慢慢的放松,侧身向邵宛如行了一礼:“五小姐,奴婢下去替我们小姐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煎药在偏殿边上的一间小屋子里,由宫里的一个小宫女在煎。

    “去吧!”邵宛如道,目光却依旧落在书棋的身上。

    顶着邵宛如的目光,书棋去了边上的小屋子,待得走到门外,才觉得身上的压力没了,用力的喘息了两口气,伸手抹了一抹额头上方才紧张出来的冷汗,这一关既然过了,这接下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五小姐会问自己事情,原就是她猜想得到的,书棋跟着邵颜茹,自然知道邵宛如是个聪慧的,否则自家小姐也不会连连失手。

    “小姐……”看到书棋出去,玉洁叫了一声,暗示躺在床上的邵颜茹。。

    “我们出去走走!”邵宛如站起身来,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邵颜茹,脸色平静的道。

    “小姐,还是守在这里吧!”玉洁劝道,大小姐伤成这个样子,小姐若还是出去逛逛,这里又是凤仪宫,不定被传说成什么样子。

    “无碍的!”邵宛如道,起身往外走,她还真不担心书棋和太监说什么,原本她就没打算和邵颜茹表示出姐妹情义。

    邵颜茹是个有野心的,上一世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那时候和眼下的情形有些象,即没进周王府,也没进玥王府,最后进了皇宫,可见上一世也发生了什么意外,让她不得不进了宫。

    上一世的时候,她和兴国公府看起来颇为遥远,虽然兴国公府一直不余力的要害死她,但她其实一直不清楚,对于兴国公府也没有多注意,因此也不知道邵颜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来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以自己那时候的处境也不可能打听到什么。

    就象这一次邵颜茹发生的事情,关系到了两位皇子,应当也是下了封口令的,想打听一般也打听不到,这么算起来邵颜茹的名节也不算是毁了,不过发生了这种事,她和周王府、玥王府都会失之交臂。

    出了宫也不可能嫁得好,京中的世家虽然不一定能打探到什么,但是以邵颜茹原本皇子妃最高呼声的一个,被迁送出宫,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送出来的女子,世家大族都不会娶。

    因此留在宫里是她唯一的机会民,或者也是她唯一的机会可以接触到权势了,邵颜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跟她走的近没有半点好处!

    偏殿里有伤患,暖炉生的比较暖和,站在廊下的时候,空气一下子冷洌了起来,站定在廊下,邵宛如看向外面。

    这里是凤仪宫最偏远的一处偏殿,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只有零星的几个宫人走过,一切平静而冷清。

    “小姐,书棋是不是跟那位公公说了什么?”玉洁终于有机会和邵宛如说上话了,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问道,总觉得书棋跟她主子一样,不是个消停的。

    邵宛如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的必然是自己的坏话,而且还是不动声色的坏话,听起来还象是为自己辩解的那种。

    “小姐,奴婢去找她打听打听清楚!”玉洁不放心的道。

    “不必!”邵宛如摇了摇头,邵颜茹说自己什么都好,她不在意,但是有一点她一定要让人看到,她和邵颜茹的关系不睦,留下也是迫不得已。

    至于她们关系为什么不睦,如果有人打听必然会打听出兴国公府的事情,这事就留待一个后续的关结吧!

    在偏殿门口站了一会,邵宛如又在外面走了走,没走的很远,就在偏殿外面的地方,只引起几个路过的宫人注意,看到宫人们警惕、戒备的目光,邵宛如笑了,她突然知道邵颜茹让书棋说了什么。

    能引起宫人的警惕、戒备,再想想自己秀女的身份,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就是怕自己和周王扯上关系,怕自己这个不怎么样的五小姐强扯到周王,惹得皇后娘娘动怒罢了。

    方才她在太监面前故意一言不发,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伤重的几乎坚持不下去的邵颜茹去处理,一方面是因为不这样做邵颜茹不放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管事的太监自己着实无用,而且还没姐妹情份的感觉。

    一个没用的世家小姐,不能帮着周王殿下任何事,对于周王殿下和皇后娘娘来说,又有什么用。

    如果让这么一个没用的世家小姐靠近周王,惹出什么让皇后娘娘不高兴的事情来,整个凤仪宫的宫人都会被迁怒,这么戒备的盯着自己,也就说得通了。

    心情极好的弯了弯唇角,邵宛如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一株白梅。

    很清淡的梅花,而且还是孤零的一株,看起来种的也不那么用心,花色寻常,零星的几朵,一看就知道没有精心维护的。

    这里原本就是偏殿,主子们都不会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谁也不可能跑这里来赏花,这花能自生自灭的长出花来,也算是一件难事了。

    抬起手,从树上掐下一小段树枝,上面就只有小小的一朵花,看着这朵小小的但却顽强的梅花,唇角的笑意清晰了几分,细眯起眼睛,拿着花对着阳光转了转,既便小,依然美的动人。

    清雅的少女,衣着素淡,绝美的小脸上,五官精致,白嫩的肌扶如玉一般的泛着光泽,而更出色的是她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乌黑的如同蝶翼般的长睫扑闪了两下,眸色潋滟动人,不点而朱的樱唇,笑起来冲淡了清雅的素色,妩媚而动人。

    手中花在她的鼻翼前,那样清淡的花,因为她的笑容,也美的绝色生香起来。

    楚琉宸站在那里,向来冰寒的心似乎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酸酸的、柔柔的,眼底不由的泛起一丝宠溺。

    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知道,只是知道原本什么都不在乎的他,慢慢的在乎起来了,首先是惜命。

    他其实最不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原本就没人在意,他又何须在意,早死晚死不都是一个死吗!

    能活着就肆意的活着,不能活着也无所谓,这世上还有谁是真正在意他的吗!

    但在不知不觉之间,似乎愿意活着了,并且觉得要好好的医治身上的病,若他一直病的,病的朝不保夕,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真的没了,那么留下她要如何?

    只要一想到她会一个人孤零的,他这心就很难受,很疼,既便是为了她,似乎也不能再自暴自弃了,他其实可以做的更好,可以为她做的更多。

    从开始的懵懂,到后来的清醒,楚琉宸庆幸自己明白的还算早,可以一步步的把她拉拢到自己的怀里,有了她,才不会让自己心底完全冰寒和冷漠。

    幸好,真的幸好,他能清楚而快迅的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幸好他在还没明白自己心意的时候,就已经懂得把她牢牢的锁在自己的身边。

    一切,刚刚好,不早也不晚。

    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一处缓缓的放了下来,终于她可以走到他的身边了,不再只是远远的观望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两个人认识很久,一直挂心,但一直没有机会说似的,有种经过了万水千山才尘埃落定的意思。

    但其实两个人也不过是认识了三年左右吧?为什么有种跨越千山的感觉,楚琉宸稍稍思虑了一下,便觉得这种感觉不用放在心上,他只须现在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行,他既然不允许自己早早的没了性命,便是打算一生一世护着她。

    长长久久的护着她,而不是让她伤心、痛苦。

    他的病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以后只须调养就行,况且他还有武功的底子,看起来虽然脸色还不太好,但其实已经比一般人只好不差了!

    “灼灼在看什么?”唇角一抹微笑,如玉一般的男子,清雅的如同天上的神谛,出言打断了邵宛如的凝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