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七百五十七章 躲避起来的小宫女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生气了?”见邵宛如别扭的别着脸,楚琉宸也知道适可而止,柔声道,伸过手来摸了摸邵宛如有些零乱的秀发,抚摸了两下,这让邵宛如想起的居然是那只养的胖乎乎的猫,往日里是不是也象这么给猫顺毛的?

    “别生气了,说说想要什么?住在宫里可住得惯?如果不行,我让皇祖母把你带到她那里去住,以往也是有秀女陪伴后宫太后的。”

    楚琉宸道。

    这是怕她在储秀宫里吃亏,心里甜甜的,头低了下来,摇了摇头:“不必去麻烦太后娘娘,我很好,住在储秀宫里也没什么事,这里离后宫也远,住的太近倒是不太好的!”

    太后娘娘的身边未必安宁,特别是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很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

    “你放心,邵颜茹现在就是一个现成的靶子,在这里我很安全!”怕他真的要去找太后娘娘,邵宛如不放心的又加了一句。

    这话说的极其肯定,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浮起笑意,后宫有后宫的生存法子,前朝有前朝的生存法子,若是冒冒然插手的话,很容易出现乱子,

    她不知道上一辈子楚琉宸发生了什么事,但记忆中满是鲜血的台阶,那么多死去的女子,无一不在说明当时的惨烈,他在和谁争斗?似乎那个时候他己经没了对手,所有的对手对于当时的他来说,都太弱了。

    所谓监国太子,皇上重病之时,已经几乎算是登上那个位置了,那些能夺位的,死的死,伤的伤,弱的弱,又有谁是他的对手,可为什么自己的记忆里会有那么一个场景。

    还有一件事,她也一直不明白,在那种情况下,楚琉玥自顾不瑕,为什么不顾一切的听了邵颜茹的话,要了自己的性命,是什么让他如此做的,难不成自己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价值不成?

    “好,如果有应付不了的,跟本王说,本王自有法子对付!”听了邵宛如的话,楚琉宸笑了,点了点头,看了看邵宛如显得有些零乱的秀发,“一会让玉洁给你重新梳理一下,乱了!”

    说完极自然的又摸了她的秀发一把,然后把头凑了过来,温热的气息几乎扑打在她的脸上,“选秀的时候不会长的,到时候本王替你梳发可好?”

    “王爷!”邵宛如的头努力的往后仰去,躲避他的脸,脸不由自主的就烫了起来,替自己梳发?这种事他也想得出来,难不成他一位堂堂的宸王殿下,居然还做这种事情不成!

    “王爷,为什么会在这里?”脸红着转开话题,纵然两生两世,她也没见过这等惫赖的人。

    一忽尔清俊温雅如嫡仙,一会邪气妖娆似纨绔,而且什么话都敢说!

    楚琉宸看着少女如玉般的脸上泛起红晕,如同白玉微瑕,削薄的唇角紧紧的抿着,使劲的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可是偏偏这么一副娇艳的样子,再加上一双水汪汪的明媚眸子,怎么看都让人怜惜到了心头上。

    明明羞涩不安,偏偏努力镇定,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

    当然,楚琉宸也知道自己这会笑,必然会让她恼羞成怒,索性装着没注意到她强颜镇定的样子,“正巧有事找找画册,就过过了!”

    “区夫人呢?”邵宛如侧耳听了听,这个时候原本应当在的区夫人没有半点声音传过来。

    “可能正巧本王来的时候有事出去了!”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他当然不会说是故意引开这个女画师的,“没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来找本王,那处地方一直空着,景致也比这里好多了!”

    楚琉宸道。

    “下次没事的时候会过去的!”看楚琉宸目光灼灼的落在自己的脸上,邵宛如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莫名的觉得心头跳的快速,几乎控制不住似的,手捏着帕子用了几分力度,“这宫里人多嘴杂的,我怕人发现!”

    “发现又如何,你现在也算是过了半个明路了,就算是有人发现也没关系,当然你若是顾及太多的话,本王倒是可以想出一个法子,让你不必对本王太过于避嫌!”楚琉宸笑吟吟的道。

    “什么法子?”邵宛如好奇的问道。

    邵宛如没想到,她这里还没用到楚琉宸戏谑说的那个法子,邵颜茹那边就真的用上了。

    楚琉宸和邵宛如说了一会话之后就离开了,邵宛如就留下来坐了一会,玉洁替她重新打理了睡乱的秀发、衣裳,区夫人回来的时候,她正在静悄悄的坐在那里看画册。

    区夫人向她告罪了一声之后,两个人就对某些画作进行了评价,之后邵宛如才从区夫人处回来。

    才到宫门处,就看到一个人影一闪,玉洁上前几步,快速的把人抓住。

    是那个叫涵淡的宫女。

    “见了我为什么要跑?”邵宛如上下打量了几眼这个宫女,问道。

    “奴婢……奴婢没看到五小姐……”涵淡结结巴巴的道。

    “难不成你以为我们眼睛瞎了,看不到你特意在这里躲着吗!”玉洁被气乐了,拉过涵淡的手指了指她之前躲的地方。

    “在宫里监视着秀女的举动,并且跟着探看,如果这事报到管事嬷嬷那里,你应当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吧!”邵宛如不动声色的看着涵淡道。

    “邵五小姐,奴婢真的没用,奴婢就只是在干活,没注意到邵五小姐过来!”涵淡失口否认,“扑通”一声跪到了邵宛如的面前,看起来极是可怜。

    有路过的秀女看到眼前这一幕,停下了脚步,愕然的看向邵宛如。

    邵宛如心头冷笑,这个宫女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看这行为做出来,立时让人觉得她是弱小的,而自己就是那个欺负弱小的。

    在宫里,不管是哪家的千金,却不敢放肆,之前王芋心就是前车之鉴,这是吃准了自己不能拿她怎么样。

    “你起吧!既然你不认,那也没事,如果大姐知道那日做证的还有你,不知道大姐还会不会想用你了!”

    邵宛如极其平静的看了一眼这个瑟瑟发抖 ,极是可怜的宫女一眼,用很低的声音道,待得说完,看到这宫女蓦的瞪大了眼睛才满意的拎起裙角往里走。

    对于这个宫女的事情不再理会。

    路过的秀女看到眼前这一幕,不明白是什么事情,看了看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宫女,又看看悠然自得离开的邵宛如,摇了摇头,也就不管多管这闲事,抬步往外行去。

    不过是一个小宫女的事情,况且邵五小姐也没怎么着一个小宫女,算不得什么大事。

    待得秀女离开,跪在地上的涵淡才突然之间醒悟过来,急忙起身冲着邵宛如追了下来,到了跟前才压低了声音道:“五小姐,五小姐请留步!”

    “还有何事?”邵宛如脚步微停,却并没有转身,倒是玉洁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涵淡一眼,很是不满。

    “五小姐……是……是大小姐让奴婢来看您回来没有的!”涵淡不敢隐瞒答道,如果五小姐把自己作证邵大小姐行为鬼祟的和丫环两个密谋的事情说出来,她必然得不了好。

    邵大小姐不好对付,邵五小姐更不好对付。

    涵淡这时候也后悔,当时怎么就对这两位左右逢源了,原本以为这两位都是贵不可言,而且性子都好的,没料到自己看走了眼,这两个谁也不好惹,可她现在偏偏只能往下走去,想回头也不行了。

    “大姐发生了什么事情?”邵宛如蝶翼般的长睫扑闪了一下,缓缓的道,以邵颜茹的谨慎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除非这件事情的利处实在大。

    “玥王殿下……在……在大小姐处!”涵淡咬了咬牙,不得不实话实话,自己拖不住邵五小姐,回去后必然会看到。

    “玥王殿下怎么会在这里?”邵宛如凝神细听起来,这事透着玄乎,她不得不问。

    储秀宫是选秀的地方,在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皇子们也得避避嫌,谁也不知道这里面选中的到底最后花落谁家,可能是自家,也可能是自己的兄弟,甚至还可以是落在皇宫中,成为皇上的女人。

    既然这样,在没有正式选定之时,大家都不便过来,楚琉玥来的蹊跷的很。

    “邵大小姐下午出去的时候,从假山上摔下来,正巧玥王殿下经过,救了邵大小姐,还让太医过来诊治,这时候还在邵大小姐的屋子里!”既然已经开了头,涵淡当然不会再隐瞒,一五一十的道。

    邵宛如先是愕然,而后失声笑了起来,唇角一阵嫣然,这法子跟之前楚琉宸说的还真是异曲同工,果然不愧是兄弟,这想的法子居然也这么象。

    当然楚琉宸当时只是调侃了一下,楚琉玥倒是个心急的,居然立时就因为这事到了邵颜茹的身边,看起来是为邵颜茹撑腰的。

    倒是难为他们想出来的这个主意,摔了正巧遇到玥王,然后两个人扯上关系,从来英雄救美,最容易让人好感,更何况救的还是这么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

    “走,我们去看看大姐!”邵宛如笑着举步,眸色流转若琉璃,她倒要看看这一次这两位联手之间又想做些什么……

    她就知道邵颜茹不会就这么束手认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