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七百五十六章 那个姓王的要如何处置?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屋内安静了下来,唯有邵宛如偶有的抽噎声。

    邵宛如的头低下来,脸红似火,方才的迷茫过去之后,她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楚琉宸坐在了藤椅里,抱着哭成一团的她。

    方才哭的兴起的时候,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这时候清醒过来,有种不知道如何见人的感觉,头紧紧的埋了起来,其实己经哭不出来了,眼下想着的是如何脱离这个尴尬的处境。

    “怎么,不哭了?”楚琉宸低头看了看怀里,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了自己怀里的邵宛如,心情居然很不错,削薄的唇角一勾,笑容清雅温柔,还伸手摸了摸邵宛如的秀发,只摸得她心口突突的跳,几乎要跳出胸口的感觉。

    白嫩的手指绻缩了两下,缓缓的松开楚琉宸的衣袖,不太自在的咬了咬唇,想从楚琉宸的怀里退开,不料腰际的手重了起来,竟是把她的身子再往他怀里一按:“要不再哭会?”

    带着调侃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让原本只是羞的不知道如何应对的邵宛如有些恼羞成怒了,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抬起脸,努力装着不甚在意的一本正经样子:“王爷,放我下来!”

    她的小脸紧紧的绷着,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一般扑闪了几下,明明很紧张很羞涩,却偏偏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看得楚琉宸不由的笑了起来,伸出另一只手在她粉嫩的小脸上轻轻的捏了一下。

    细滑的如同上好的美玉,而后又看到美玉一点点的暴红起来,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又伸出手去捏她的小脸。

    邵宛如伸手一把推开他的手,而后再一把推开他的人,差一点因为反弹的力度,从楚琉宸身上摔下来,幸好楚琉宸伸手扶了她一把,才让她堪堪的站定在椅子前。

    “坐吧!”知道邵宛如羞的整个人都要冒烟了,楚琉宸笑着一指面前的另一把花藤椅,细眯起眼睛道。

    这把藤椅没有方才那把藤椅来的大,但邵宛如坐上去却也正好。

    见他不再提方才的事,邵宛如红着脸坐到了藤椅上面,把自己落下的一缕秀发搭到了耳边,有些零乱,很是失礼数的样子,楚琉宸却觉的看着越发的顺眼起来,瞅着她上下打量,只打量的邵宛如才往下退的红晕,又全冲了上来。

    整个人都是发烫的,就如同要烧起来的似的。

    “你那边太热了,其实可以坐到本王这里来,这椅子大,我们两个坐在一起也可以的!”楚琉宸拍了拍自己坐着的椅子,似笑非笑的道。

    邵宛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真是太坏了,明明知道原因,却还说这样的话。

    “我不热!”羞恨之中,没好气的道,手中的帕子紧紧的捏着,不去看那张俊美到几乎让人觉得邪恶的脸。

    这人就是故意的!

    楚琉宸动了一下,侧头看了看邵宛如绯红的小脸,站起身来,伸手把宽大的藤椅往邵宛如这边拉过来,原本放置在当中的案几被他一把拉了开去,不耐烦的道,“真碍事!”

    邵宛如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把案几推开,把藤椅拉过来,而后理所当然的坐在她的边上。

    这个还能再这么理所当然吗!还觉得这案几太碍事了,碍他什么事了,谁家的案几不是放在两把椅子当中的。

    又羞又愤之余,心里莫名的却有了一丝暖意,冲淡了方才恶梦中沉闷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一刻,她至少是真实的,不是梦境,不是梦境中悲惨的自己。

    现在的自己才是真的,上一世已经过去了。

    窗口有阳光斜斜的洒入,冬日里的阳光最是暖人,这一刻更是暖到了心里。

    稍稍动了动身子,往边上靠了一靠,那么宽大的椅子,楚琉宸却偏往自己这边靠过来,着实的让人不好意思。

    “别动,就这么靠着不错!”楚琉宸拉住邵宛如的衣袖,把她原本偏到另一边的身子往自己身边带过来,然手一手环住了她的肩头:“这次选秀之后,本王就能明正言顺的来看你了!”

    邵宛如红着脸极无语的看着他,他也知道名不正、言不顺的!

    “皇祖母那里已经知道这事了,你在宫里就随着众人住着,若是你府上的那位大小姐要出手,让本王来就是!”楚琉宸眉眼一厉,眸底闪过一丝黑沉沉的暗芒。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邵宛如头低了下来,翻了翻自己手中的帕子,摇了摇头道:“邵颜茹那里你别动,兴国公府不简单,她也不简单,冒冒然插手极不好,我能对付得了她的!”

    重生一世,她也算是抢尽先机,没有再被所谓的亲情蒙敝眼睛。

    邵颜茹不再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邵昭仪,而自己也不是当初那个零落无依的女画师,既便进了宫,也只能被她搓磨,甚至最后身死在她的手中。

    今时今日,她和邵颜茹是站在同一步上,谁也不比谁的身份高多少,几乎是等同的。

    甚至还因为外祖母,自己表面上看起来更尊贵一些,从父亲面上看起来也更名正言顺一些。

    “那你小心一些,如果对付不了她,就跟本王说,本王不管她是谁的人,都不会饶了她的!”楚琉宸点了点头,声音清朗中带着几分阴冷,不似他在人前和煦的模样,但这样才是真实的他,这种情况下出生的楚琉宸,又岂会真的是无害的如同书画中走下来的清俊美少年呢!

    “我会小心的!”邵宛如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道,“这次的事情,听说又牵扯到了糈; ,三姐中招的药粉说是糈事的!”

    这事她得跟楚琉宸说一声,免得他不小心撞入进来,原本这事是秀女们之争,但现在却己是外廷之争了。

    那日恐吓邵彩环的话,并不全是威吓,糈国的贡品不见了,原本在国库中的贡品不见了,原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真的查到和兴国公府有关,既便兴国公府权势滔天,必然也会受牵连,甚至结果未明。

    “这事已有了了断了,叔皇在大殿上大发雷庭,看着国库的官员拉出一大串,被牵连的人不少,王侍郎也没落了好,虽然查不出这事跟他有关,但他女儿得了这种熏香害了人是肯定的,现在己经降级了!”

    楚琉宸知道她在深宫里面,消息闭塞的很,看着她笑道。

    谈起了正事,邵宛如脸上的红晕缓缓退了下去,这会倒是自然起来,若不是他的手依然半环着让她靠在他胸口,她觉得这时候会越发的自在的。

    知道自己的力量是抢不过她的,索性就随他了,反正这人从来就是霸道的很,原本两个人之间没说破的时候,就这么觉得,而今说破了之后,发现他不但霸道,甚至可以说是护食的。

    这么一想,才稍稍退下去的红晕,又涌了上来。

    “那个姓王的要如何处置?”看到邵宛如又泛红的小脸,楚琉宸眸光一闪,懒洋洋的问道。

    “随她去吧!”邵宛如咬咬唇,压下心头的羞意,想了想道。

    王芋心现在的处境不会好,犯了这么大的事,甚至还连累自己的父亲出了事,整个王府都不会护着她,这接下来就算是远嫁,也得在人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必然是低嫁,甚至还低的不是一点二点。

    上一世的时候,王芋心得邵颜茹的帮手,而今王芋心虽然还是邵颜茹的帮手,但现在自己己经早早的拔了这个帮手,这接下来如何就看王芋心自己的命了!

    “随她去也行,明儿本王给她介绍一门好亲,找一个商人娶了她就是!”楚琉宸沉吟了一下,邪邪的道。

    “找商人?”邵宛如惊讶的抬起脸,商人的身份不高,一心想在选秀中留下来的王芋心最后只能嫁给一个商人,这让心气颇高的她怎么忍受得住。

    “自然是找个商人,不过眼下商下也恐怕不好找。”楚琉宸慵懒的道。

    “……”邵宛如眸光一闪,唇角勾了起来,手指捏了捏帕子,她从来就是一个凉薄的人,不会对一个害了她的人起什么好心,王芋心眼下的下场,原本就是她该得的。

    “什么时候有空,本王带你去王府看看,挑一处好的园子!”楚琉宸笑容戏谑的看着她柔美的侧脸道,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帘上落下参差的阴影,极是可人,原本只是戏谑,这时候便不自觉的多了几分真。

    “为什么要挑?”邵宛如一时没跟上他的思路,愕然的抬头,侧眼去瞅他。

    “挑一个好的,本王可以当成洞房,到时候迎娶你用,以后既然是我们两个住的,自然应当让你满意才是!”

    楚琉宸道。

    一句话,邵宛如又是一个大红脸,暗中咬咬牙,他还真好意思说。

    楚琉宸闷闷的笑了,往日清朗的声音因为这闷闷的压低了的笑意,听起来多了几分暗哑,却越发的让人觉得就笑在心头似的,有些酥、有些甜,还有些不知名的羞恼之意。

    邵宛如索性不想去理他,撇过头去看着一边的书架,这人还是王爷呢,以往看起来也是孤绝的很,就算是笑着也不达眼底,现在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