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外祖母以前是不是上过折子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粗看起来现在这院子还真的是备妥当了!

    基本上也是能住人了,如果一些小的细节方面没处理也可以说事情急促了点,原本邵宛如是要过一段时间才下山,这时候院子整理的不妥当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恐怕暂时还不能移动!”邵宛如有气无力的道,声音弱的几乎要猜的,特别是隔了屏风。

    “太夫人的意思,说无碍的,让下人们把五小姐抬出来,马车准备好了,垫上了上好的棉,里面还铺着软和的毯子,车轮上面也裹了厚实的棉布,五小姐躺进去马车里,一点也不会觉得颠的,更不会伤到身体。”

    婆子听清楚了邵宛如的话,忙答道。

    “说什么搬走,我这里就不能住了吗?灼灼身体还不好,回去禀报你们太夫人,我说的,这时候还不能搬走。”门口传来一声冷哼声,一身华衣的瑞安大长公主带着几个丫环、婆子走了进来。

    目光凌厉的落在兴国公府婆子的身上,锐丽的让婆子不由的瑟瑟了跪下来见礼,眼前的这位不用说就是瑞安大长公主了。

    “你是兴国公府上的人?”大长公主冷声道。

    “奴婢是太夫人派来接……接我们五小姐的!”婆子虽然害怕,但还是勉强自己的话说完。

    “灼灼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来接!莫不是根本没把灼灼的身体当回事!”瑞安大长公主冷笑着低头看了看婆子道,“回去禀报你们太夫人,人,我留下了!”

    “是,奴婢回去禀报我们太夫人!”婆子不敢争辩,向瑞安大长公主又磕了一个头,爬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太夫人的意思当然是把五小姐带回去重重有赏,但眼下的瑞安大长公主却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婆子可以左右的,别说是她,就算是太夫人在这位大长公主面前也是弱势的,她可不敢得罪大长公主。

    没得了赏是小事,若是因此没了性命,可就真的完了。

    兴国公府的婆子匆匆的回去,瑞安大长公主转进屏风,看了看斜躺在榻上,虽然有些慵懒,但还是精神不错的邵宛如,笑着伸手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啊!把这个人放进来干什么,一个婆子也敢上门游说,兴国公府没人了吗!”

    兴国公府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只是让一个晚辈,一个下人来看看,太夫人和兴国公夫人居然一个也没来,可见对自己的外孙女是如何的慢待,一想到这里,瑞安大长公主就想起自己苦命的女儿。

    对待孙女尚且如此,这还是她们血脉至亲,对于自己的女儿当然是更慢待了,自己当初就不应当让自己的女儿嫁进那样的府邸去。

    “外祖母,她们现在就算是想来也来不了!”看到瑞安大长公主那双眼眸微微的泛起红意,知道她这是又想起了伤心事,坐直身子伸手拉着瑞安大长公主的手,亲亲热热的拉着她坐下。

    自己在榻上跪坐起来,在一边的案几上倒了一杯茶,亲手捧到了瑞安大长公主面前,甜甜的叫了一声:“外祖母,您别伤心,这一次兴国公府可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看到邵宛如乖巧贴心的样子,大长公主心里又酸又涩,曾经自己的女儿也是这么乖巧、懂事,自己就算是只有一个女儿,也能和女儿相依为命,可最后自己养在手心千娇百媚的女儿,最后生下小外孙没多久就死了,连外孙女也流落他乡,差点还让人冒名顶替了。

    这里面当然也是有兴国公府的那个老婆子的手笔。

    “灼灼,你若需要什么,就跟外祖母说,我绝不会让他们占了你们的便宜,兴国公府除非我不要,否则他们也别想拿走!”压制下心头的痛意,瑞安大长公主厉声道,原本就显得有些傲气的脸多了几分冰寒的凌厉。

    她的女儿不能白死,她的外孙既然姓了邵,他父亲的一切都是他的。

    手中外孙女的柔嫩的很,那张小脸虽然精致绝美,必竟还是一个孩子,但瑞安大长公主却没有轻看自己的这个外孙女,自打把这个外孙女认下来之后,这个小小的女孩子就让她惊讶万分。

    但惊讶过后,就是欢欣,卿华太过温柔,处事也少了几分果断,对别人向来不敢以恶意猜测,但最后却落了这么一个下场,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

    外孙女这样子很好,小小年纪比自己的女儿高了许多,想到这背后所代表的意思,瑞安大长公主又是一阵难过,如果不是小小的孩子没人护着,一直被慢待,又怎么会生出这么一副谨慎周全的性子。

    伸手把邵宛如的身子往里带了带,摸了摸她乌黑柔顺的秀发,“不管你们要什么,外祖母一定会帮你们的!”

    这话不高,也说的含糊,但邵宛如却全懂了!

    眼泪涌上眼睫,然后又憋了回去,伸手拉了拉瑞安大长公主手,抬起一双盈盈的水眸,故作轻松的道:“外祖母,我们这一次把皓儿该得的抢回来可好?”

    “好,好,自然是好的!”瑞安大长公主连连点头,红着的眼眶让她少了往日的气势,多了平日没有的慈和。

    她原本就是一个硬气的老太太,夫死之后唯有一女,和女儿两个相依为命,但后来女儿出嫁,而后又出了那么一连串的事情,后来女儿死了,唯一的小外孙又不亲近她,看到她避之蛇蝎,怎么劝都不愿意来跟她住,让这位老人在受了打击之余,心都要碎了!

    好在,她现在不但有听话的外孙,还有懂事周全的外孙女。

    “世子之位原就是你父亲的,你父亲后来出了事,落到了二房的头上,但其实当时你弟弟已经出生,也是可以直接传给你弟弟的,而今你弟弟也大了,凭什么不还回来!”瑞安大长公主头微微侧过,抹掉眼角的一颗眼泪,再转回头时,依旧是那个硬气傲然的大长公主。

    “外祖母以前是不是上过折子?”邵宛如拉着大长公主的手,安抚的笑着问道。

    “是上过的,而且还不止一次,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世子之位是你弟弟的,绝不是兴国公府的二房的。”大长公主气愤的道。

    为了怕兴国公府现在的二房占了这世子之位,瑞安大长公主上过不只一次的折子,而且还到太后娘娘和皇上那里直情诉说当初的事情,当初若不是兴国公府太夫人,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又岂会离开,之后出事。

    说起来这事全是兴国公府的错,自己已经陪上了一个女儿、一个女婿,总不能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外孙也不落得好,而且还有说话,说老兴国公死之前也是上了折子,要给自己的小外孙封世子的。

    但皇上那边又说没收到!

    之后现在的兴国公上了位,成了新一任的兴国公,他承了爵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自己的儿子推上兴国公世子的位置,也是因为有瑞安大长公主在抵制,这事才会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

    “外祖母,这事但看他们接下来怎么处置!”邵宛如安抚的拉着大长公主的手摇晃了一下,笑道。

    一双明媚的水眸中滑过一丝幽深,秦玉如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此事既然起了头,就不是那么容易善了的,楚琉宸之前的话里可是有很多的话,邵宛如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做的就是低调。

    试问一个受了伤的女子,而且在玉慧庵又一住这么多年,自然应当柔弱平和的,切不可有什么动作,青儿之前吓“疯”了,现在也在诊治,当然也是不便出现在人前的。

    楚琉宸让自己这几天就住在大长公主府,外面的事情让自己暂时别插手,也别去多打听,特别是兴国公府的,至于秦府那边自己倒是可以接触一下。

    刑部已经出手了,暗中更不知道多少人会插手此事,邵宛如自不会在这个时候多有动作,这事经楚琉宸的手一过,恐怕已经闹大了!

    “大长公主,秦府的老夫人上门求见表小姐!”一个丫环在屋门外大声的禀报道。

    邵宛如的眼睛一亮,盈盈的看向瑞安大长公主。

    “好,让她们都进来,但你也得小心,你的身子可还没有养好!”瑞安大长公主意有所指的叮嘱道。

    不是不相信秦老夫人,但秦老夫人带来的人中不一定都是可信的,之前秦府也派人来问候过,但都被瑞安大长公主挡了下去,眼下其实也并不是见秦老夫人最好的时机,但看到自家外孙女盈盈的渴望的水眸,瑞安大长公主只能无奈的叮嘱了几句。

    “外祖母放心,我知道的!”邵宛如连连点头,她是真的想看看秦老夫人,秦玉如拿秦老夫人的病情说事,必然是真的,眼下看祖母能亲自来,应当也不是那么严重,心里己是松了一口气。

    “你啊!”瑞安大长公主满脸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头,起身站了起来,她若在这里,这位秦府的老夫人必然不自在,而且还要给自己行礼,她年纪也大了,而且身体听说也不太利落,有些事能免还是免了吧……

    看这样子,应当也是有事而来的,否则不可能身体不好还亲自跑这么一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