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五百九十四章 被逼下山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邵颜茹知道,这个时候她更不能乱,也不能怒,要好好的扮演一个和邵宛如站在一处的好姐姐的模样。

    见医女把邵宛如的伤脚重新包裹好,邵颜如才跟着医女一起到了屏风外面。

    屏风外曲太医带着几分疑惑的看了一眼邵颜茹,显见得也在怀疑邵颜茹,但他在宫里日久,城腹很深,只看了一眼之后,便转开了头。

    “曲太医,现在怎么办?这……这药膏呢?”邵颜茹脸色大变的看着曲太医空空如也的手道。

    “方才丫环抢走了!”曲太医不以为意的道,这两瓶药膏拿走,对他倒是没什么坏处,这事看起来蹊跷,他并不想介入,“既然已经上了药,这接下来就把药膏留下,以后每天涂一涂,再多休息几个月,应当可以好全了!”

    邵颜茹咬咬唇,狠狠的瞪了一眼书棋,目光阴冷的几乎要把她吃掉一般,书棋吓的急忙低下头,脸色惨白。

    方才曲乐冲出来太快了一些,而且又有玉洁挡在前面,她看到的时候曲乐已经抢了往门口去了,她就算是想追也追不上!

    “五小姐好好养着就是,我们就先告退了!”感应到空气中的冰冷气氛,曲太医对收拾好了的医女道。

    “有劳曲太医了,玉洁替我送送曲太医!”邵宛如柔婉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出来。

    “五小姐客气了!”曲太医道,“五小姐还是留下丫环自己好好休息,这伤处也要小心一些,虽然已经正过来了,但现在还伤着,很容易再出事,若非必要,五小姐还是不要随意的走动才是!”

    说完,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邵颜茹,之前这位邵大小姐可是说这位五小姐伤了之后,不但又走了许多路赏景,而且晚上的时候也歇不住,又跑了出去,他之前对这话深信不疑,这时候却忽然沉得,过于的刻意了一些,似乎就是在告诉自己这位邵五小姐是装着受伤似的。

    这事怎么看这位邵大小姐都不象是无辜的!

    但这种事跟他无关,他只是一位被请上山来的太医罢了,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实话实说比较好。

    方才两个下人,一个去找兴国公府太夫人,一个去找瑞安大长公,这事怎么看都不明是那么容易善罢干休的,曲太医这次也后悔,早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他当时就不应当答应兴国公走这么一趟。

    “多谢曲太医!”邵宛如道。

    曲太医带着医女离开,玉洁送到廊下,看了看屋子,露出一副不放心的样子,对着曲太医深施一礼:“曲太医,原本奴婢是要把您送到门口的,但这会我们小姐身边没人,奴婢怕……出什么事,就让青儿送您一程!”

    说完,点头叫过正在院子里的青儿,青儿应声过来。

    曲太医和医女想起屋子里尚有邵大小姐主仆在,但邵五小姐却是一个人,对望了一眼之后都冲着玉洁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回去!

    曲太医和医女和青儿送走,玉洁重新回到屋内。

    邵颜茹已经重新转到屏风后面,站到了床前,脸上的神色很是羞愧:“五妹妹,我……好象是我害了五妹妹,五妹妹放心,我一定会查出来谁想害我们姐妹的,这药膏拿上来两瓶,原本就是说要我们两个用的,想不到居然被人早早的下了药!”

    邵宛如嘲讽的勾了勾嘴唇,都这种时候了,邵颜茹还在表示这事跟她无关,这事要害的是自己和她,还真的当自己久处玉慧庵,身边就这么几个人,单纯的连个好坏都分不清了!

    “大姐,请回吧!”她冷漠的道。

    “五妹妹,我……”邵颜茹还想解释却邵玉洁拦住。

    “大小姐,您请吧,太医说让我们五小姐好好休息,若是休息不好,这伤可能更不容易好起来!”玉洁冷冷的道,目光愤怒的落在邵颜茹的脸上。

    这样的行为若是在往日,必然会被邵颜茹斥责地礼,但眼下的这种时候,却也不是计较一个丫环有礼无礼的时候了。

    邵颜茹无奈的转身,带着书棋欲走,身后却传来邵宛如极其冷漠的声音!

    “大姐,不是每一次都有人顶罪的!”

    “我……”邵颜茹转身欲辩解,却见邵宛如的眼眸依旧紧紧的闭着,站在一边的玉洁警惕的看着她,似乎只要她稍有异动,她就会动手的样子。

    定了定神,邵颜茹神色黯然的道:“五妹妹,日久见人心,你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的!”

    说完之后,眼眶红了起来,急忙转头离开,竟似乎不想让邵宛如发现她的难过似的。

    玉洁一直紧紧的盯着她,又岂会不发现她这么一个表情,到这个时候了,大小姐还在装,还真的把自己主仆当成傻子一般。

    邵颜茹退到门外,回头看了看静室的门,牙齿狠狠一咬,陷进了肉里,她真的是小看了邵宛如,原以为不过是一个住在庵堂里,少与人接触的小丫头罢了,没料想居然如此狡诈,自己这一次是上了她的当了?

    如果不是她表现出不象受伤的样子,自己也不会把事情闹大,还特意的去请了曲太医,方才的一幕,祖母虽然会如了自己的意,让人顶罪,但自己恐怕也会被人传说,甚至还会传到后宫中去。

    原想着让邵宛如在后宫以及的皇上的心目中落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眼下却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得来的好名声,邵颜茹就恨得咬牙切齿。

    回到自己的屋子,静静的站在屋子里,目光阴冷的看着窗口,书棋一动也不敢动的缩在门口的暗影处,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收拾东西,我要下山!”好半响,邵颜茹才道,声音几乎是从牙根处挤出来的。

    “小姐,您这个时候下山不合适!”书棋吓了一跳,喃喃的道,大小姐上山原就是为了避开几位皇子的选妃,这个时候下山可怎么办!

    “还不赶紧去备车!”邵颜茹手一挥,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书棋的脸上,打的她后退一步,头重重的撞到了门边的墙上,疼的眼泪立时溢了出来,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忙点头跑了出去。

    身后邵颜茹发红的泛着红色疯狂的目光,她所有的计划不得不因为此事搁浅了,邵宛如,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逼得她不能在玉慧庵清修避难……

    大长公主带着人气势汹汹打上门的时候,兴国公夫人是相阻拦的,但没拦住,让瑞安大长公主带着人冲到了兴国公太夫人的院子。

    早有人禀报了太夫人,太夫人草草的梳洗了一番,才被人扶着到了外屋,就看到瑞安大长公主带着一众人等冲了进来,进来之后也没和太夫人说话,直接让人动手,原本摆饰的华美的屋子,立时被打的七零八落。

    “你……你……”太夫人气的连话也说不出来,冲着手指哆嗦成一团。

    郁嬷嬷急忙替她拍打着背心,让她可以缓过气来。

    见砸的差不多了,瑞安大长公主才冷声对太夫人道:“你们一而再的害我的外孙女,上一次是想把她送给一个妖道,这一次直接用了掺合了其他东西的药膏给灼灼,整个兴国公府就这么容不下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吗?”

    “你……你什么意思?”太夫人好不容易缓过来。

    “母亲,这事说起来其实也不知道是谁的错,两个丫环在山上都受了伤,大丫头下山来让人取了两瓶药膏,但方才说有一瓶药膏被参了药,五丫头用了之后伤势不但没好,而且还坏了起来,大长公主怒极,以为是我们府里要害五丫头,可……可这事,我们事先都不知道啊,而且两瓶药膏送上山,也不知道谁用哪瓶有害的。”

    兴国公夫人这时候已经从升嬷嬷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缘由,急忙向太夫人说明道,之后又加了一句关键的话:“母亲,儿媳 觉得是有人想害我们整个兴国公府,不知道是不是国公爷的政敌,或者其他人!”

    “兴国公的政敌要对付两个闺中的丫头?”瑞安大长公主冷笑一声扬起头道,“我不管你们这次又想说什么,如果说不出一个三、五、六来,我们太后娘娘面前见真章!”

    说完之后,带着人转身就走,竟是没有半点要给这对婆媳解释的机会。

    瑞安大长公主府的人是怎么来的,就是怎么回去的,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出了兴国公府的门,瑞安大长公主上了她那辆华丽的马车,马车转了个方向往大长公主府行去,马车后面,大长公主府的婆子、丫环跟了两排,看这情形就不是好相于的。

    路上的行人看到这么一大堆的人经过,纷纷议论起来,有大长公主府的下人掉队了,而且看起来还和善,就有路人忍不住拉住她,问起方才的事。

    大长公主府的人呼啸而来,然后又呼啸而去,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被拉住的婆子是个口齿伶俐的,满脸气愤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特地还说到了是宫里的曲太医证明的,而后便匆匆的追着大长公主的马车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