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五百零七章 换了一张纸又如何!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太监出大殿,还没走多远,就遇上了由宫人引着过来的郁嬷嬷。

    之前也是这个宫人引着郁嬷嬷出宫,而后又等在宫门处,所以回来的还算快!

    一看人到了,太监急忙进去禀报,不一会儿把郁嬷嬷带进了慈宁宫。

    行过礼之后,恭敬的把套在袋子里的画册奉上,一路上郁嬷嬷也没敢拆袋子,怕一会画册有什么事情,自己也说不清楚。

    原本还担心这事会不会扯到自己身上,就想着在邵宛如那里要个丫环一起过来才是,这会直接套袋子里,也算是省是她的一番麻烦。

    “封了口的?这……谁封的?”袋子呈到太后娘娘的手边,几位太夫人俱伸过头来看,待得看清楚居然是装在一个封了口的袋子里,一位侯府的太夫人忍不住开口道。

    “不是说之前已经看过的,这会怎么还封了口?”另一位公府的太夫人也忍不住问道。

    兴国公府太夫人也很奇怪,看了一眼郁嬷嬷,郁嬷嬷忙禀报道:“奴婢去看五小姐的时候,五小姐正想给画册做一个套子,说这样不容易脏掉,之后把画册套进去试试看,没料想一边和奴婢说话,一边忘记了,倒是把整个口都锁上了!”

    “倒是一个粗心的丫头!”太后娘娘宽厚的笑了,把手中的袋子递给身边的一个宫女,宫女进到里屋把袋子用剪刀拆开,而后把袋子又重新送了出来。

    当着众人的面,把里面的画册取了出来,一看这个精致的表面,几位太夫人己是连连点头,还没看到里面,光看这封面,就觉得不俗,是个好的。

    另一位宫女接过画册,呈给了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接过,翻开封面,立时一幅画的栩栩如生的画像,就这么精致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不但画工好,而且画的也细致,种类繁多之余佛香阵阵,立时就受这种长年喜欢礼佛的太夫人喜欢。

    连连称赞。

    也越发的觉得普善师太技艺精湛,画工独特,这种类型的画像,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

    太夫人和邵颜茹也凑过来在看,太夫人更是连连称绝,一边附合着太后娘娘的话,一边提点着普善师太的画技。

    邵颜茹没有插话,一方面固然也是因为她在这里没有插上话的身份,另一方面也在表示她的端庄、稳重,脸上带着柔美的笑意,静静的坐在一边的女孩子,是很容易得到长辈的好感的。

    她一点也不急,太后娘娘现在有多喜欢,一会就有多厌恶!

    那么一大滩污迹,而且还红的脏乱,任谁才欣赏了前面的美画,再突然之间跳突出这么一张来,都会浓浓的不喜,既便是常人也会迁怒于弄脏的这个人,更何况眼前的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

    一张看过来,赞声连连,看得出太后娘娘很喜欢,爱不释手的样子。

    二张看过来,更多的赞美,太后娘娘喜的笑容不断,要多喜欢就有多喜欢!

    一张张下去,邵颜茹脸上的笑容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嘲讽,还真的以为认祖归宗就是鱼跃龙门了,就算是有瑞安大长公主护着又如何!

    到最后依然被踩下去。

    从高高的云端被踩落到污泥中,自己的这位五妹妹应当可以好好品尝品尝失败的苦果了……

    一张又一张!

    等的笑容发僵的邵颜茹的脸色变了,她记得这个时候太后娘娘已经翻过了那张弄脏了的画册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

    偷眼看了看自己的祖母,发现祖母的脸色也在发僵,自己不便说什么,也不便凑的太近,但祖母方才一直凑的很近,也看的很清楚。

    邵颜茹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了,心一慌,手中的帕子狠狠的揉成一团,难不成这画册有意外?

    太夫人办的事,虽然也是瞒着邵颜茹的,但在邵颜茹这里却是一清二楚,包括那张弄脏了的画,这一切其实都是她在暗中推动,太夫人不过是一个明面上动手之人罢了。

    包括今天进宫的事情,都是邵颜茹不动声色的提醒太夫人,才让太夫人有了这种想法的。

    “祖母,您怎么了?”邵颜茹柔声问道,仿佛没看到太夫人笑的僵硬的脸。

    “我没事,我没事!”太夫人摇了摇头,心里却是一阵的发颤,脸色不但僵硬,而且发白,花费了那么大的心事,难不成又要白费了!

    手里一只嫩白的小手挽了过来,“祖母,您可是累了?”耳边是邵颜茹柔声安抚的声音,让兴国公府太夫人有种重新慢慢缓过来的意思。

    一阵阴寒压在眼底,但先看下去。

    画册从头翻到了后面,又从后面翻到了前面,翻过两遍之后,太后娘娘连连点头顺手把手中的画册传给了边上的一位太夫人,这位太夫人接过又从头到尾的翻看了一遍,看完之后又传给另一位。

    最后传到邵颜茹手里的时候,在场的其他几位太夫人全已经翻过了。

    一个个就一些图中的手法,还有边角上露出来的佛像,大大称赞,都表示过一段时日一定去玉慧庵,为自家己故的亲人做一场法事,到时候就选其中的一套摆放的方法使用。

    这么多年到玉慧庵的次数也不少,居然不知道玉慧庵里还有这么多的摆放方式。

    邵颜茹拿到手中,细细的一张张观看起来,那样的颜料既己染上,不可能会消去,除非这一张纸全部废除。

    一本画册,当中的一张图坏了,时间那么急,邵宛如一时间应当不可能找到人重新画,而且这种画法还不是一般的画师可以画的,难不成瑞安大长公主有这么好的手段,不但让人画的一模一样的,而且还把一切都改的天衣无缝?

    她不相信。

    手中的画册停留在那一张画上,手指细致的摩挲着手中的纸质,又察看着这一张画,忽然眼前一亮。

    她跟着普善师太学画己有一段时间,见过普善师太的画不知凡几,眼前的这一份似乎是不同的,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有一些细节处理上有些不同,但细看之下,似乎又没什么不同?

    到底是相同还是不同,邵颜茹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手指在这纸上摩挲了一下,又翻到之前的纸面上摩挲了一下,这纸质不同!

    生怕自己看错,她又一张张的摩挲,果然唯有这么一张是不同的,不用说,这必然是换过的。

    “这纸……好象不一样?和其他的纸不同!”邵颜茹几乎是自言自语的道,声音不高,但很巧可以让身边的人听到。

    太夫人自打看过这画册之后,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时不时的附合着太后娘娘说一两声,其实注意力并不在太后娘娘的身上,听邵颜茹这么一说,眼睛一亮,头转过来急问道:“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对吗?”

    自家大孙女可是普善师太的高足,如果有谁能认出这画册的不同,唯有自己的大孙女了。

    这么听她一说,就如同紧绷的弦终于松开,有种原来错误在这里,这次终于被自己抓住了的感觉。

    太夫人的声音不受控的大了起来。

    她这突然一声,把说的正热烈的太后娘娘和另外的太夫人都惊住了,大家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邵颜茹一看众人的目光转过来,脸一红,急忙放下手中的画册,对着太后娘娘跪了下来,柔声请罪道:“是臣女的不是,惊动了太后娘娘!”

    “这画册不对?”太后娘娘笑嘻嘻的摆了摆手,让宫女把邵颜茹扶起来,一边好奇的问道。

    “这纸和其他的纸不同。”太夫人这时候也收敛起方才的失态,脸上露出笑意,拿过邵颜茹方才拿着的画册,递给了太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宫女小心翼翼的接过,呈给太后娘娘。

    “这一本里有一张画用的纸不同?”太后娘娘听懂了,眉眼挑了挑,越发的诧异起来,伸手从宫女手中接过画册,问道:“哪一张?”

    “就您手中看的这一张,和其他的几张都是不同的!”太夫人指着正翻开的一页,笑道,“太后娘娘若是不信,可以细细的摩挲看看!”

    听她这么一说,太后娘娘越发的好奇起来,伸出手摸了摸这张纸,又摸了摸其他的纸质,“还真的是不同的,普善师太为什么要在当中换过一张纸做画?难不成正巧纸质没有了吗?”

    太后娘娘这会注意一下,还真的摸出来一点不同来了。

    同一套画册里的画,基本上用的都是同样的纸,但眼下用的却并不是这样的纸质,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有其他的太夫人也好奇的伸过手来,就边角上摸了一下,连连点头。

    “兴国公太夫人,可知普善师太,这是何意?难不成这套摆放是最好的,所以另外换过一张纸?”一位太夫人摸过之后,倒是来了兴趣,莫不是这换了的一张纸才是最重要的机缘?目光灼灼的看着兴国公府太夫人,仿佛她就能给出一个答案似的。

    听她这么一问,连太后娘娘都来了兴致,若说方才是纯欣赏的,这时候便觉得有趣起来,而且还隐隐有种破人由谜题的感觉。

    太夫人额头上青筋跳了跳,笑容几乎僵在脸上,手有些痉挛的抽搐了一下,方才那一刻,是她本能的反应,但这会却反现自己无法自圆其说了。

    换了一张纸又如何?太后娘娘又不知道这张纸可能是邵宛如让人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