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五百零五章 第一次讨要画册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五小姐,奴婢来讨要玉慧庵里摆台的那本画册,听慧明师太说在您这里,奴婢就来拿一下,太夫人要看!”

    兴国公府的婆子进来后先向邵宛如行了一礼,而后满脸堆笑的道。

    “画册?”邵宛如略扬了扬声音,柳眉皱了皱,看起来有几分不悦。

    “对,就是那份册子,之前贫尼拿给五小姐看的,当时五小姐看过之后也没说要换,之后被一个丫环撞翻在地,五小姐又拿起来看了,贫尼走的时候,五小姐还看的很认真的那本!”慧明双手合十,笑的很慈和。

    画册的来龙去脉说的很清楚。

    这话一说完,果然看到邵宛如脸上的神色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之前大小姐下山的时候,就说起这么一份画册,是做法事摆台的种种摆法,大小姐说她不懂,就随意的挑了一个,太夫人觉得不安心,就让奴婢上山把画册拿下去,再挑一次。”管事的嬷嬷笑的那个一个灿烂,几乎象朵盛开的大叶菊似的。

    仿佛没看到邵宛如脸上的不悦。

    “原本这种画册是不可以拿下山去的,但贵府的太夫人不同,所以也是可以暂时拿下去看一下的。”

    慧明笑着解释道。

    两个人一来一去之间配合的十分融洽,每一句话都在暗示这画册不拿出来不行。

    “这画册,我还待再看看!等我看完了,自会送下山去太夫人的!”邵宛如冷冷的垂眸,好半响才抬起头淡漠的道。

    “五小姐昨天不是看完了吗?况且才那么几页!”慧明一脸惊讶的道。

    “我们小姐不能再多看看?难不在你们玉慧庵拿出来的东西就只允许我们小姐看一眼?”玉洁生气了,冷声道。

    “这怎么会……可山下太夫人催得急,这会还在府里等着奴婢,莫如这样吧,五小姐先让太夫人看,看完之后奴婢再送您这里来,可好?”兴国公府的婆子是一个会说话的,笑盈盈之间便把事情理顺。

    邵宛如扯了扯嘴角,这话听起来好听,似乎在为邵宛如着想似的,但其实太夫人等着在看,她一个晚辈的就算是想留都留不住。

    所谓之后看不看,也就是一个面子上的话罢了,谁也不会当真。

    慧明没说话,只微笑着双手合十,在她看来,不管邵宛如说什么,这画册总得拿出来,以太夫人的名头压制邵宛如,难不成她还敢不愿意不成!

    邵宛如没说话,只看了看玉洁,玉洁会意,上前两步,挡在了婆子身前,故意扯开话题道:“昨天就是你罚的那个丫环,让那个丫环语意不明的污陷我们小姐的,是不是?”

    “昨天这事,奴婢还真不知道,这丫头一向是个胆小嘴拙的,谁知道会惹出这样的误会来!老奴可真是冤枉啊,当时忙乱走的时候也就忘记了她,谁知道她这么一个实心眼的居然还跪在那里!”

    婆子早有准备,听玉洁这么一问,立时叫起撞天屈来。

    “那是误会?”玉洁怒瞪着婆子道。

    “当然是误会,难不成还有人要害五小姐不成?那丫环还是从府里带来的,五小姐才第一次见到,就算是有什么也不可能跟五小姐有关,实在是奴婢误了事,都怪奴婢,还望五小姐原谅奴婢!”

    管事的婆子笑眯眯的道,这事已经过去,而且邵宛如这里也没有半点损伤,婆子不觉得这是大事,左不过是五小姐拿出来转移自己注意力的事情,又不会上真格的。

    “跪下!”邵宛如的声音冷洌中带着几分阴寒。

    婆子和慧明都吓了一跳,邵宛如方才的神情虽然也是不悦的,但至少脸上还时不时的有点笑模样,但这会突然发难,谁也没想到。

    “五……五小姐……”婆子结巴了一下。

    “我们小姐让你跪,你就跪吧!”玉洁抬腿狠狠的踢在了婆子的腿上,婆子倒退两步,重重的摔坐在地上。

    “五小姐,奴婢不知道哪里错了,要让五小姐这么生气,昨天的事情原本就是一个误会,丫环回来之后,奴婢也去禀报了太夫人,太夫人也斥责了奴婢,只说下次不许再犯,这次就算了,难不成五小姐觉得这事还要追究不成?”

    腿上被踹的生疼,再看看边上慧明惊讶的样子,婆子脸上*辣的,只觉得丢人,方才她和慧明两个等在屋外的时候,还曾经偷偷私语过,她还表示里面的五小姐不足为虑,根本不敢真的拿昨天的事情罚自己。

    这会不只是摔倒,而且还相当于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脸上,婆子一时不服起来。

    又拿太夫人压制自己,这是拿捏定自己不敢拿她怎么样了,邵宛如冷笑一声:“若是我昨天真的让人丫环污陷了,这名声就有亏了,到你这里只是不许再犯,我倒不知道兴国公府的规矩会这么松乏,居然连这种污陷主子的事情都可以用下次不犯来逃过罚责。”

    “玉洁!”

    “奴婢在!”

    “去,把这个婆子以不敬陷害主子之罪,送到玉慧庵门口的马车上去,我这里用不起这种不敬主子,反而污陷主子的奴才!”邵宛如脸色阴冷的道,一双明媚的水眸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寒的冷意。

    “是,奴婢现在就把她拉出去!”玉洁点头,做势就要来拉婆子,婆子大慌,一伸手抱住一边的柱子,一边大声的道:“五小姐,昨天的事情跟奴婢真的没有关系,奴婢也就是把这个丫环不小心留下了而己,真的不是想害五小姐!”

    婆子这时候是真的慌了,昨天的事情,据说看到的人不少,今天进玉慧庵的时候,还有许多人在传言,今天庵里的香客若是知道自己就是昨天之事的主谋,一个奴大欺主的罪名自己就逃不掉了。

    这一路拖出去,得多少人看啊!

    “五小姐,五小姐真的不是奴婢,奴婢真的没有害您。”玉洁的手已经伸过来,力气还颇大,既便婆子抱着柱子,这一时间也快抱不住了,急的大声的叫了起来。

    “五小姐,能否听贫尼一句话?”慧明站不下去了,急忙上前一步道。

    “何事?”邵宛如抬眸,手挥了一挥,玉洁退在了一边。

    “这种事,五小姐不应当在庵堂里处置,不管这个婆子是不是真的犯了事情,总得带到府里去再审,否则真闹出了事情,难看的还是五小姐,在玉慧庵里,人家只会谈论五小姐,这总于五小姐的名声有碍!”

    “那师太的意思若何?”邵宛如一副意动的样子。

    “这事是贵府太夫人引起的,总也得把这事报给太夫人知道,五小姐不如派人带着这个婆子下山去,让太夫人惩罚她!”

    慧明师太一副站在邵宛如这边为她考虑的样子,态度很慈和。

    邵宛如看起来有些犹豫,似乎一时间拿捏不定。

    慧明一看,立时又添了一把火:“五小姐,您现在在玉慧庵,说句不好听的话,就跟半个出家修行的人似的,若是动不动就生气,就发火,别人只会觉得五小姐在山上不但没有收心养性的替世子和郡主守孝,反倒是过于的骄横了一些,这样总有些不太好!”

    “好,这事就让她下山,让太夫人处置吧!”邵宛如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想了想之后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婆子这才打了一把汗,然后小心翼翼的道:“请五小姐把画册让奴婢带下山去,然后奴婢再去向太夫人请罪!”

    “你还要把画册这个时候带下山去?”邵宛如冷声笑道。

    “奴婢虽然有罪,但奴婢这次上山也是为了画册而来,若五小姐把画册让奴婢带下山去,奴婢才不会受太夫人第二次责罚,请五小姐救救奴婢!”

    婆子大哭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时不时的磕头,看着满头的红印,也知道磕的不轻。

    “画册暂时不给你了,也免得你又想用这个画册顶罪,告诉太夫人,我看完之后必然会让人带下山去的。”

    邵宛如漫不经心的道,水眸一转,艳色流转,却又透着几分从骨子里带出来的慵懒。

    “五小姐……”婆子大哭哀求起来,“五小姐请饶过奴婢这一遭,让奴婢把画册带下山吧,奴婢以后再不会误事了,请五小姐放心!”

    “玉洁,把人带下去。”邵宛如揉了揉额头,淡淡的道。

    “是!”玉洁过来,用力一把拖住婆子,婆子没提防方才已经松了手,这时候被玉洁一拉,立时整个人就拖了出去,只留下身后一声声的:“五小姐,五小姐……”

    屋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唯有外面有婆子的哭闹的声音

    “慧明师太还有事?”邵宛如挑了挑眉,看了看一脸目瞪口呆的慧明,淡淡的问道。

    “贫尼没事,贫尼告退!”慧明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暗暗有些慌,这位邵五小姐真的象大小姐说的那般吗?

    “有劳慧明师太了!”邵宛如微微一笑,神色松散了下来,挥挥手,慧明退了出去,看到这会已经红着眼眶站起来、扶着门框平息气息的婆子。

    两个人的眼睛无声的撞上,然后慧明眼中有了笑意,但脚下却是不停,缓步出了院门,眸色中一丝若有所思,果然这位邵五小姐怕提这画册的事情,故意借其他的事情推辞太夫人讨要画册。

    这画册出事现在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