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五百零一章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人群中,跪着的丫环一身狼狈,“呜呜”的哭着,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半边脸都是红肿的,跟另外白嫩细洁的半边脸一比,很明显。

    “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问你话也不说。”

    “你是哪家的啊?”

    “是谁打了你?这里是玉慧庵也不是谁家府上想罚就能罚的,真是做孽啊,在外面就这么嚣张,在府里还不得怎么样?”

    “到底是哪一家府上的?”

    有人在问,有人在感叹,还有人在互相打听,只是一个丫环还真的看不出是哪家府上的。

    不管怎么说,怎么问,丫环却是只字不露,依旧哭着跪在那里。

    人群外邵宛如水眸流转,落在跪着的丫环身上,的确是之前那个被罚跪的丫环,却不知道这脸上的巴掌印是谁打的。

    缓步走过去,站在丫环的面前,看了看丫环的脸,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丫环的眼睛。

    丫环的眼睛哭的红红的、肿肿的,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邵宛如,有些疑惑,又有些不知所措。

    “喂,你在这里哭什么,出什么事了吗?”她身后传来玉洁的声音,带着几分愕然。

    丫环回过头,立时认出了玉洁,身子转了个方向,转向玉洁,“玉洁姐姐,五小姐……五小姐……”

    说到这里,立时泣不成声。

    她身后邵宛如站直了身子,水眸淡漠的看向丫环的背影,这话听起来还真含糊,在控诉自己了!

    “我们小姐怎么了?你被谁打了巴掌,为什么留在这里了?”玉洁上下打量着她满脸的诧异。

    “五小姐……五小姐……”丫环似乎想说什么,但声音哽咽,一句话也说不清楚,除了五小姐就只余下这“呜呜”的哭声。

    “我们小姐怎么你了?你倒是说啊,你这巴掌不会说是我们小姐打的吧?”玉洁不耐烦的问道。

    丫环用力的摇着手,一边继续“呜呜”的哭,却是一个字也不再冒出来,两眼惊慌,身子微微颤抖,看这样子是吓得不轻。

    被玉洁嘴里的“五小姐”吓得不轻!

    “谁家的五小姐?”

    “哪个府上的,看看这可怜的,这可真是被吓坏了。”

    “就算是真的是这位五小姐打的,这丫头的样子看起来也是不敢说的!” ……

    人群又议论了起来,各说各的都有,总结起来就是邵宛如这个五小姐下的手。

    玉洁蹲到了丫环面前,伸手往丫环的脸上比划了一下,“应当不会是我打的你吧?”

    丫环脸上的巴掌印还很明显,玉洁的手比较小,比较过去一看就看的清楚,那个巴掌印不是她的。

    比她的手大。

    丫环这次用力的摇头,一边还惊惶的道:“不是玉……玉洁姐姐,不是你!”

    玉洁松了一口气,“不是我就好,免得我一会也说不清楚了!”

    “既然不是我又是谁呢?你来说说看,我让我们小姐给你做主,今天府里来的人我们虽然都不认识,也不知道你被谁打的,但向府里的太夫人禀报一声总是可以的!”玉洁气愤的道。

    “不……不要!”丫环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不要?是怕有人报复吗?”玉洁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这位施主是可是兴国公府上的?”人群外忽然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众人回首看去,却是玉慧庵里的一个女尼。

    人群让了开来,邵宛如的目光落在女尼的身上,眸色幽深,居然还有后手。

    女尼走到丫环的面前,看了看不远处的佛殿,又看了看丫环再一次温和的问道:“你可是兴国公府上的,方才陪着贵府的五小姐做法事摆盘的丫环?”

    丫环一边哭一边用力的点着头。

    人群立时又掀起了一个波澜,之前因为玉洁的话,觉得这位五小姐不太可能的疑惑又大了起来。

    那位五小姐才是真正动手的人吧!

    “这位师太说话好生没道理,我们小姐和兴国公府上的其他下人都不认识,方才也只是在一边陪着看看而己,全程都是兴国公府上的管事在理事,怎么就说是陪着我们小姐摆盘了?”玉洁冷笑着看向女尼。

    这个女尼她不认识,玉慧庵很大,女尼也很多,不认识的也很正常。

    “这位施主,贫尼失言了!”女尼平和的向玉洁道谦道。

    玉洁没理会她,把手中的帕子给了丫环,然后拉着她起来,丫环原还想挣扎着不起身的,无奈玉洁就是一个力气大的,一把就把她拖了起来:“有什么站起来说,不用这么哭哭啼啼的,你就说是谁打的你就行!”

    丫环站了起来惶然的看向左右,左右是一张张关切的脸,还有一张带着面纱的脸,都是不认识的。

    “你说吧,我们这么多人都听着哪,这里可不是兴国公府,不是谁嚣张跋扈就能行的。”

    “对……对,还有这位庵堂原师太在哪!” ……

    许是众人的话语感动了这个丫环,让她有了几分勇气,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怯生生的道:“五……五小姐……”

    “你是说我们小姐打的你?”玉洁声音立时拔高起来,大声的道,看丫环还在哭,又道,“你也别说话了,你只管点头或者摇头吧!”

    众人安静了下来,目光一起落在丫环的头上,见她迟迟疑疑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立时沸腾了起来。

    “果然是这位兴国公府的五小姐,看起来就是一个心狠的人。”

    “肯定的,好好的就让人在佛殿面前罚跪,这还是玉慧庵,谁家闺训不错的小姐会干这种事情。”

    “可不是,也不知道这位兴国公府的五小姐是个什么样恶毒的人,也不怕惹恼了菩萨,让菩萨发怒,降灾下来。”

    立时有几个人满脸惊惶的双手合十,对着佛殿要遥遥的拜了起来,一脸紧张害怕的样子。

    女尼也双手合十,向着佛殿的方向低声颂了句佛号。

    在场的人群中有些骚乱,连玉慧庵的女尼都这么做了,这恐怕真的会有佛祖降罪吧,在玉慧庵的大多数都是来礼佛的,自然很相信这种事,一个个脸色微白,跟着女尼颂起佛号。

    “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哪里来的还是回哪里去,佛祖自能看到众生!”女尼颂完佛号,温和的道。

    “多……多谢师太……”丫环抹了抹脸,一瘸一拐的就要离开。

    邵宛如向玉洁使了个眼色,这个时候让这个丫环离开,可真的就说不清楚了。

    “哎,你别走,你说是我们小姐打的你,我们小姐为什么打的你,方才我们小姐一直在佛殿里面,什么时候打的你,你既然说是我们小姐打的,总得说清楚,这么不清不楚的,是打算又把污水倒我们小姐身上吗?”

    玉洁一伸手拉住了丫环,大声的嚷嚷道。

    她这么一嚷嚷,理直气壮的样子倒是让许多人侧目。

    “方才你的意思是我们小姐打的你,可你连我们小姐都不认识,怎么会是我们小姐打的你?我们小姐一直住在玉慧庵里,今天出来也就是我这么一个丫环,你和其他的人都是今天过来摆盘的,我和我们小姐就只是在边上看着点而己,怎么出了事就怪到我们小姐身上了!”

    玉洁越发的大声起来,话一句接着一句,“你脸上的巴掌既然不是我打的,那就是我们小姐打的是吧?除了我,我们小姐也使唤不动你们,现在我就去叫小姐过来,比划一下掌印,看看是不是小姐的。”

    玉洁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欲走。

    丫环大急,急忙伸手拉住她。

    “干什么,你脸上都肿起来这么多了,再肿一会就看不清手指印了,要是去晚了就更说不清楚了。”玉洁一把推开丫环的手,气愤的道,丫环一边哭着一边去拉她的手,满脸的惊惶、恐惧。

    看不出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真的害怕。

    “你脸上的巴掌印是你们五小姐打的吗?”邵宛如淡淡的开口道。

    丫环先是点头,而后是摇头,依旧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眼泪一对对的落下来,看起来极其的可怜!

    “你认识我吗?”邵宛如温和的问道。

    丫环用力的摇了摇头,周围都是陌生人,唯有玉洁的脸她记得很清楚,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一再的暗示是我打的你呢?”邵宛如眸色越发的清淡起来。

    玉洁走过来恭敬的向邵宛如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小姐!”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惊住了,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邵宛如,她己来了一段时间,其间还和丫环对过眼,这丫环分明是一副不认识的样子,而眼下这位却是方才丫环口中的五小姐,这里面的意思足以让许多人立时醒悟过来。

    “污陷!”

    “居然是当下人的污陷主子!”

    “一个下人怎么敢污陷主子,必然是背后有人!”

    “我想起来了,兴国公府的五小姐,不就是几年前听说闹的特别轰动的那位认祖归宗的小姐,据说整个兴国公府上下都不喜欢她,逼得不得不进玉慧庵来父母守孝三年的那位。”

    有人把前后的放这么一联系,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顿时这件被沉埋了的旧事被翻了出来。

    “玉洁,派人把她送给太夫人,问问这次又是谁想害我!”邵宛如眸色疲惫的道,虽然只看到一双清冷中带着几分妩媚的水眸,但这眸色无疑是难过的。

    说完也不看众人,转身就要离开。

    “五小姐……五小姐,不是您打的,是方才的管事嬷嬷罚奴婢的!”丫环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对着邵宛如的背影重重的跪了下来。

    污陷主子,这罪名,她担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