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四百七十九章 所谓的故人求见

时间:2019-05-09作者:帘霜

    齐天宇是匆匆赶来的,身上的那套跨马游街的探花郎的衣裳已经换过了,换的是一套很寡淡的青布长衫,也很普通。

    这套衣裳很难让人相信这位是前一刻还在京城跨马游街,被万千少女追棒的英俊探花郎,他现在只是玉慧庵里的一个普通的香客,求见的是兴国公府的邵五小姐,说是故人求见。

    玉慧庵里让一个女尼过来把这事报给了邵宛如,听曲乐说她去了静室,就到静室这里通报了这事。

    玉洁进去禀报之后出来,对报信的女尼回了几句话,女尼点头回去,不一会儿便引着一身青衣,看起来英挺不凡的齐天宇过来。

    玉洁早己在院门前候着了,看到齐天宇过来,上前一礼:“齐大公子,我们小姐还在静室之中作画,这会还没有好。”

    “无碍,我稍等一会便是!”齐天宇温和的道,举步进了院子。

    院子一边对着群山,纵然站在院子里,也可以赏析到外面的群山点点,己是早春,山下或者还只有冬日清淡的气息,山上却隐隐可见连环相绕之处,有花色蕴染,青黛色的山峦,黑褐色的石头,以及时不时的点缀着的一簇簇花影。

    景色极美。

    齐白宇似乎看呆了,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院子里,遥望群山,这一望便是大半个时辰,在这大半个时辰里也只是稍稍的挪了挪步,看起来耐性极佳。

    好半响,玉洁听到静室的门里微微有声音传出来,急忙进去看了一下,齐天宇仿佛没听到动静一般,依旧背着手安安静静的赏景,没有半点偷窥的意思。

    “齐大公子,我们小姐请!”玉洁出来,向齐天宇道。

    齐天宇点点头,脸色平和的转身往静室而去。

    静室的门已经开了,齐天宇缓步进门,看到正对着的门的是一张席子,席子后面挂着一张竹帘,把后面的窗也给挡了起来,屋子里没有想象当中的亮堂,幸好前面的也开着窗,倒也不显得特别的暗。

    席子上放着一个小的桌几,邵宛如一脸平静的跪坐上面的一个蒲团上,一身清寡的缁衣,头上的三千秀发,只有一根簪子别起,其他再无首饰,听到门口的声音,一双盈盈的美眸抬起,平静却又清雅若水,波光粼粼,带着些昏暗的静室,因为她的抬眸,立时生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齐天宇的脚稍稍停了一下,但随既站起身缓步走了过去。

    玉洁从一边拿了一个圆凳过来,却并没有放在邵宛如坐着的席子上,反而放到了屋子的正中,正对着邵宛如,又去搬了一张配合着这张圆凳的案几过来,然后送上茶水,退至邵宛如的一边。

    “邵五小姐?”齐天宇上下打量了邵宛如几眼之后,缓声拱手道,这还是邵宛如认祖归宗之后第一次见到齐天宇。

    “齐大公子,请坐。”邵宛如微微一笑,道。

    齐天宇也没有再多客气,折身往一边的凳子上坐下。

    “齐大公子这次上山来可有何事?”邵宛如问道。

    “从妹妹的耳中,听说你发生了许多事情,之前原本就想来看看你的,一方面是因为事情才出,你这里恐怕有些

    (,请翻页)

    不太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当时也抽不出心力来帮你。”

    齐天宇温声道,神态虽然平和,但隐隐却带着几分关切。

    他之前还在跨马游街,这时候却出现在山上,原本说明了他的急切,从这方面来说还真的似乎有些真意。

    言词恳切,听起来也不过于暧昧,唯有一丝亲切的关怀不远不近,很让人产生好感。

    竹帘内,楚琉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身子往后一躺,斜靠了下来,伸手拉了拉前面邵宛如的缁衣上的带子,置在手心里把玩起来。

    那张竹帘正巧把他整个人挡在了里面,后面的窗户又关上了,那一块显得暗淡,齐天宇完全没料到静室里不只有秦宛如,还有一位煞星在这里。

    “多谢齐大公子关心,我现在己没事了!”邵宛如淡漠的道,水眸微扬,不带一丝波澜。

    “你我两家原本就是通家之好,两家的孩子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这无关乎其他身份的变化,你若有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尽力,以前我是没一点能力,但以后慢慢会有了!”齐天宇的声音越发的温和起来,还有些愧疚。

    “江洲的事,那个时候是我邪性了,一直想对你有个明确的道歉,只是一直没机会,也总是怕自己不够诚心,当时我也是气急攻心,才对你说了那些伤害你的话,实在是对不住!”齐天宇站起身,深深的向邵宛如行了一礼。

    半点没有为自己多辩解的意思。

    “齐大公子客气了,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了,再谈有何用。”邵宛如神态越发的平和起来,“齐大公子还是请坐吧,而今秦玉如也已经成为了永-康伯世子夫人,过去的就当这去了吧!”

    大度的话谁都会说,邵宛如自问自己也不赖。

    若是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怕是她也会被齐天宇蒙骗过了,还以为他是真心的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也真心的向自己道歉的。

    自私自利,又刚愎自用说的就是齐天宇。

    上一世,齐天宇差一点毁了她的清白,那时候他酒醉之语句句就在耳边,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给他的羞辱,说他一定要毁了她,这样才可以洗清他的耻辱,他是江洲最尊贵的公子,却因为她不得不离开。

    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恨毒,几乎把邵宛如整个淹没,那一次幸好有清月,从外面进来发现齐天宇,拿起桌上的茶壶砸了齐天宇一下,然后大叫着叫人进来。

    可既便如此,狄氏派来的人还是狠狠的斥责了邵宛如一顿,骂她大惊小怪,骂她故意勾搭诱惑齐白宇,那种恨不得全天下的污水都往邵宛如身上倒的恨毒样子,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而更让她记得深刻的是清月被打的差点折了腿,幸好后来找到一位好心的大夫,没出多少诊金,却施了许多好药,把清月救了回来。

    “这事说起来,总是我的错,宛如妹妹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尚小,我却是一个大男人,却忍不住发了火,而且还那样指责宛如妹妹,是我的错!还望宛如妹妹原谅!”齐天宇又是深深的一礼,脸上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话语之中带了几分亲近。

    (,请翻页)

    他们在江洲的时候,也的确都是这么称呼的,但而今听起来己是恍若隔世,而且也的确是隔了世!

    “齐公子客气了,请坐,这旧日的称呼,还请齐公子不必用了,就算我还是秦府的二小姐,这称呼也是不妥当了,更何况我现在还不是秦府的女儿!”邵宛如的声音虽然柔和,但却疏冷,带着距离感。

    抬起的一双水眸,依旧平静无波。

    她脸上还有几分稚气,但这几分稚气并没有让她看起来天真不喻世事,反而有种仿佛看透了一切、看穿了一切的感觉。

    齐天宇有些拿捏不准许邵宛如现在的状态了,难不成她的心态真的如此平和?还是说因为之前江洲的事情和自己真的生份了?

    照理说不应当啊,自打进京之后,自己一直在弥补,连秦怀永都能原谅自己,差一点就订下了自己和邵宛如的亲事,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不可能看出什么来的!

    齐天宇这时候也后悔,当初若是再加把劲,让秦怀永松口,把邵宛如订给自己,这时候自己就有了两门强有力的姻亲了。

    倒是当时自己顾忌没多,没有在秦怀永这里多下功夫,也没有到邵宛如面前多表现一番,错过了一个极好的机缘。

    好在现在也没完,邵宛如在兴国公府住不下去了,才来的玉玉慧庵,这个时候能过来看她的估计也就只有自己,特意挑这个时候过来,就是要让邵宛如看清楚,他有多么记挂她,才换下探花郎的衣裳,就直接上的山。

    “齐大公子请坐!”见他还站在一边,邵宛如微微伸手虚引了一下。

    齐天宇无奈重新坐下,陪着笑脸道:“方才一时情急,叫错了旧日的称呼,倒是没想到而今己是物是人非了!还望邵五小姐见谅!”

    收拾起满脸的怀念,齐天宇脸上越发的温雅如玉起来,他的长相原本出色,在江洲的时候也素有玉郎的美名,这时候神态举止,无一不是典范,不管是谁来也找不出一个错处。

    他自觉自己也是风度翩翩的,想收服邵宛如的心,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况且他一直觉得邵宛如原本就对自己有心。

    只不过当时是碍于秦玉如,而今秦玉如是秦玉如,邵宛如是邵宛如,两人不再有关系,纵然自己和邵宛如再续前缘也无碍了!

    “邵五小姐,要不要出去走走?听闻玉慧庵的景致不错,能陪我去看看吗?”齐天宇的脸上露出一个自认为极其得体,又极其温和的表情,一双俊目似若含情的看向邵宛如,有些话没说,但这欲语还休的样子,越见其情意!

    “我初到玉慧庵,许多地方也未走过,若齐大公子有心,可以请知客僧帮着引路。”邵宛如长而卷翘的长睫扑闪了两下,然后在齐天宇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得意之时,开言拒绝道。

    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齐天宇反应极快的解释道:“不管去哪里,只是随意的走走!”

    “不管去哪里也不合适,齐大公子请吧,我还要绘画,就不陪齐大公子了!”

    邵宛如低头,拿起放在案几边的一卷画看了起来,拒绝之意明显!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