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上门审问

时间:2019-10-12作者:帘霜

    一秒記住『爱♂看÷520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快更新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

    楚清莫名其妙的被说了一通,到最后还不知所云,落到最后看着前面缓步离开说说笑笑的两个人,眸底闪过一丝阴沉。

    不管是楚琉玥和铖王都排斥他,明明他才是最该继承皇位的那个,凭什么他们都看不上他,好象他是一个要饭的似的。

    总有一天,他要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最尊贵的那个,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

    楚清回到府里的时候,刑部的人正在查问府里的一些下人,之前刑部的通知过他,看到领队的是文溪驰,楚清定了定神,笑着走了过去,向他拱拱手:“文大人。”

    “见过郡王。”文溪驰站了起来,向他行了一礼。

    “文大人可查到什么?”楚清和气的问道,他往日和这种京城贵公子之间基本上都不来往,眼下倒是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亲近一番。

    “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清郡王府上可有什么碍眼的东西?”文溪驰指了指方才审训的案卷道。

    黑衣人出现的突然,一间间的找,不知道是找人还是找物,当然也可能是找清郡王,要行刺清郡王,必然得找到他这么个人。

    这一点,文溪驰觉得不太可信,既然动了这么大的手笔,应对是对于楚清的行踪有一些了解的,这么一间间的找过去,要找到什么时候,看黑衣人查过的地方,许多地方还只是下人的房间,只是较为远一些。

    很奇怪的查找方式,不象是在找主人家的麻烦,倒象是随意的翻找什么,什么东西被楚清藏了起来,还有可能出现在偏远的地方?

    跟刑部丢了的那个小官吏有关?

    “本王的府上就这么一点地方,平日里也没什么人过来,府里的人口也简单,若是有什么,早早的便找来了,眼下才找来,可见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也不象是找东西,本王觉得象是要行刺本王的意思!”

    楚清皱了皱眉头道,自己被行刺,是洗清自身嫌疑最好的方式。

    “王爷觉得是行刺?”文溪驰扬了扬眉,问道,眸子里有种淡淡的褐色,淡若琉璃,映的他英俊的脸多了几分让人猜疑不透的疏冷。

    楚清看不出文溪驰是什么意思,只能笑了笑,不太肯定的道:“这事其实本王也说不上来,那些人冲进本王的郡王府是事实,说起来本王到现在也还是糊涂的紧,那些黑衣人难不成还能行刺我母妃和邵洁儿的吗?”

    他就咬死这事是行刺,不管是刺谁,都是!

    “能不能让我见见邵二小姐?”文溪驰沉默了一下道。

    邵洁儿进了清郡王府之后,这身份其实到现在还不算明了,文溪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就用了最早的称呼。

    “这事要问邵洁儿?”楚清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可能,他并不愿意邵洁儿扯进来,蒋氏的事情就在眼前,论起来邵洁儿也是有很大嫌疑的。

    “问她一些事情,如果清郡王方便的话,清郡王可以在边上听着。”文溪驰含笑道。

    “那……好吧!”楚清不得不同意下来,挥手让人去传响邵洁儿。

    不一会儿邵洁儿就跟在一个丫环的身后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安安静静低着头的邵洁儿,文溪驰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比起以往看到的模样,邵洁儿安份了许多,当初在兴国侯府的时候,可没见她这么安份过。

    “见过文大人。”楚清让邵洁儿上前见礼。

    邵洁儿听话的上前两步,侧身恭敬行礼,而后低着头站在一边。

    “邵二小姐,昨天在哪里?”文溪驰问道,一边做笔录的小吏急忙提起了笔。

    “妾身一直在府里,连门也没出过。”邵洁儿低声道,声音很轻,有种怯生生的感觉,仿佛连声音也不敢放大似的。

    楚清不悦的看了她一眼,却也没直接接话。

    文溪驰在问邵洁儿的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起火的时候,邵二小姐在干什么?”文溪驰问道。

    “起火的时候,妾身当时不清楚,正在做一些针线,离的也远了一些……”邵洁儿迟疑的道。

    “没听到一丝声音吗?”文溪驰一脸正色的道。

    “有是有一些的,但不是很明显。”邵洁儿说到这里怯生生的看了看楚清,很是不安的样子。

    “邵二小姐是在什么时候知道出了意外呢?”文溪驰又问。

    “后来……后来火起的厉害的时候吧,还有人行刺我们王爷……妾身很害怕,就和丫环躲了起来,后来还是我们王爷派了人跟妾身说无碍了。”邵洁儿头低了下来。

    “邵二小姐就一直躲着,没出来看看情况?”

    “那时那种情况,妾身从来没有遇到过……很是害怕……就躲了起来……”邵洁儿摇了摇头,一副受惊惧怕的样子。

    “邵二小姐,听闻你在帮着清郡王太妃管理后院,往日里可发现些什么?”文溪驰不再盯着邵洁儿问起火的事,话风一转,换了一个话题。

    邵洁儿蓦的抬头,“文大人弄错了,这后院之事并不是妾身在管治。”

    “不是邵二小姐,难道是清郡王自己在管理?”文溪驰好奇的问道。

    “妾身……”邵洁儿还想说什么,却被楚清满脸不悦的打断了,“后院的确是洁儿在管理,但必竟名不正,言不顺,所以还请文大人勿要传出去。”

    这意思是说邵洁儿方才说的话是推托的话了。

    “倒是本官疏忽了,还以为清郡王亲自管着内院之事,太妃多年清静,必不愿意多管这种繁琐之事,没想到邵二小姐眼下的身份并不是内院真正的女主子。”文溪驰恍然的点了点头,向楚清拱拱手谢罪。

    邵洁儿的脸色暴红起来,而后又变得一片苍白。

    她的身份,眼下在清郡王府也很尴尬,原本以她的身份,怎么着也是一个侧妃的位份,当初楚清也是这么说起过的,但实际上进了清郡王府之后,一直妾身未明,说正妃没有进门,这位份之事也先不提了。

    邵洁儿之前一会要嫁这个,一会要嫁那个,惹得楚清很是恼火,也不敢多提这事,邵靖对于邵洁儿的事情也不愿意多管,以至于邵洁儿想找一个撑腰的人都没有,特别是才进府的几天,听闻太妃还让下人称她为邵二小姐,就

    如同是未嫁女似的。

    称呼是未嫁女的名称,做的却是已嫁女的事情,对兴国侯府大加羞辱,邵洁儿却不得不忍下来,甚至还不敢让人知道,努力的讨好楚清和太妃,太妃刻薄,楚清却是在她的讨好下态度慢慢的好转了起来,也让身边的人称呼她为邵侧妃。

    但在太妃面前,太妃身边有头脸的几个还是没给她面子,依旧称呼她为邵二小姐,这种称呼几乎是打脸。

    但既便是打脸邵洁儿也不得不忍下来。

    她以前还以为太妃是一个清静、安和的人,待得进了清郡王府才知道,自己才出狼窝,又进了虎穴,这位清郡王太妃绝对不是传言中那种因为在玉慧庵住久了,心性平和的温和女子,这一位太妃比起蒋氏有过之无不及。

    邵洁儿吃了很多苦,还被打过。

    在这位太妃面前,不敢多说一个字,不敢多插一句话。

    这也是方才听文溪驰说她和太妃一起管理后院时,急忙抬头的原因,这位太妃一手掌着后院的所有,自己这个小小的还不算名正言顺的侧妃,哪里敢逆了她的意思,更不敢跟她比肩,这一位分明就是很喜欢掌权的强势女子。

    强势的把府里的一切都掌控在她的手中,就算是外院,听说大部分也在她的掌控中,楚清能掌控的其实并不多。

    邵洁儿对太妃怕的很,很怕这位太妃动怒,她只是小心翼翼的讨好楚清,想让楚清为自己提供保护。

    最近一段时间也行之有效,有楚清为她说几句话,太妃对她虽然还是看不上,但也没有以往那么严苛,她以为自己终究得了楚清的心。

    现在却听到楚清说自己名不正言不顺,一时间心苦,眼眶红了起来,急忙又低下头,怕被文溪驰看到眼底的泪意。

    她当初身为兴国公的女儿,对许多小姐也是看不上的,眼下却落到这个地步,她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在清郡王府,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那位要进门的正妃莫小姐,她也是见过的,这位也不是什么好相于的,上次过来的时候,还借机打了自己两个巴掌,太妃在场也没说什么,只有楚清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但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还斥责了自己一句,让自己向莫小姐道歉。

    一个小官吏的女儿居然还爬到自己的头上,邵洁儿很不甘心,也深恨不已,帕子被狠狠的抽紧,仿佛抽紧的是自己的心思似的,借着楚清的侧边死角,抬眼偷偷看了文溪驰几眼,正巧对上文溪驰的眼睛,然后不动声色的抬起手来指了指,那个方位有一棵很明显的高高的树,就是离这里有些远。

    “文大人客气了,文大人如果没有事,就让洁儿回去吧,这里必竟这么多人。”楚清看着周围一众刑部的人道。

    “实在不好意思,请邵二小姐回去吧!”文溪驰点点头,客气的道。

    “还不带……邵二小姐回去!”楚清对着一边的丫环吩咐道,丫环不敢迟疑带着邵洁儿离开,除了文溪驰没人注意到邵洁儿在楚清说“邵二小姐”的时候,牙齿用力在唇角一咬,到如今,她居然还是邵二小姐,悲恨之间染上眉角!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