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最后的情份

时间:2019-09-24作者:帘霜

    粗使婆子很有把力气,长的也胖大,把一个瘦削的男子带过来也没费多大的事情,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还没待她看清楚,迎面就被狠狠的一下,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她反应快,把手中的一扔,自己扒住了门框。

    屋内,玉洁目光戒备的站在邵宛如的面前,手中门栓握在手中,她其实没用太大的力,怕把人打死,只想敲晕了来人,没想到这个婆子这么结实,一棒子下去,没把人打晕。

    看清楚屋内的状况,婆子也晕了,结结巴巴的伸手指了指玉洁和玉洁背后的邵宛如:“你……你们……”

    “居然敢谋害我们王妃,如此大逆不道,一会侍卫就来了,诛你九族。”玉洁拎着手中的木棒,冷笑道威吓道。

    居然要诛九族,婆子只是一个粗使的下人,很有把子力气,在章相府内院妇人中算最有力气的,却没什么大的见识,一听到诛九族,整个人都软了,直接就坐倒在地,哆哆嗦嗦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哪还敢对邵宛如不利。

    “如果还想活命,就带着人过来!”邵宛如目光冷冷的落在婆子的身上,冷声道。

    说完就从婆子身边过去,玉洁对着哆嗦成一团的婆子厉声道:“还不快点!”

    听说还有可能活命,婆子终于有了一些力气,拉着摔晕在地,人事不知的下人就要拖过去,脚下慌乱,差点摔倒。

    玉洁不得不伸手帮了她一把,才让她把人重新扶了起来,而且踉踉跄跄之间往隔壁的厢房而去。

    婆子心里后悔,早知道不该听从自家小姐的话,贪图那张银票,跟着小姐做出这等事情来,谋害的居然还是宸王妃,之前婆子只知道自家小姐看一位女子不顺眼,想教训教训她,也就没在意。

    自家小姐可是未来的玥王妃,就算是教训了别府的女眷又如何,原本以为没什么大事的,没想到算计的是宸王妃。

    那可是宸王的王妃,既便只是一个不知事理的婆子也知道,这是要出大事了。

    脚软腿酸,半拖半拉着把人弄到隔壁去……

    邵宛如先进的厢房,看到邵宛如进来,床上的章栖兰和青儿的反应截然相反。

    章栖兰跟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算算时间这会邵宛如必然已经昏过去,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青儿则很自然,退到一边,站到了邵宛如的身上。

    “你……你怎么会过来?”章栖兰的声音发飘。

    “我一直以为你还算正直,没想到你还没嫁进玥王府,就跟我势同水火,而且还一定要致我于死地。”邵宛如平静的看着章栖兰,该有的感伤她已经感伤过了,这时候徒留下平静,极其的平静,说的仿佛是别人的事情似的。

    唯有眸底的深幽表明着她眼下也不是真的很平静。

    “宸王妃……这是什么意思?”章栖兰努力的定了定神,装出一副平心静气的样子答道。

    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事情不好了,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承认什么。

    “章小姐是不愿意认了吗?看起来以前那个爽利的章小姐也是假的了,果然不愧是未来玥王妃

    ,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必然也是早早的有了一番算计的,我只是不明白,你这是一心就打算找机会算计我了吧!”

    邵宛如扬了扬眉,问道。

    “你……”

    “你也别着急着否认,我这么说了,自然有证据的。”邵宛如打断了章栖兰的话。

    门在这时候开了,玉洁站在门口,而后一个粗使婆子困难的半拖半拉着一个男子进来。

    章栖兰强撑起来的平静,立时被打破了,脸色大变。

    “章小姐,不必我查问一下,这是哪家府上的婆子吧?还是说你想听听这个婆子的证据,这两个我现在打算送到前面去,送到玥王的手里,让他品评如何?”邵宛如挑了挑眉,问道。

    这话似一根利刺深深的成进了章栖兰的心中。

    不,其实这根刺早早的就存在了,在听到邵宛如和楚琉玥的一些传言的时候就已经存在,而今邵宛如是重重的摇了一下。

    “邵宛如,你就这么肯定玥王会帮你?为了你这个宸王妃,玥王会对付我这个未来的玥王妃,是吗?”章栖兰忽然大声的道,尖利的声音穿透性很强,让才到院门口的丫环吓了一跳,手中两杯滚烫的茶水差点摔了。

    看到自家小姐的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丫环大急,几步走到门前,才推开门,看到屋内的场景愣了一下,这种时候宸王妃不应当在屋子里吗?怎么到了自家小姐这里,看这样子小姐落了下风了。

    “章栖兰,我只跟你说这么一次,玥王跟我没有关系,之所以把你送到玥王面前,也是让好他好好问问这件事情!”邵宛如道。

    章栖兰一愣,没料想邵宛如居然没有要把这事捅出来的意思。

    “章小姐,你,我给你带到这里来了,话我也带到了,以往我们的情份一笔勾销。”邵宛如抬起眼睛,道。

    她今天放章栖兰一马,也是因为当初两个人的情份,而今这情份已断。

    “若你跟玥王之间没什么,我何至于此!”身后传来章栖兰幽幽的声音。

    邵宛如的脚步忽然停在门边,顿了顿之后,蓦的转过身,眸色浓烈:“章小姐既然打算明说,我也不瞒着,也免得章小姐自己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还拖累了我。章小姐倒是说说,玥王跟我什么时候有了牵扯了,今天我们把话也说开,免得章小姐自认委屈。”

    “你……你和玥王之间若没有什么,玥王怎么会去皇后娘娘面前求娶你?”章栖兰被质问的满脸通红,涨红着脸分辨道。

    “玥王求娶过我?”邵宛如一愣,这事她还真的不知道。

    “你看,既然大家都决定把话说开了,你又何必隐瞒此事!”章栖兰冷笑道。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却想问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这种事如果不是有心人传出来,你觉得会传到你的耳朵里去吧?况且就算是玥王真的求娶我,那又如何,难不成玥王要求娶谁,就一定是和谁之间有了什么,那眼下你是未来的玥王妃,是不是代表你跟玥王之间也是早早的就有了关系?”

    邵宛如冷笑道问道,眼眸一片寒冰。

    这

    事虽然是她第一次知道,但她却更加失望,章栖兰果然是早早的就怀疑了自己,却在自己面前什么话也没透露出一分。

    这所谓的情义,恐怕早已经在这话传过来的时候变了质。

    原本以为章栖兰也是合心的朋友,眼下却觉得自己终究是看错了,如果章栖兰当自己是朋友,听到这种事情起疑的时候,第一时间要问的是自己。

    她却从未对自己说过,只把心思暗藏起来,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给自己一着狠的,就如同这一次,如果让人发现自己和一个下人躺在一起,这事情到后来说不得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能保全。

    宸王妃又如何,被陷害又如何,失了皇家的体面,再闹个沸沸扬扬,纵然楚琉宸想护着自己,太后娘娘和皇上恐怕都不许,或者就算是留着自己的性命,宸王妃的位置是保不住了,不是贬为妾室,就是送归兴国侯府。

    看似简单的一着,对于女子来说,却比夺人性命更加恶毒。

    “你……”章栖兰内心最深处的感觉被翻了出来,又羞又恼,“你方才还跟玥王两个拉拉扯扯,在假山后面不知羞的干了什么,就算没有方才的事情,你其实也是对不住宸王,对不住我的!”

    这话说到后来,章栖兰原本的心虚又变得激怒。

    “你以前说的尚且不谈,这次总是真的吧,难道这种时候我还应当容忍你不成?”

    方才的事情梗在喉咙口,之前难以出口,眼下的情形却冲口而出。

    说完愤恨的看着邵宛如,愤怒不已。

    “章栖兰,其实你不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如果不是早早就打算算计我,就不会早早的安排了人手,也不会早早的准备了药末,你别告诉我,这是元安郡主或或者是两位公主为你准备的,至此其他的事情,相信你也早早的便布有退路。”邵宛如道。

    这话说的咄咄逼人,逼的章栖兰面对着心中的不堪。

    “方才我跟玥王相见,是因为玥王听说你请他过来,他被约过来看到的却是我,想来一会玥王会亲自问问你的,章小姐自己听玥王的解释就行了,至于我,章小姐以后请离我远点。”邵宛如道。

    说完目光带着几分嘲讽的看了一眼章栖兰,以及边上战战兢兢的粗使婆子和晕倒的男子,唇角一勾,“章小姐,最好找一个理由,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元安郡主和两位公主说不得就要到了。”

    “你……你什么意思?”章栖兰大骇,急问道。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眼下这局当由你来解释,否则我恐怕会把事情的缘由全说出来,到时候章小姐的名声没了不说,还得连累到令尊,至于玥王妃的位置,你可能也得拱手让给别的女人,你既然愿意让,自然有人愿意收!”

    邵宛如道。

    这一次,说完抬脚往外走,返身往正屋过去,两个丫环紧紧相随,守护着她,待进了屋子,径直进到里屋,坐到当中的床上。

    “王妃……”玉洁道。

    “我们静静的听着就是!”邵宛如挥了挥手,示意她先别说,侧耳听了听,外面已经来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