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各怀心思的夫妻

时间:2019-09-02作者:帘霜

    “好了,别吵了!”赵熙然脸色一沉,斥责道,她这时候也心事重重,实在没心理管妹妹的事情。

    这事赵熙琼羞答答的跟她说的时候,她就觉得仿佛是说笑话,宸王是那么容易对人上心的吗?

    她也是见过宸王的,这位宸王的容颜的确是俊美绝伦,但这位眼中就没有其他女子,看起来似乎温雅如玉的宸王,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波澜,不管是面对谁似乎都是这么一幅样子,唯有在看到邵宛如的时候,眸底才有了一丝温柔。

    这样的男子是绝情的。

    到宸王府的时候,赵熙然就警告过赵熙琼,赵熙琼拿赵尚书压她,说是父亲的意思,眼下宸王府可能会兴盛起来,让她抢在别人反应过来之前,先给宸王一个好的映象。

    赵熙琼没跟赵熙然说的是,赵尚书觉得赵熙琼跟那位宸王妃的气质相仿。

    都是那种看起来清冷,但又带着几分妩媚的女子,这还是赵尚书夫人说的,如果宸王真的喜欢这类女子,自家的女儿也是如此的!

    原本她只是听赵尚书的话,觉得看一看就看一看,之后看不中回绝了就是,她也是尚书府的嫡女,凭什么当侧妃,只是没想到居然一看就倾心。

    见赵熙然动怒,赵熙琼低下头,不再理会赵熙然和邵彩环,心里依然火热。

    父亲说了,宸王就喜欢自己这种长相的,其实不只是宸王,许多男子都这么喜欢的,那自己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宸王眼下展翅了,宸王府的后院也不可能再只有宸王妃一位女主子,自己背后是父亲,以自己的身份愿意为侧妃,根本不用什么周转,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况且自己长的也好,虽然比不得宸王妃,但有一点宸王妃比不上自己。

    宸王妃比自己小,听说还没有及笄,带了几分青涩,自己不同的。

    选秀的时候,赵熙琼没打算去,就特意的报了个病,现在她却很后悔,如果当时参选了,还有邵宛如什么事情!

    自己才是那个先到的人,父亲早早的便看中了宸王,就是自己不愿意罢了。

    眼下也只能听从父亲的意思,先进宸王府为侧妃,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比起宸王妃,自己背后还有父亲的尚书府撑着,笑到最后的很可能是自己。

    心里这么权衡之后,越发的心头火热,姐姐既然不帮自己,那就回去找父亲,父亲原本就是有想法。

    马车里的三个人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各有各的打算,倒是各不干扰。

    待到了兴国侯府,赵熙琼下了马车之后,直接就上了自家的马车,转身往尚书府而去,一刻也不想在兴国侯府停留。

    邵彩环往三房去回复三夫人叮嘱的事情。

    赵熙然站定在原地,看着小姑子和妹子离开,眉头紧紧的皱起,有种不好的感觉,不管是小姑子还是妹子,眼下都不是自己能把握的,想了想,也没回自己的院子,反而往外面邵华安的书房而去。

    她心里也有事决断不了,得去找邵华安问问,总觉得邵华安似乎藏了一些事情,没有跟她说……

    到书房门

    口,看到两个小厮守在外面,见到她过来,一个小厮立时进去通报,待她走到跟前的时候,另一个小厮已经伶俐的上前向赵熙然行礼,方才报信的那个也已经道:“大奶奶,大公子请您进去!”

    “大公子在干什么?”赵熙然随口问道。

    “大公子正在看书。”小厮道。

    赵熙然举步走进书房,书房当中的书案后面,邵华安斜坐在书案后面的榻上,看到她进来,放下手中的书,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去看了五妹妹,如何了?”

    他的腿还没有好全,半躺半靠着看书比较好,若是累了,就躺下休息。

    赵熙然转到书案后面的榻上坐定,看了看邵华安苍白的脸,心里叹了一口气,不甘吗?肯定有的,邵华安必竟是她的夫婿,如再不甘又如何,兴国侯府自身没落了,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兴国公府,元安郡主仗势欺人也没有办法把场子找回来。

    而今更是连世子之位也没了!

    “五妹妹看起来还算不错,起来见人了,妾身瞧着她应当问题不大了,不象外面传言的有性命之危。”赵熙然收敛起心里的万千思绪,答道。

    “外面传言必竟是传言,总是不太可信的。”邵华安温和的道,伸手拉起赵熙然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这些日子委屈你了,都是为夫的没用,才让你受这么多的委屈!”

    “妾……不委屈……”赵熙然眼眶红了起来,头低下,既便她心里有万千打算,想起肚子里流失的孩子还是会痛心,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肚子上。

    如果那个时候没事,眼下这孩子应当显怀了吧,等再过几个月,这可以生下自己的孩子。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见她的目光落在肚子上,知道她又想起流掉的孩子,邵华安越发的怜惜起来,手中用力,把她拉入怀中,轻轻的拍了拍她,“没事的,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父亲跟他说了当年的事情,当年成为世子的也不是他,但最后这爵位还是落到了他的身上,暂时的避让只为了以后更好的崛起。

    只待机会成熟了,什么都是自己的。

    “你别这么说,事情也怪不得你的身上,倒是今天三妹妹跟着我去,很意外,似乎有话要跟五妹妹说,但又不便当着我的面说,只让五妹妹什么时候回府一次,说三婶要见见五妹妹。”

    赵熙然很快的控制住了情绪,坐起来,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恢复了些精神。

    “三婶要找五妹妹?”邵华安皱了皱眉头,想不出三婶找邵宛如有什么事情,既便是以前邵宛如在府里的时候,三房也没什么事情找她的,眼下却突然之间找邵宛如,的确很奇怪,回头让父亲查一下才是,别让三房坏了事。

    “应当是这样的,三妹妹之前也一直不在人前出现,这一次主动要求一起去,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赵熙然点点头道。

    邵彩环现在很低调,比之以前更低调,听说三房在帮她相亲,也不知道她脸上好全没,自从宫里出来之后,她脸上一直罩着面纱,但过去这么久了,难不成还没有好?

    “三房那边你多费心注意点,三婶往日是个安份的,但眼下……”邵华安说到这里,脸上泛起一丝悲苦,握着赵熙然的手微微用力,然后才道,“眼下这个时候,三叔三婶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也是有可能的。”

    兴国侯府败落了,三房另有心思也是想象得到的事情,不过这心思别打到自己这一房上来就行。

    邵华安原本不在意三房的事情,对于三叔也不亲近,只觉得三叔不是一个长进的,自打父亲跟他说过一些事情之后,他的心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事情也不由自主的注意了起来。

    父亲说的对,他的确是大意了!

    或者不是他一个人大意了,母亲和妹妹都大意了,谁能想到一个才寻回来的堂妹,会让自己一家子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早知现在,当初他就动手了,而不是任由母亲和妹妹在那里折腾,以为怎么也翻不出兴国侯府后院的手掌心。

    终究是大意了,自家后院的事情,自己也得多看顾起来,邵华安的眼睛不自觉的阴鸷了起来,但发现面前还有赵熙然在,立时又恢得了之前柔语温和的样子。

    “我会注意三婶和两位妹妹的,宸王妃今天还说让我去请太夫人出玉慧庵,说她明天去见太后娘娘,求得太后娘娘的谅解,然后让我去请太夫人。”赵熙然点头应下之后,把今天的事情也提了一下。

    握着她手的邵华安的身子一僵,蓦的抬起头来,失声道:“她想干什么?”

    “宸王妃说她不识得那个女子,又觉得现在府里没个长辈,总是不太好,就想求太后娘娘一个恩典,我也觉得祖母一直在玉慧庵不妥当,别人只当我们当晚辈的不孝顺。”赵熙然顺势道。

    邵华安的脸色不悦的沉了下来,狐疑的看了看赵熙然,“那事,父亲的意思已经决定了下来,再让祖母拦着也拦不下来,你以后就当多一个长辈供着就行,反正也没儿子,就一个女儿说了亲把她嫁出去就行,最多陪一副嫁妆,算不得什么,你不必在意!”

    “我怎么会在意这些,我只怕你在意,原本也想劝你的,只是祖母不在,我一个当儿媳的也实在为难,看五妹妹的样子也不象是会在这件事情上帮衬着一些的。”

    赵熙然反应的快,带着几分谦意道:“我没用,可能让夫君跟着一起受父亲的挂落了!”

    邵华安想了想,神色缓和了下来,脸上又露出一丝笑意:“这事你的确难办,那就等祖母回来之后再说吧,祖母也不会愿意看到兴国侯府的子嗣流落在外。”

    “父亲真的要给那个女子平妻的身份?如果真的这样,会被别的府上取笑的吧?”赵熙然柳眉皱了起来,在她看来这事很荒谬,一个外室,进府当个妾室已经不错了,居然还想当平妻,哪来的脸面?谁家府上会同意?

    整个兴国侯府出去都跟着一起丢脸吧?

    “听父亲说,这女子另有身份,我们是小辈,就等着祖母和父亲拿主意吧!”邵华安随口道。

    赵熙然眼神闪过一丝疑惑,这女子还有什么身份,可以让别人认同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