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谁在暗中搅局?

时间:2019-08-20作者:帘霜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宸王什么时候回京?”瑞安大长公主平静下来之后,顿了顿问道,脸色沉重起来,欲言又止的道,“我之前听瑞平说,似乎宸王不太可能在太后娘娘的寿旦之前赶回来,眼下这个样子,府里也没个人去皇上面前探探消息……”

    府里没有一位男主子,女主子又伤到了,府里的其他人也不便去其他人处打探消息,瑞安大长公主原本是想去探探的,邵宛如却告诉她这个时候不能轻举枉动。

    照这么下去,宸王府会没有任何消息来缘,这要是出了什么变故,连个应变的机会都没有,瑞安大长公主很是担忧。

    其实她还几句话没有说,瑞平大长公主之前的话隐隐的还有其他的意思,似乎暗示宸王之所以这么慢回京,一路游山玩水的回来,是因为陪着婿国的那位玉桃公主,听说这位玉桃公主是婿国的第一美人。

    这话里的意思让瑞安大长公主很不喜欢,也很担心,只是眼下却不是说给外孙女听的时候,怕这些话让邵宛如乱了心智。

    “外祖母放心,宸王会快速回京的!”邵宛如柔声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她自己的手段没那么狠烈,大管家后来偷偷说了楚琉宸的谋算,她所做的是配合楚琉宸的谋算,当然用剑扎了自己一剑,也不是楚琉宸谋算中的一环,想起这一点,莫名的心虚起来。

    大管家脸色惨白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对不住大管家。

    大管家的意思,只是找一个丫环受伤就行,绝对没有她受伤的事情。

    不过当时当刻,邵宛如觉得唯有自己伤了才能更好的起作用,况且她对医术精通,知道往哪里刺,看起来伤的最重,但其实没那么严重的伤势。

    “听说婿国的那位……玉桃公主长的很出色……”瑞安大长公主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外孙女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实在不忍心她一无所知,到时候如果这位婿国的公主真的要一心进宸王府,那可怎么办?

    外面传来的消息一再的说起这位玉桃公主的事情,听得瑞安大长公主心烦不已。

    她原本是没有怀疑楚琉宸的,三年前楚琉宸就向她表示了要娶邵宛如的意思,并且表示他的身体没有别人传说中的那么差,好好养着,会养好的,之前没养好是他自暴自弃的原因,之后也的确象楚琉宸说的,他的身体越来越好。

    只除了脸色看起来一如既往的不好,其他方面都好了,甚至太后娘娘还高兴的说,似乎这病根都已经没了,眼下继续调理就行。

    瑞安大长公主这才松了口气,可眼下这位玉桃公主的传闻实在太多,时不时的就传到瑞安大长公主的耳中。

    这位玉桃公主似乎是铁了心的要嫁给楚琉宸,那自己的外孙女怎么办,一国的公主不可能真的给楚琉宸做小。

    但如果她不做小,难不成自己的外孙女做小?

    这是绝不可能的,瑞安大长公主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如果皇上真的有这么一个意思,她就撞死在金銮殿上,当着群

    臣的面死在那里,看皇上还能不能让自己的外孙女成为侧妃或者弄个什么平妃出来。

    虽然心里这么打定主意的,但瑞安大长公主实在不舍得外孙女伤心,而眼下外孙女又吃了这么大的苦头。

    有些话,她虽然想瞒着,但又觉得瞒不住,索性先说一说,让外孙女心里有个底。

    “外祖母放心,不会有事的。”邵宛如一听瑞安大长公主的话,就知道了大长公主的意思,当下笑着安抚瑞安大长公主道。

    “婿国的玉桃公主……”瑞安大长公主觉得邵宛如没听懂,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又道,“这一路过来,和宸王一起回京,如果有一些什么,也可能,婿国虽然是小国,但太过于边远,又不方便行军,朝中以安抚为主。”

    安抚婿国,安抚婿国的公主,牺牲一个皇子妃的位置,求两国的安宁,在皇家来看,算不得什么大事。

    瑞安大长公主原本也不觉得什么大事,但这关系到她唯一的外孙女身上,瑞安大长公主又不甘心的很。

    “外祖母,您放心,真的不会有事的,就算这位玉桃公主有意,宸王也会推托了的,进京嫁过来的不是玉桃公主是婿国的二公主玉颜公主。”邵宛如柔声安抚瑞安大长公主道,她不愿意外祖母为她担心不已。

    看瑞安大长公主欲言又止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有人专门来说这种事情。

    以外祖母的心性居然也信了,可见说的次数极多。

    “嫁过来的不是玉桃公主,是婿国的二公主?”瑞安大长主一愣,愕然的道,这事情她还真的没听说。

    “是的,所以祖母放心,这位玉颜公主和清郡王两个早就有了关系,眼下进京,也是嫁给清郡王,玉桃公主只是送嫁的,和宸王没关系。”邵宛如笑着解释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瑞安大长公主大喜,心头一块重重的石头落了下来,脸上的笑容让她脸色舒展起来。

    “姐夫答应我会对姐姐好的。”邵元皓起初没听懂,这时候却懂了,立时不满的道,“外祖母,姐姐出嫁的那天,姐夫就答应我的!要是姐夫敢再娶婿国的公主,我一定不会饶了他的!”

    听到邵元皓孩子气的话,瑞安大长公主和邵宛如都笑了。

    “外祖母,是谁跟您说婿国的玉桃公主要嫁给宸王的?”待得笑完,邵宛如问道。

    “瑞平带着元安过来的时候,总是会说起此事,还有……章相夫人,偶尔也会带着女儿过来,说起此事。”

    瑞安大长公主道。

    “章相夫人和章栖兰?”邵宛如微微一愣。

    “对,其他说的最明显的还是瑞平和元安,至于章相夫人和章小姐,也不过提过一次,还是在和瑞平在的时候,偶然的进起。”

    瑞安大长公主想了想,点了点头。

    “章相夫人跟外祖母的关系很好?”邵宛如好奇起来,之前没听章栖兰说起此事。

    “也不是很好,大家往日里偶有来往就是,不过并不是经常来,眼下因

    为玥王偶尔过来,章府的人也多过来了几次。”瑞安大长公主道。

    楚琉玥是个会做表面文章的,这么多年,时不时的就会来看看寡居在家的瑞安大长公主,章栖兰是未来的玥王府,跟着章夫人一起到大长公主府,交好玥王的长辈,也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

    倒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但偏偏,邵宛如就是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只是一个直觉,让她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宸王府没有长辈,宸王妃又病了,瑞安大长公主就住进了宸王府,以长辈的身份照顾受伤的邵宛如。

    邵元皓也客居在了宸王府,把之前教学的先生也请了过来,暂住在宸王府的客房内。

    被袭后的院子重新布置了起来,由瑞安大长公主主事,邵宛如则安静的养伤。

    宫里的赏赐如同流水一般的过来,先是太后娘娘,然后是皇后娘娘,还有德妃娘娘,明妃娘娘的,甚至于一些其他的宫妃都往宸王府送礼,大部分邵宛如都只是听说过封号,具体是谁都联系不上。

    一时间,宸王府热闹了起来。

    宸王府的门口戒严了起来,但凡进宸王府的人都一再的查问,生怕再出现什么事情。

    许多原本想到宸王府问候的世家,都暂时没了动静,这个时候往宸王府去,也很容易生出些意外的,一切再等等看为主。

    玥王和周王和铖王都被禁了足,关在自家府内不许外出。

    京城中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五城兵马司的人在查问事情,遇到看起来行为鬼祟的人,先抓起来再说,这还是明面上的,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查此事,整个京城一时间草木皆兵。

    皇宫里,皇后娘娘的凤仪宫里,皇后跪在皇上面前,含泪道:“皇上,真的不是周儿,他性子向来蛮撞,在几位皇子之中,最没什么心计,况且对付的还是宸王妃,好生生的对付一个宸王妃做什么?”

    已经好几天了,皇上这是出事之后第一次踏足她的凤仪宫,一看到皇上,皇后娘娘委屈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皇上面沉似水,目光冰冷的看着皇后娘娘,满脸的失望。

    “原本朕还以为你是一个好的,所以把整个后宫交给你,没想到……你居然就这么容不下宸王。”

    “皇上,您说什么,臣妾怎么听不懂?”皇后心头突突一跳,急道。

    “朕说什么,你真的听不懂吗?”皇上冷声问道,目光阴沉沉的,他才从兰妃处回来,到现在还是又气又恼,一口气堵在胸口,只觉得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太后娘娘的枫叶画事件,宸王妃被刺事件,几件事情堆积在一起,有些事情他实在忍不下去。

    “先皇病逝之时,所用的器物,这宫里朕想来想去,唯有你最清楚了,不是吗?皇后?”

    先皇逝时,所用的药碗,当时母后奉药的情形,那张图上几乎画的很真实,如果不是知道些什么,又岂会有人画的这么贴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