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品太子妃 第九百五十六章 狗男女的算计

时间:2019-06-12作者:帘霜

    永-康伯府的事情在京城中激起的浪花不小。Δ.『ksnhu『.co

    不只是永-康伯府的这个清冷的爵位,许多官员都去查内院了,生怕收到永-康伯送来的女子,生怕皇上查到他们的头上。

    幸好这事永-康伯府引起的,最后也在永-康伯府结束!

    许多世家暗中松了一口气。

    秦玉如的事情也被掀了出来,狄氏当年的事情也不是别人真的一无所知,有人说看到过狄氏和楚怀然两个私下见面的事情,说那个时候两个人偷偷见面不下数次,之后狄氏匆匆远嫁,也是因为在京中根本就找不到好人家了。

    原本大家也只是以为狄氏和楚怀然两个有了私情,没想到的是两个人不但有了私情,还有了秦玉如,狄氏还带着秦玉如嫁给了秦怀永。

    这位宁远将军对于京中的人来说,也算是一个熟悉的人了,虽然进京只有三年,但是发生在他两个女儿身上的事情之多,让人不得不注意到这位宁远将军。

    两个女儿,都不是亲生的!

    小女儿固然是因为故友所托,是知道身世之后养在自家府上的,但是这大女儿,可是一直顶着秦大小姐的身份生活着,以前对于小女儿还各种陷害,看秦府的处理方式,也是站在了这个大女儿的身边。

    没料想,原本单薄力弱的小女儿,认祖归宗之后,现在成了宸王妃。

    恶毒不守闺训的大女儿,出嫁之后,毁了夫家不说,还烧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风水果然是轮流转的,人在做,天在看,恶有恶报,不是说假的!

    “秦玉如真的被抓进去秋后处斩了?”一处简单的院子里,长相娇美的赵青玉紧咬着牙问道。

    “这个时候管她做什么!”王生学不耐烦的道,站起来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子,“他真的没再来过?”

    “没来过!”赵青玉,也就是之前的宁彩仙,她此时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想起秦玉如眼底恨毒,“我能不能去探监?我要看看这个贱人落到什么下场,当初她害的我差一点死在大牢里,如今轮到她了!”

    她如何不恨!如果没有秦玉如,她当时就嫁给了狄岩,有她嫁给狄岩,必然不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也不会闹出那么多的丑事。

    宁彩仙觉得这所有的事情,都是秦玉如造成的!

    如果没有秦玉如,她现在还是好生生的永-康伯世子夫人,永-康伯府也是好好的,有机会她也会去见见狄岩,让狄岩看看清楚,当初他是多么的瞎眼。

    “看什么看,一个进了监狱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也不嫌晦气!”王生学没好气的道。

    “你……你……是在说我吗!”宁彩仙委屈起来,眼眶一红。

    她当时也是被下了大狱的,说起来进了监狱的女人,可不就是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事再办不好,我们两个都好不了,你不想嫁给我当正室夫人了?”王生学现在还用得着宁彩仙,只能放低身段坐下来哄道。

    “那个人又不来,我有什么办法,都是你之前没事过来,让他看到,必然生了疑心了!”宁彩仙见好就收,抹了抹眼泪,委屈不已的把事情推到王生学的身上。

    这事说起来王生学越发的烦心了,他哪里知道颜昔会不来了,之前不是很好糊弄,很听话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不来了,这么几天了,居然一直没来。

    再不来就要科考了,科考之后也不一定有机会,如果自己没办成这事,可真的麻烦了。

    王生学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之前敢跟兴国侯府对着干,也是因为这事有王易书的证据,眼下这个证据没用了,他如果不帮着兴国侯做点什么,兴国侯那里不但不会让他上门,甚至还会对付他。

    “你再去见他一次!”想了想,王生学咬牙跺了跺脚道。

    “我……我主动上去找他?你以前不是说不能主动吗?”宁彩仙不解的道,她之前偷偷出京,就养在城外的一个庄子上。

    一心想报仇的宁彩仙又怎么甘心就这么在庄子上一辈子,就暗中偷偷的使人见了王生学。

    两个人私下早就勾搭成奸,这一次要暗算这个颜昔的书生,也是王生学设的圈套。

    宁彩仙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你去了,就可以让人看到你和他有关系,以后……事情出来的时候,也可以推到他的身上!”王生学含糊的道,然后拉住宁彩仙的手,含情脉脉的道,“等这件事了之后,我们就有一笔钱了,我就可以娶你,办一场大的亲事,绝不能委屈了你1”

    “可是……妹妹怎么办?”宁彩仙低下头,扯着手中的帕子。

    “你妹妹只是一个妾,以后还得你照顾,你们姐妹两个一起嫁给我,也是一桩美事,以后你帮着我整理后院,你妹妹自然也归你管!”王生学说的越发的柔和起来,毫不留情的把宁雪青贬低。

    一个妾而已,又怎么敢管自己的事情。

    “可是妹妹向来心狠手辣,我……我怕她!”宁彩仙含泪抬起娇柔的脸,一副怯生生的娇滴滴模样,着实的让人心疼。

    “心狠手辣,难不成还能越过你的正妻不成?如果她将来真的做了什么恶毒的事情,你直接发卖了就行,不过是一个妾,还能真的翻了天不成!”王生学满不在乎的讨好着宁彩仙。

    这话说的宁彩仙暗中得意!

    她就是要为妻,不为妾,宁雪青以往没少给她没脸,如今她不过只是一个妾,而自己却可以是一个正妻,有了这个正妻的位份,再加上王生学的话,以后自己这个妹子如果听话,她就算养着她吧,如果不听话,直接发卖了出去,也免得扎心。

    心里这么想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拉着王生学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柔声道:“我都听你的,我一会就去,不过上次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可以让她去!”

    宁彩仙说着朝门口撇了撇嘴,门外站着一个丫环,“有她在,到时候一命呜呼了,就更说不清楚了!”

    她才不要跟姓颜的扯上太多的关系,她是要当正妻的人,怎么能跟其他男人拉扯太过。

    “让她死?”王生学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抽出手,手顺势从宁彩仙的领口滑入,引来她一阵娇嗔。

    “她死了,就更加的死无对证了,还有婚书的事情……现在有些难办!”宁彩仙点头,含羞带媚的推了推他的手,却并没有真正的把他的手推出去。

    “怎么让她死,有些难度,还得让其他人认同,又得让她同意!”王生学觉得操作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

    “其实也不难,找个人多的地方,让她跳着楼就是,之后就是死无对证了。”宁彩仙不屑的道,她其实早就想换人服侍了,这个死丫环居然敢偷偷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勾搭王生学,她怎么容得下她。

    正巧这事还需要一个死人,那就她了!

    “她会同意?”王生学的手顿了一下,而后又动作了起来。

    宁彩仙娇-喘吁吁的偎进王生学的怀里,粉面通红,娇羞不已,但话说出来却极恶毒。

    “这有什么,先给她用点药,然后告诉她不会有事的,就只是演一场戏,就随便找个地方跳一下,做个样子就行!”

    “药?什么药会让她干这种事情?”王生学觉得不可信,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有一种药,用了之后迷迷糊糊的,跟喝醉酒一样,这个时候把人带过去,跟她说下面有人会接着救她的,让她说几句话后跳下去,就行了!”宁彩仙提议道。

    正常情况下,当然知道跳下去不会有人接着,但如果人是迷糊的,听什么都迷迷糊糊,自然很容易糊弄。

    “你有这种药吗?”王生学问道,“时效多久?”

    “有这种药,但时效不长,是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来的,但既便时效不长,跳个楼还是可以的!”宁彩仙得意的道。

    “你是怎么得来的?”王生学没听过这种药,惊讶起来。

    “就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救了一个人,他给我的……后来就走了!”宁彩仙含糊的道,她可不能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原本这些都是要对付秦玉如的,现在秦玉如都要死了,这药就没用了,拿出来做其他的用处也是可以的。

    “生学,你让我去见一见秦玉如吧,让她去见颜公子,正巧以后也有了证据,许多人看到她和颜公子在一起,必然可以助你事成!”

    “丫环,总是份量不太够!”王生学还是有些犹豫。

    “你不说她是丫环,谁能知道呢!打扮一下送过去就行了!”宁彩仙眼睛转了转道,她才不想去当这个倒霉的诱饵呢,姓颜的不来正好了,谁知道到最后自己会落得怎么一个下场,说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她才不相信。

    把个不安份的丫环送出去更好!要死也是别人,跟她没有关系,她还要去看看秦玉如的惨状!

    “好,那就这么定了!”王生学这一次犹豫的时间不长,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这事眼下的确是最好的,那份婚书,他有些弄不下来,现在连颜昔的面也不容易见到。

    死了,才是最好的!

    一个死人,没了对证,足以当一份婚书!

    死前决然的话就是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