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九百五十四章 酒厂正式启航

时间:2018-03-17作者:万人敌

    ,精彩小说免费!

    第九百五十四章酒厂正式启航

    吃过了晚餐,我准备开车带着李娅,回酒店客房。

    “李娅,我明天要上班,你可得记得,要监督这小子,不许他耍赖不认账。”许月瑶在临别前,不放心的交待。

    “放心,孙猴子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李娅小手虚握了一下,自信满满地说。

    我站在一旁,盯着李娅的小手,情不自禁,有些想歪了,幻想她小手抓住我金箍棒,用刚才的语气说,陈言,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陈言,走了,在傻笑什么呢?”李娅拍了我一下,把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月瑶姐已经走了啊?”我没看见许月瑶的身影。

    “刚走了,你怎么跟做梦似的?”李娅丢过来一个白眼。

    酒店没多远,也就十分钟的车程,我把车停在地下车库,和李娅一起走进电梯。

    “好累啊,洗个澡,早点睡觉。”李娅站在自己客房门口,撑了个懒腰,拿出房卡。

    “李娅姐,不进来坐坐?”我打开自己房门,有些意动地邀请。

    “算了吧,我现在要好好想想,等你明天输了,该提个什么样的要求,好好为难一下你。”李娅似乎看穿我的意图,丢了对白眼过来。

    “那要不,我去你那边坐坐?”我有些不死心地问。

    “想都别想,少打那些歪主意,想提什么要求,等你赢了明天赌约在说。”李娅冷哼一声,警惕地挡在门口。

    “李娅姐,先给你透个底,你们输定了。”我语气得意。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明天见。”李娅傲娇瞪了我一眼,把我关在门外。

    我站在她客房门口,悻悻摸了摸鼻子,接着嘴角上翘,已经想好等我赢了赌约,该怎么为难她。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敲开李娅的房门,邀请她一起去楼下吃早饭。

    “这么殷勤,不会是已经预感到,自己要输了,所以想哀求我手下留情吧?”李娅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俏生生站在门口。

    她身材火辣,穿什么都好看,特别是胸前那对鼓胀的大馒头,似乎要裂衣而出,把连衣裙领口绷得紧紧的。

    我有些眼馋地在她胸口滴溜了一圈,那半遮半掩的雪白肌肤,还有被连衣裙遮住大半,只露出一点的幽深沟壑,无一不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别看了,看了也白看,真想要干点什么,等你赢了姐再说。”李娅似笑非笑。

    “如果我赢了,提什么要求都可以?”我呼吸有些急促。

    “对呀,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前提条件是,你能赢。”李娅仿佛故意诱惑我一般,把一只素手,搭在我肩头。

    我盯着她感性的厚嘴唇,内心躁动,打定主意,如果自己真赢了,一定要让她帮自己咬一下。

    下楼吃过了早餐,我开车带着李娅,来到县医院。

    “来医院做什么,不是说好了,去李臣林家么?”李娅一脸莫名其妙地问。

    “过来探望一个病人。”我云淡风轻地说。

    “喂,你不会是明知道自己输定了,故意拖延时间吧?”李娅坐在副驾位置上,斜睨着我。

    “我是那么没品的人么?”我一脸冤枉地说。

    “你这人,是挺没品的,心思龌鹾。”李娅送我一对白眼。

    “李娅姐,你这可没意思了,我怎么心思龌鹾了?”我梗着脖子,不干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想什么,送你两个字,休想!”李娅气哼哼地说。

    我愣了一下,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她,心想这娘们儿眼睛够贼的,自己什么都没说,她就看出我心思?

    “陈言,如果你输了,我会让你tian我脚丫子。”李娅气咻咻地说。

    她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还真被她看穿了,神色讪讪。

    “没问题,不过李娅姐,如果你输了,又怎么说?”我眯着眼睛,反将一军。

    “如果我输了,随便你怎样。”李娅咬了咬牙,用赌气的语气说。

    “那行,我们下车吧。”我嘴角上翘,很期待一会儿她脸上的表情。

    我先去医院旁边的水果铺子,买了一个果篮,才带着李娅,走进医院。

    老爷子的病房我知道,昨天还是我和医生一起,把他推进去的。

    刚进病房,就见李臣林坐在病床边,拿着水果刀,在削苹果。

    老爷子斜躺在病床上,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正拿着一份报纸在看。

    “老爷子,您康复的怎么样?”我笑盈盈走过去,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

    老爷子放下报纸,有些疑惑地看着我,他昨天昏迷中,并没有见过我,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呀,陈先生,你怎么来了?”李臣林一脸惊喜地站起身。

    “爸,这位就是您的救命恩人,陈言陈先生,昨天多亏他及时把你送到医院。”李臣林满脸热情地介绍。

    老爷子得知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激动地握住我的手,嘴唇有些颤抖,不停说着感激地话。

    “老爷子,一点小事,您别激动,这样对病情恢复不好。”我用力握了握老爷子的手。

    李娅站在一边,微微张着小嘴,瞪大了美目,一动不动,整个人似乎都傻掉了。

    我偷偷瞥了她一眼,心里得意,暗自嘲笑:“小样儿,都说我赢定了,你还不信。”

    李家人热情的反应,让我心里笃定了几分,既然知道感恩,那事儿就好办了。

    果然,等我提出来意的时候,李臣林只是犹豫了十多秒,就点头答应,连待遇条件,问都没问。

    “说起来,我们李家几乎见证了酒厂的兴起与衰亡,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们也不愿意离开酒厂。”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语气感概地说。

    “老爷子,您放心,我们是做实业的人,绝对会让县酒厂,重新换发出活力。”我拍着胸口保证。

    李娅愣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气呼呼把我拉到一旁,咬牙切齿地瞪着我,说:“陈言,你耍我!”

    “李娅姐,愿赌服输,你不会是想耍赖吧?”我故意激将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