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九百零二章 夜色真撩人

时间:2018-02-27作者:万人敌

    第九百零二章 夜色真撩人</p>

    我呼吸有些急促,之前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到。</p>

    现在突然来电了,庄蕙身上轻薄透明,被压的皱巴巴的睡裙,还有那魅惑至极的腿间风光,让我心跳加速。</p>

    “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睛挖掉。”庄蕙俏脸涨红,迅速并拢双腿。</p>

    “款式不错,还是镂空的。”我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大脑昏沉沉地说。</p>

    “陈言,你无耻!”庄蕙尖叫一声,扑过来用力掐我。</p>

    “喂,你有没有良心,现在脚不痛了是吧?”我左遮右挡,语气急促地说。</p>

    “掐死你这个大流氓。”庄蕙紧咬着嘴唇,神色羞恼。</p>

    “我又不是故意看的,谁知道突然来电了。”我狼狈挡着,语气悻悻地说。</p>

    “你就是故意的,看得挺清楚对不对,还知道是镂空的?”庄蕙把平时的温柔娴静丢到一旁,化身泼妇。</p>

    “还行吧,好像有点水印,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回忆刚才看到的美景,语气艰难地说。</p>

    庄蕙动作一滞,随后羞恼的尖叫一声,更加疯狂的用手掐我。</p>

    “喂,我警告你,再不住手,我可就还手了。”我痛的呲牙咧嘴,语气愤愤。</p>

    “你还手啊,你这个流氓,就不该让你留在我家。”庄蕙俏脸涨红如虾,没头没脑地掐着我。</p>

    这小娘皮估计是真恼了,下手挺重的,掐到肉后,还用手扭一下,滋味那个酸爽,无法用言语形容。</p>

    “妹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我忍无可忍,翻身把她压在身下。</p>

    “陈言,你想干嘛,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庄蕙双手挡在胸前,语气紧张。</p>

    “警察管天管地,还管情侣吵架?”我撇了撇嘴,语气不屑。</p>

    “谁和你是情侣关系?”庄蕙眼中闪过羞恼,奋力推着我。</p>

    “厂子里的人,还有你妈,都可以作证。”我厚着脸皮说。</p>

    “你,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无赖。”庄蕙又羞又气,拼命扭着身子。</p>

    我就压在她身上,她若是不动还好,这么一扭,两人身子紧贴在一起,滋味那真叫销.魂。</p>

    “喂,你要是再这么扭,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做什么过份的举动。”我呼吸有些急促地警告。</p>

    “你别乱来。”庄蕙眼中闪过惊慌,果然不敢再挣扎。</p>

    客厅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们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双方的脸,距离很近,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呼吸。</p>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我心里滋生,盯着她红艳艳的嘴唇,忽然好想吻下去。</p>

    “陈言,你起开,我们说好只是假扮情侣的。”庄蕙沉默了一下,轻声说。</p>

    “我觉得,为了以后扮演的更像情侣,我们可以进一步熟悉一下。”我盯着她俏脸,语气异样地说。</p>

    “什么叫进一步熟悉一下?”庄蕙没好气白了我一眼。</p>

    “比如,你身上有什么胎记之类的。”我越说呼吸越急促,心里如有一把火在烧。</p>

    “你无耻,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我的隐私。”庄蕙羞恼难当,又开始用力推我。</p>

    “我怎么无耻了,这明明是很严肃的问题,万一你妈问起怎么办?”我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挣扎。</p>

    “呸,我妈才不会问这种无聊问题。”庄蕙双手被我按住,只能靠扭身子来抗议。</p>

    她胸前丰满的高耸,被我压的变形,这么一扭,一股舒麻的感觉,直冲脑门,让我下面立刻有了反应。</p>

    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我有了反应,庄蕙立刻察觉到了。</p>

    “陈言,你别这样,我们不合适。”庄蕙见硬着反抗不行,又开始语气柔柔的哀求。</p>

    “我们怎么不合适了?”我这时热血上脑,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她脱光光。</p>

    “我比你大,还带着小孩,我们不合适的。”庄蕙可怜兮兮地看着我。</p>

    “我不介意。”我盯着她胸前的一片白腻,吞了口唾沫说。</p>

    “我介意,你这个混蛋,我们才认识两天,我一点都不了解你。”庄蕙见哀求不管用,又开始挣扎。</p>

    她身上的丝绸睡裙,领口开的有些低,之前挣扎了半天,本来就歪歪斜斜的,这时用力一挣,吊带从香肩滑落,一只白兔调皮的跳了出来。</p>

    我呼吸一滞,回忆起之前摔倒时,那种让人窒息的绵软,还有那股甜腻的香味,心里一荡,把脸埋了过去。</p>

    “陈言,你王八蛋!”庄蕙哀鸣一声,挣扎的更厉害了。</p>

    “王八蛋总好过禽.兽不如。”我感受着馒头的软弹,在心里想。</p>

    已经到了嘴边的美肉,若是就这么放过,连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p>

    “陈言,你别这样,你听我说。”庄蕙身子轻轻颤动,奋力用手推着我。</p>

    “你说吧,我听着呢。”我埋着脸,瓮声瓮气地说。</p>

    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就仿佛一头饿了许久的野猪,好不容易找到一颗水灵灵的白菜,哪还有不使劲拱的道理?</p>

    庄蕙这颗嫩白菜,被我拱的七零八落,连话都说不清楚,似乎都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p>

    “蕙蕙,你真美!”我也不是一点都不解风情,知道这个时候,还是要哄着女人一点的。</p>

    “陈言,我们不能这样。”庄蕙还是在挣扎,不过挣扎的力度,却是小了很多。</p>

    “就这一次,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我心里一喜,通过她的身体反应,我感觉有戏。</p>

    “你别心急,我们都还不了解。”庄蕙双手搭在我肩上,与其说是在推我,可那软绵绵的力度,只是让我心里邪火更甚。</p>

    “所以嘛,我们才需要加深了解。”我说话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坏笑,有些霸道地分开她的腿。</p>

    “别这样……”庄蕙预感到要发生什么,羞涩的用手捂住脸,做着最后的挣扎。</p>

    “蕙蕙,我本来是没打算这么快的,可刚才帮你治扭伤时,你声音太撩人了,我忍不住。”我猴急地扯着她小内。</p>

    “流氓!”庄蕙用手捂着脸,语气少了几分羞恼,多了几分撒娇。</p>

    我又不是傻子,哪里还看不出来,她已经默许了,只不过脸上挂不住,心里大喜,飞速解除装备,身子压了上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