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八百九十五章 假戏真做的前奏…

时间:2018-02-23作者:万人敌

    ,!

    第八百九十五章假戏真做的前奏

    吃完饭后,我开车把庄蕙妈妈送回轻纺厂,有了一顿饭作为缓冲,庄蕙与谢亚芬有说有笑,两人和好如初。

    “阿姨,蕙蕙是家里的独生女吗,有没有姐姐或妹妹?”我心里还惦记着庄蕙的身世。

    “蕙蕙当然是独生女,她没对你说这个?”谢亚芬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没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聊双方家庭的事。”我摸了摸鼻子,撒了个醒。

    “哎,说起来蕙蕙也挺命苦的,在很小的时候,她爸爸就因为工伤去世了,这些年都是我们母女相依为命。”谢亚芬叹了口气说。

    “您是个伟大的母亲,一个人带孩子真不容易。”我语气佩服地说。

    “正是我尝过单亲妈妈的酸甜苦辣,才对蕙蕙的任性,特别生气。”谢亚芬瞪了女儿一眼。

    “妈,我知道错了。”庄蕙低着头,十分乖巧的道歉认错。

    “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真不知道你以后该怎么办。”谢亚芬忧心忡忡地说。

    “阿姨,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蕙蕙的。”我亲密的搂着庄蕙的腰,用打包票的语气说。

    庄蕙措不及防,被我搂住小腰,娇羞瞪了我一眼,脸红地低着头。

    “但愿如此。”谢亚芬轻叹一声。

    谢亚芬说庄蕙是独生女,我是不信的,因为庄心妍和庄蕙,长得实在是太像了,除了双胞胎外,我找不到合适的解释。

    “阿姨,蕙蕙是跟着她爸爸姓吗?”我上楼的时候,语气随意地问。

    “对,蕙蕙的爸爸姓庄。”谢亚芬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语气有些复杂。

    我隐约觉得,谢亚芬隐藏了什么秘密,可是她不愿意说,别人也不能强迫她开口。

    在谢亚芬家里坐了一会儿,闲聊了两句,我站起身告辞。

    “陈言,我和你一起走吧。”庄蕙跟着站起身说。

    “你和阿姨许久没见了,正好多聊聊。”我说着客套话。

    “幼儿园放学早,我一会儿要去接小乖。”庄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那就一起走吧,小陈,你和蕙蕙有空多过来坐坐。”谢亚芬笑着向我说。

    我和庄蕙一起下楼,可能是与母亲解开心结的原因,庄蕙眉宇间的那一丝抑郁,消散了许多,俏脸看起来更加明艳。

    “陈言,谢谢你帮我。”庄蕙低着头,轻声道谢。

    “你又不是外人,说什么谢不谢的。”我侧脸看着她,悄悄拉住她的小手。

    “别这样,我们是在演戏呢。”庄蕙俏脸羞红,语气害羞地说。

    “可是,我发现自己有点入戏了。”我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着她。

    庄蕙肤白貌美,小手细滑,特别是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娇羞少.妇风情,真的特别动人。

    “我比你大,还带着孩子,我们不合适。”庄蕙轻轻咬了下嘴唇,语气复杂。

    “之前对阿姨说的那些话,并不完全是哄她,也有一大半是我真心话。”我语气认真地说。

    与庄蕙接触的时间越长,我越是感觉自己被她吸引,她身上那股娴静温柔的气质,很让男人沉迷。

    见庄蕙低着头,红着脸不说话,我心里有些痒,不再满足于摸摸小手,往她身边靠近一点,伸手搂住她的腰。

    “别这样,会被人看见的。”庄蕙耳后根都红了,轻轻挣扎。

    “现在大院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男朋友,亲密一点很正常。”我腆着脸说。

    “我们说好了,只是演戏的。”庄蕙鼓起勇气,瞪了我一眼。

    “可是,你们母女和好了,我的事情,还没什么头绪呢。”我装出一副吃亏的样子。

    庄蕙轻咬着嘴唇,表情纠结地看着我,她天性善良,明显也感觉有些愧对我。

    “我那朋友身世先不提,你知不知道,晚一天拆迁,我得损失多少钱?”我看着庄蕙问。

    “对不起,我会努力劝我妈妈搬迁的。”庄蕙一脸愧疚地望着我说。

    “阿姨性格倔强,不搞清楚她阻挠拆迁的原因,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我故意愁眉苦脸地装可怜。

    “对不起……”庄蕙不好意地低着头,语气内疚地道歉。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今天能让你们母女和好,也就值了。”我洒脱一笑。

    “陈言,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庄蕙抬起头,一脸感激地说。

    我虽然被发了一张好人卡,但心里特别得意,因为庄蕙似乎认命了,任由我搂着她细腰,不再挣扎。

    “蕙蕙,万一假戏真做,你会不会怪我?”我盯着庄蕙晶莹的耳垂,也不知怎么的,就想再撩她一下。

    “什么叫假戏真做?”庄蕙红着脸,不敢用眼神与我对视。

    “就是,与你发生点什么。”我鼓足勇气,进一步大胆的试探。

    “你怎么那么流氓,大庭广众的,怎么能说这种话?”庄蕙俏脸“刷”一下,变得比苹果还红,羞恼瞪着我。

    “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我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她。

    “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你这家伙焉坏焉坏的。”庄蕙气恼地咬了咬嘴唇。

    刚才一番调笑,让两人间的距离,不知不觉,拉近了许多,至少我搂她腰的时候,她身子不再如之前那么僵硬。

    我感受着她腰间细滑肌肤,心里得意洋洋,感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话真的很有道理,要是咱老老实实的,就凭庄蕙羞涩含蓄的性子,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快上手。

    “与庄心妍那傲娇小娘皮,一样的脸蛋的和身材,性格却截然相反,有意思,真的有意思。”我偷偷瞥着庄蕙的俏脸,心里有种异样的兴奋。

    我内心有种直觉,感觉庄蕙与庄心妍,一定有血缘关系,只要一想到,庄心妍陷害我进警察局,我却把她姐姐或妹妹泡到手,整个人就如打了鸡血般兴奋。

    “陈言,你能不能别笑得那么坏?”庄蕙不满地掐了我一下。

    “我刚才笑了吗?”我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放在她腰间的手,却不动声色,在她臀上摸了一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