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八百九十四章 庄蕙妈是钉子户…

时间:2018-02-23作者:万人敌

    ,!

    第八百九十四章庄蕙妈是钉子户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深吸了一口气,酝酿着感情。

    片刻后,我抬起头,温柔地凝视着庄蕙,语气诚恳地说:“阿姨,您可能不能理解,蕙蕙年纪比我大,还带着孩子,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一丝红云,悄悄从庄蕙脸上升起,哪怕明知道是演戏,她多半还是被我影帝级的表演,给感动了。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看上蕙蕙的?”谢亚芬看我的眼神,不再像刚才那么挑剔。

    “阿姨,可能在你看来,蕙蕙未婚生子,这是致命的缺点,可是我看到的,确是她一个人抚养孩子,一个人努力打拼,一个母亲的温柔与坚持。”我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庄蕙。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演技给感动了,好像自己真就深深迷恋上庄蕙似的。

    庄蕙更是不堪,连耳后根都红透了,羞涩地低着头,都不敢看我一眼。

    “小陈,你真是这么想的?”谢亚芬说话的语气,不知不觉,又柔和了几分。

    “阿姨,可能你们老一辈,觉得我们年轻人的感情,不能理解,在我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只要相互喜欢,别的都不重要。”我继续卖弄自己的演戏。

    谢亚芬沉默了,过了许久,她幽幽叹了口气,看着庄蕙说:“蕙蕙,不是妈妈心狠,主要是你当时的坚持,太让妈妈生气了,当然,这事妈妈也有不对的地方,太在意自己面子,你别怪妈妈。”

    “妈,我不怪你的,不怪你的……”庄蕙“呜哇”一声哭了,跑过去抱住母亲。

    我见到这一幕,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多半是雨过天晴了?

    母女俩相互抱着,抹了一会儿眼泪,谢亚芬轻轻推开女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我去买点菜。”

    “阿姨,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吧?”我不好意思麻烦别人。

    “对呀,她婶子,新姑爷第一次上门,当然要找一家上档次的餐馆,喜庆喜庆。”张大妈正好拿着一罐茶叶走进来。

    庄蕙脸皮子薄,听见这话,又闹了个大红脸,那娇羞的风情,真的特别动人。

    我意外地看了张大妈一眼,打第一次见面起,这位面相略显刻薄的老大妈,就有意无意捧着我,真是搞不懂,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张大妈,要不一起出去吃顿便饭?”我试探着邀请。

    “那哪里好意思,你们一家人聚餐,我这个老太婆,就不惹人嫌了。”张大妈连连摇手,很有眼色的转身离开。

    我扬了扬眉,决定看来这个张大妈很有眼色的份上,她要是有什么要求不过分,我就答应了。

    “妈,我们好久都没在一起吃饭了,还是出去吃吧?”庄蕙羞答答地说。

    “小乖呢,怎么没把他一起带过来?”谢亚芬语气缓和地问。

    “他上幼儿园了,在学校呢。”庄蕙小心翼翼地回答。

    “哎,也苦了你,以后要是忙不过来,可以把小乖送到我这里,妈下岗了,天天闲得很。”谢亚芬叹了口气说。

    “谢谢妈。”庄蕙眼中的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我见到老死不相往来的母女,在我设计的剧本下,和好如初,心里也特别有成就感。

    “阿姨,我开车过来了,我们出去吃吧。”我很有眼色的插话。

    庄蕙的心结,我算是帮她解开了,接下来关于她的身世问题,不能操之过急。

    下一步,我打算旁敲侧击一下,谢亚芬当死硬钉子户的原因,这可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

    “阿姨,听蕙蕙说,轻纺厂这边,打算要拆迁了?”我下楼的时候,不动声色的问。

    “是要拆了。”谢亚芬似乎不愿意聊这个话题。

    “妈,要是拆了,你搬过去和我一起住吧。”庄蕙语气轻柔地说。

    “我不去,我就住在这里,有我在这里,谁都别想拆掉厂子。”谢亚芬语气生硬地说。

    “为什么呀,妈,厂子都倒闭好多年了,您为什么要阻挠拆迁?”庄蕙一脸不解地问。

    “不为什么,就是心里有一口气,憋在心里几十年,不出不快。”谢亚芬干巴巴地说。

    我挑了挑眉,本来以为谢亚芬阻挠拆迁,是有人许了她什么利益,感情都不是,是因为厂子拆迁的事,牵扯了她的一些个人恩怨。

    “阿姨,您心里有什么气,能说说么,总是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我试探着问。

    谢亚芬沉默了一下,长长吐了口气,叹息一声说:”算了,上一辈的恩怨,与你们年轻人说不着。“

    “可是,您老上一辈的恩怨,阻挠了哥的赚钱大计啊。”我差点把这句话喊出来。

    谢亚芬的话,让我心里如奔过一万只草尼玛,感情她当钉子户,带头阻挠拆迁,居然是因为这么一个操蛋的理由。

    我向庄蕙使了眼色,示意她旁敲侧击,得把这事儿打听清楚,否则拆迁的事儿老是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妈,您是厂子公认的老好人,没听说您与谁结怨呀?”庄蕙乖巧地挽住母亲胳膊。

    “好多年前的旧事,你就别问了。”谢亚芬似乎不愿意再提这事儿。

    我有些犯难了,要是谢亚芬死拖着不搬,再有一些闲着没事的老头老太起哄,在不动用强制手段的情况下,拆迁还真没办法进行下去。

    “你妹的,现在被庄蕙知道了我身份,就算想要强拆,也拉不下面子啊。”我心里有些懊恼。

    庄蕙又试探了两次,可是谢亚芬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绝不再提的意思,也就死心了。

    我见她用歉意地眼神看着我,苦笑一声,回了个无奈的表情。

    或许是心怀歉疚的原因,开车去吃饭的途中,我偷偷拉了下她的手,庄蕙脸红了一下,居然任由我握住她的手,没有吱声,更没有收回,让我有种塞翁失马的惊喜。

    谢亚芬在后面坐在,我也不好太过分,只是趁着开车的空档,摸摸小手,偷偷撩拨一下庄蕙,见她一副低着头,不胜娇羞的俏模样,心里已经特别满足。
小说推荐